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大徹大悟」與密宗「即身成佛」之差別

因此,禪宗與密宗之教法雖則不同,若有心去實行履踐,悉地成就也並不是極難之事。是以密宗的「即身成佛」與禪宗的「大徹大悟」,名雖不同,義實不異也,唯只在修行之方式有差異而已。比如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夜睹明星而開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是「大徹大悟」的表徵,六祖慧能大師聞五祖開示金剛經句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即時豁然開悟,亦是一種「即身成佛」的展現。因此禪宗的大徹大悟,與密教即身成佛的差別極微,唯因各有其不同的教理與修法,而悟境則是大同小異耳。

伍、結論總結言之。

佛法大義,旨在令人契悟佛性,見性成佛,開展自性本具之秘密莊嚴國土,闡述自證法樂,自性眷屬。故不論是橫說豎說,不外是指引凡夫眾生返樸歸真,去迷向悟。故 佛說法四十九年,主要是為了迷妄眾生,能解開無明煩惱之鎖,打開悟界,向真如自性去探求,此中自有無窮無盡的寶藏,令吾人去挖掘,如往深山去探金礦般,願有緣人不虛此行也。

最後言及佛教的精神,並不只是為了個人的安心自利而已,乃是要做到發揮菩薩的精神,行菩薩道,救濟世人,利益一切。是以自己安頓了以後,更進一步尤須置身於大眾中,為一切眾人的利益而努力用功。禪宗的神祕性,也就是要在日常生活中,平實地表現出救世濟人的宗教精神。密宗則更有徹底利濟眾人的方法,如息增懷誅等之出世、世間法,無不是濟世利人的表率妙方。

由上可知,此二宗皆有其異曲同工之妙。唯因禪宗由於修行方式之不同,修證上原比不上密宗之殊勝,大多數僅是理上的成佛,且易流於偏空思想。密教則理圓融,事相上蘊藏著空理,空理藉由事相而顯,是不偏空亦不偏有,空有不二,定慧雙融,福智二嚴之妙法。故真言教理何以能即身成佛,即在於有其殊勝之修持法門,可令密行者通達菩提心,直趣涅槃,即身成就速證大覺位,其理不可謂不妙哉!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