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言宗修行的前提綱要

到了這個階段,如果你僥倖熬得過去,天天依法修行;或者依照上師善巧方便的方法,此可能會急速的讓你提升,你會熬得過去,而且很快。所以,每一個過程中,如果你是「一心一意想求解脫的人」,事實上從開始到這個階段,最好把身心全交給上師,那可能會少掉許多「自己摸索、掙扎的路」,尤其最後這個階段,你會發現越來越離不開上師。

〔十六〕開悟不等於證道

一個有經驗的人,他可以指導你;因為你現在所面臨的是,身心一體從來沒有面對的,包括思想上〈因為思想,會左右你的生理〉。所以,你的心左右一切,心念一動,外在的環境也會跟著動。這個程度時,你跟一個沒有修行的人,看起來有差別嗎?「沒有」。但事實上差別很大;因為,你的心念一動,整個法界還是會動。只是你尚不知你的心,對於自心尚未能掌握,離開悟還很遠,還沒有見到自心,再走下去,才會見到。但是見到的心,還不能稱之為一切都擁有了,見到不等於擁有了。這就如禪宗所講「開悟不等於證道」,要見到佛心。

見到佛心,就等於密教所講『心月輪觀』的成就。了解月輪觀,阿字觀的成就。慢慢的,沉靜到最後,你的內心一些「識的作用」,隨著「識心」的放下,會慢慢趨於穩定。由於穩定,就猶如一杯混濁的水,只要不去動它〈它需要時間來沈靜〉,會越來越清澈。所以,此時你的用功方法就是「照以往的習慣性繼續用功」,等待因緣〈得上師的指導亦是因緣之一〉,直到心完全清澈後,就會見到自心的心貌,這才叫做『見到初心』。

見到初心以後,還不能起作用,還沒有力道,還是有一些比較深沉的「執著跟意識」在。這時,依然要秉持真言密法的修持方式,「當掌握自心時,心清意明,身心寂然,時常猶如處於法界大定,時常安然放下,心即是一切,一切即是心」。慢慢的,你的內心如一輪圓照之鏡〈月輪如圓鏡〉。又能起妙用、又能不起一念而能覺照一切。於日常之中,心可以應一切事物,能隨緣起一切覺照、起一切覺受。對內心有一份的接觸,就有一份的智慧現前。心就活絡起來了,如此就懂得真言密教「意密」的妙用。

所以,這個時候你會發現「心之所起不可思議的三密力量,在法界結合成不可思議的現象」。但此還不可以叫做成就,而是此方才開始真正的進入「真言門、真言宗」。開始了解身密、口密、意密,三密的妙用,體證自家無量妙用所產生「微妙的享受」,這時叫做「自心開展」。從開展中享受自性性德,享受一切,徹底的了解身、口、意三密。所以,當你注入如意輪的內涵,徹底了解如意輪本尊的理趣性海時,對於密教才有真實的認知;這個認知,絕不是你所看到的文章、文獻資料所能比擬的。

此時,你才發現法界的微妙、心的妙用,猶如祖師大德講的:『心之所起,妙觀自成,舉手投足,皆是印契,開口發聲,都是真言』。然而這樣就成就了嗎?「不」,那往後的路該怎麼走?根本不用講,「好好走」〈依循上述所講方法〉就對了。不過,最重要的是「你要清楚每一個步驟,每一個腳步,每一階段應該怎麼做,如何走」?

《總結》

掌握你可以修行的每一個時間這兩堂課,你了解了整個修行的次第,心境轉換的階段性;師父講的過程中,很多地方可能跟你的經驗很相似,只要是人,經驗應該差不多。你聽過這兩堂課以後,那你現在在那一個階段,你應該怎樣做?怎樣繼續的走下去?回去以後,好好的想想,應該會更清楚,好好的修,「掌握你可以修行的每一個時間」。

修真言宗的人,不往後看,要勇往直前。至少要清楚,下一步該如何走?猶如禪宗所言『先照顧好你的腳下』,下一步你清楚了,那再下下一步,就不用想太多。再來,需要問命運嗎?「不需要」。每一個腳步都清楚了,我想對你來講,你已經做了「你能力最大的改變」,為你的一生,選擇了最好的路了。至於消災解厄,師父講的修行方法,如果你一路依循而下,事實上你用功多少,就消災多少?別人幫你消災,也是這樣在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