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坐的重要性和修行人基本素養

何以言之,若佛法而論。此般,你的思想雖然沒有安住,但仍然有安住;雖然無執著仍然有「沒有安住的微細我執」,那個就是微細的我執。「凡有所依靠都不是真自在」,所以此非也!是故一切修法,皆是依據佛法的,不是憑空去論造一個修行,這很重要。

何以佛法以「般若空性」為解脫處,就是這樣。論修行的時候,一定是以佛法為依據,於法不合那就是錯。常住寂靜之中,寬廣其心而不要有任何住心。

你從現在開始、就任由他去吧!或許你會感覺到像海浪自然翻滾,但沒關係一段時間自然平息。至少你現在真正朝著完全的放下在走,而不是有條件的放下。這相當重要。

因為這是一條從來沒有走過的路,而人類的語言行為,都是來自於思想的發動,才有一切造作。一種思想的確認,是必需要透由你的肢體語言、生活經驗,落實以後你去印證到它說的是對的,在尚未到此步驟之前,每人都存有未知的恐懼感,但是修行這一條路每個人一個世界,而你心不能代表我心,所以都必須要自己親身去走一趟。而我只能夠以經驗上來跟你講,這樣沒有錯;對於你來講沒有走過,別人的經驗也只是你出發前的資料而已,事實上出發以後,路途上的風險還是有其存在性的。

不過只要各位朝著中心軸:「思想、身體平衡、空性的中心」,時常「身心寬廣、常處寂靜」這個寂滅,保持寂靜之中,不要有任何住心,放他去。如果各位還聽不懂!在禪宗裡面有十牛圖,十牛圖的第一張是一隻未馴服的牛,到處糟踏別人的田地,如果「沒有第一張圖就沒有最後一張圖」。所以呢———放吧!任由它去吧!

其實我教各位這個思想已含藏了「藏密大手印」裡面調心的方法。法其實沒有藏密、東密、禪宗、顯教、密教。佛陀講一切法、無非對治一切眾生心,能受用就是佛法。今天講這些基本素養裡面「中心軸的現前」它的重要性就在這個地方。

當「中心軸的現前」,首先是以自己的覺受為主。有無現前你自己知道,但有時覺受的認知、跟實際上是有所落差,總之功夫有深淺、微調後更舒服,層層深入。認知上的覺受是每個人都可以建立起來,而客觀性則需要有人指導調整。這些基礎一定要如實落實下來,這很重要。

首先大家「建立自己覺受的中心軸現前」這個你們可以做到,先自行調整。

今天我再進一步去講:這個再過來的修法是怎樣?目前所云是一整套完整,包括密宗的修行方式都涵括其中。當中心軸現前,會讓你感覺到神清氣爽、內心寧靜、輕安、身心舒暢。這個時候如果以修密來講:達此程度時,你可以把心定在前面,這個時候定在前面,彷彿就延著中心軸到前面去,比如說看著前面的一個點,譬如;當雙手合掌時,一定可以感覺到,很自然地對準自己中心軸成一條直線。世界上最美的合掌,是來自你的內心的合掌、不要以為中心軸就是一條直線不偏移,它是跟你的內心合在一起的一條直線。

之前教各位「心、手印、本尊」,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簡單的密宗起修方式,而且是容易成就的方式。

一般人如果定在自己的身體上很容易引起我執,或侷限己身形象,反而不能放鬆,但是離開這個我而把心定在前面,修久時候自然會離開這個我,則易沒有我執,易於和一切打成一片。此有這般好處。

但修行過程中,雖然此易安定,不綁在自己身上,可感覺舒服、空曠、寧靜。但是別忘了,終究你還要回到你的身體。在修行過程中,我簡單分三個階段,或四個階段,第一是剛講的,接下來你會發現到,己心往外求法,會認為往內心求才是佛法,往心外抓一切相,那是忘卻、迷失自己。

以前釣魚是一種休閒,至後來演變成戳魚,是追求更刺激;現代人用所擁有的一切外相的滿足,來忘掉我的感覺;每天夠煩忙所以忘掉自己;我們所接觸的東西夠多,以致沒時間看自己;環境夠複雜,所以沒有時間去了解自己的處境,這猶如我們把心定在外面,而忘了自己,這即心外求相,不是反求諸己的方法,這仍不是究竟。如果有一天當你閉關一個禮拜,或遭逢巨變的時候,很多事情都會一一浮現出來,當必須面對自己時,你會發現到終究不能將心放在外面,自己得做自己主人,回歸自己身上。

密宗所講身心淨化的原理,第一步,如我前所說這些,先求使心靜下來,思緒沈靜下來,才有希望把念頭集中,而念頭集中後,氣才會集中。此才有能量來做其他的事情,等於有電力才能發動一切電器,若你都無電力,而只談論如何製作電器是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