禪坐的重要性和修行人基本素養

可是這個時候智慧還沒辦法產生,這只是看到心的一個粗坯、外相而己。所以修到最後似乎存在這個空間,又似乎是整體的空間,本尊跟我們合在一起。「似心似身」,此番境界之事難以言喻,但此狀態你們約略可知。而其中並無智慧,你可以感覺到修法,就猶如你即本尊,雖然冥冥中可以感覺到你的覺受,是整個法界的空間。而你是整個法界的中心,你的心即是法界全體,由你的心所產生一切念、一切觀想,在這個法界空間是如實的,所以在此空間你會如實感覺到,你即本尊,本尊即你。

但此時本尊對你而言並無很多真實意義,因你內心尚未產生智慧,你內心本尊的性德還沒真正激發出來。如此修行良久,一段時日,逐漸泯滅身及我的覺受,才能夠展現全體的法界的本尊,這個時候已經不執著形像,是以全體法界本尊的覺受、形像、性德而作為己身、身心融合,此時內心性德會被引動、觸發出來,這時,智慧才會產生。

到此階段你尚未達到「我即本尊」,還需經很長一段時間,才會如實生起本尊堅固的覺受。而此本尊堅固覺受,不是時時刻刻都有本尊的外表。

問各位一句話直接回答:「我就是我,請問有形象嗎?請問沒形象嗎?請問它是虛無漂渺的嗎?請問你答案是肯定的嗎?」答案是肯定的。我就是我。但是什麼都不用說。所謂的堅固佛慢,不是整天想著自己是本尊,那是錯誤的。

所以到最後會進入的即是生起「佛慢」,但此方要說這「佛慢」具足一些本尊的智慧,但非本尊的全體,依然是未成就,依然是活在有執著的意識當中,依然是智慧未完全通透。

不管你是什麼密,修行就只有一條路,講的就是「生理和心理」,生理上的東西即來自心理上的依據而產生的,所以一切皆離不開佛法,以佛法為依據。但修行的事,離不開身體,也離不開自心。

當你中心軸能夠安住的時候,希望你來練習「本尊、手印、種子字」三者一體。這三者一體,並不是要你感覺到真的有這個手印,或真有此覺受,事實上三者是心氣相連的。當我就是我的時候,是如此肯定,又何能言些什麼?因那是一心體受、直心認取。本尊現在前面何處?心之所起、心之所止地安住的地方,適當地自然呈現,沒有的話就只有一定點定在那邊。粗修的時候,就感覺那邊一團光也好,看不到影像時,就認定它就在那邊,這有何好處?好處很多,它是進一步修氣的方法。

我們修氣不能只有在身體上下功夫,到最後要內外氣交媾,乃至整個法界的氣為我的氣,甚至己心就是整個法界一切的力量,這非理論。此有它修行的次第。

密法的可貴就在這個地方:當各位你把心定在那邊、此時心氣已延伸到那邊去了。而當你雙手合掌或結印時,你已經和它產生互持了。在道教裡有所謂出陰神,即神識跑到其他地方去,人家看不到,但是你可以看見他處影像,和親身所至一樣。出陽神就是幻化出另一個人,別人在任一地方看你和真實一般,也可以做活人的一般事,身體可被觸摸。但無論出陽神,或像藏密無始童瓶身中所講的現象。基本原則是:是能量聚集,從這竅門出去的現象。道家裡言,剛「陽神」出去時,心還很脆弱,出去一下子怕被摧散,兩天、七天慢慢成長,到百日、三年陸續成長,多少時間長多少—等等;剛開始下去走路,走一步、回來,如此一公里慢慢加長。在藏密中「大圓滿前行次第」中,亦有類似修氣之法。例如:觀想「吽」字,摧破整個法界,遇到任何東西都用吽字摧破、一直摧破、看它跑多遠,這些是理論但也是修法。

但若你連這粗的心定在那邊都作不到,你觀想一個白色的吽字,在那邊跑有何意義?那就是幻想一通,你要真的有心氣在那邊跑,就是我一定下去來以後本尊就在那邊,其實在道教裡面他本身就是出神法,凝聚陽神、成就法身的現象,這個是就生理學來講,而不論佛法。

諸如此類修法,在密法裡隱藏很多,是要不要講而已?你懂不懂而已?若不懂,覺得沒什麼;若懂即發現每一步功夫若不札實,往後高深的法你沒辦法修,因為基礎全無。而高深的法被你談起來,即是談佛學理論沒有意義,只是逞口舌之能,但請大家記住,真相只有一個不可能有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