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言宗修行的前提綱要

〔五〕正確的方式,正確的用功方法

「既然你要花那麼多時間去修持,為什麼不依循一個正確的方式、正確的用功方法?如果,你能依循一個正確方式、正確的用功方法,相信日積月累,自然會有一番累積下來的功效。為什麼同樣的法本到你手上,修起來總是如啃枯木,了無味道?

修法只是一次又一次把它唸完而已。這就比如「午餐時間到了,吃飯。」麻木的爬上餐桌,隨意的扒幾口飯在嘴裡,毫無意識的嚼動著,最後不知何時,已經把食物吞到肚子去了,然後也毫無意識的在慌亂、失神之中,把午餐結束了。下了餐桌以後,似乎忘了吃飯這件事。請問:「這樣的吃飯有意義嗎?」吃飯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動作,「麻木、下意識」的動作,而不是一種享受。想想各位的修行〈法本的修持〉,曾幾何時也已經變成這樣了?

〔六〕「修行」修安心、放心的,不是修感應的

『修行「修安心、放心的,不是修感應的」』。如果能修出安心及內心的放下,這應該是最大的感應,這也就是你想要的東西吧!用安心的心態、清淨的心修法,有如點一道「本尊的精緻料理(儀軌)」,好好的品嚐」;用心的你,即便是同樣的料理(儀軌)」,也能每一次都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驚喜及意外的發現,縱使修它千百回,也不會覺得無聊。因為,每一次都是用「完全的心」在修行。

〔七〕『去掉所有欲求之心,以般若、澄淨空性之心修法。』

打從你開始修密,修儀軌,相信神祕的力量、神祕的體驗,是驅動你、促使你修行的最大原動力。可是,神祕的力量、神祕的經驗,說穿了都還只是落在意識的覺受、識上的作用,不是真正的密宗。真正的觀想、是跟「般若空性」相呼應。所以,你不要以為內心起種種「微妙意識變化」,而產生不可思議的神祕現象力量,就認為是我已經證道。『去掉所有欲求之心,以般若空性、澄淨明朗之心』修法。或許在這個階段中,你會發現「以往你所有的神通妙力」,因為心念的轉變,頓時之間,全部消失。「哇!神通、法力皆不見了!」講到這裡,對於一些老修行來講,就覺得重要了!因為「到此階段方是開始往內心求」之始,識的作用漸漸不聽使喚,識心不起,幻化之心就漸漸撫平。所以,你發現以前種種「神通妙用、無量法門」的產生,其實是自心無量幻化意識起作用;在識上起識、識上加識,變成一大串的無量識,而你還以為是法門,還以為是得道,已經證得神通、無量覺
受了。

如今能匯歸到自己的內心,安住於空光、安住於性空,以一大圓照之心而起修、起觀,澄然慧照。猶如密宗所言:「一切境界,無非是三密起種種作用,而呈現種種妙莊嚴」。因此種種妙莊嚴、種種三密所成不可思議的境界,但是皆不出「一心」。不應該執「意識」為自己的真心妙用。若你認「意識的幻化」為自心妙用,這樣會變成旁門走道,此時要放下所求,用「無所求之心」來修行。「萬緣放下」的方式來修,此心清澈明朗,自然呈現。自心身、口、意三密無窮妙用,所羅織而成的森羅萬象;也就是無量無邊的自心功德,皆是自心所本俱。

〔八〕唯有捨下「欲求之心」,才可以體受到「平凡就是道」

唯有捨下「欲求之心」,才可以體受到「平凡就是道」。漸漸的那些幻化稀奇古怪、不可思議的事,對你來講,已經失掉了吸引力,轉而體受的是一種「平凡的滋味」;從平凡中,覺受到「落實、安心」。

如果你能產生這種覺受時,代表你已經有階段性的轉換,會漸漸的體受到(內心的唯美,及一份來自於內心的篤定、踏實、及安穩,此遠勝於任何的神通、感應,以及任何不可思議的境界。)

〔九〕幻化之心息滅—-直心體受「平凡」

慢慢的,幻化之心息滅,你會喜歡「平凡」。有如蘿蔔莖越嚼越有勁,一碗稀飯喝起來個中滋味無窮。「享受心靈之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