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大徹大悟」與密宗「即身成佛」之差別

三密即身、口、意三也。在佛云三密,在眾生則言三業。凡夫因迷惑無知,而造下無量無邊的罪業。由迷起惑造業,最後感得苦果,煩惱無邊,故眾生之身口意云為三業。佛則是已覺悟的如來,能起無量無邊的三密妙用;且以其三密來開展眾生的三業,令能契入自性,證悟自性菩提。故佛以其三密轉眾生三業,令疾速開展本有佛性,顯得秘密莊嚴藏。由是可知,佛之三密與眾生之三業,唯只差在一念間。一念悟即佛,一念迷即眾生,故眾生若能覺悟自性,起妙觀察智用,行三密行,身結手印,口誦真言,意念觀想本尊功德性海,則眾生當生亦可成為佛,行羯磨事業大作佛事。故云「三密加持速疾顯」。

密教通關云:「重重帝網名即身者」,舉喻,以明三平等無礙也。帝網者,帝釋天之珠網,光光互攝,以比佛身。我身、眾生身,縱橫重重。如鏡中影像,燈光攝入。彼身即此身,此身即彼身。佛身即眾生身,眾生身即佛身,不同而同,不異而異,一而無量,無量而一,而終不雜亂也。」由此文可以很明顯了解「即身」之含義。重重帝網名即身,譬喻說明三平等無礙之理。所謂三平等即是佛、眾生、我三三平等,無二無別,如燈光,光光相涉,縱橫交錯,重重無礙。所謂在佛不增,在凡不減,佛性如如,平等平等。佛身即眾生身,眾生身即佛身,不同而同,不異而異,一而無量,無量而一,一即多,多即一,故云「重重帝網名即身」。

佛與眾生同具有五智、無際智、剎剎塵智、薩般若智。五智即五方佛智,應般若即一切智。金剛界有三十七尊,胎藏界則有無量無邊智尊。凡夫由於無始劫來輪迥生死,不得出離,被無明習氣所覆蓋,是以如來一切智慧德相不能顯現。事實上,凡夫與佛本來一如,唯凡夫在纏,佛是已出纏。佛當初在菩提樹下悟道時云:一切眾生本來具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無明妄想所障,不能得見。若悟自性,則一切智、自然智、無師智自然獲得。故而佛有無量無邊的智慧,在眾生則有無量無邊的煩惱心。倘凡夫修行亦能契入自性一分,則能成就一分的法身智,產生一分的金剛心。故知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皆吾人自心所顯現,無量無邊之智慧福德亦為自性所具足。是以凡夫若依三密妙觀修行,得諸佛如來之加持開發本具自性菩提,就恰如一大圓鏡,森羅萬象自然映現其中,顯見萬法萬有之真實相,依此得成就為佛者,此即名為「成佛」。故成佛之義:須本身證悟自心實相,如實知自心,悟徹白淨菩提心,悟徹自心中無垢清淨之智體,能如實了知者,方名為「成佛」也。故後四句頌云:「法然具足薩般若,心數心王過剎塵 ;各具五智無際智,圓鏡力故實覺智。」

又即身成佛有三種、四種的不同,三種即身成佛如下云。
一、理具成佛:如天台宗所云六大即佛之理,為人人本具之佛性。涅槃經亦云:一闡提亦有佛性。故知眾生與佛是平等無二。而一切眾生的身心,原為金胎兩部之體。身為五大,是胎藏界本有之理體;心為識大,是金剛界本有之智德。是以吾人身心即為兩部曼荼羅,故凡夫之肉身,當相即是大日法身,故云理具成佛。

二、加持成佛:眾生本覺之功德,與如來三密力加持相應,而成辦一切佛事。即凡夫之真言行者,若依法修行,深信三世諸佛菩薩之誓願力,以三密力之妙行,開展自性菩提心。故行者雖仍是凡夫,然若安住於諸佛三密瑜伽妙行之際,表現與三世諸佛異之妙用時,稱為加持成佛。

三、顯得成佛:自身成就三密相應,體證自心實相,獲得一切智、剎塵智,而顯現法性之萬德,達諸佛之妙境,此乃真實之證悟,故云顯得成佛。

密教「即身成佛」的主要思想,在於徹底淨化身心,開顯自性本具妙明德性。故首重六根六識之清淨,身心清淨即是常見諸佛菩薩,此乃為密教成佛的主要基本精神。是以密教的三密妙觀成就,即是成佛。並非時下所云外現神通變術而已,乃在於身心人格的健全完美。

故應明瞭探究詳研密教教義宗旨為何,不可人云亦云,不知其究理,而亂加排斥毀謗,此實非真學密之人也。

參、如何是禪宗的大徹大悟

禪宗是現時代佛教宗派中最殊勝的法門,為當今所崇尚流行的一宗。其主因在於修禪能引人契悟佛性,是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殊妙佛法。故人人嚮往而急於趨之者,其要不外是禪能令人開悟自心也。因此禪之重要性,在於能讓人明心見性,暫時拋卻外在的無明妄想,悟自本心,不令迷失自性也。

凡夫由於在生死煩惱中打滾,不知出離苦海,當生時憂悲死亡,飽臨時煩愁飢餓,昏昏擾擾無有休時,故而可說是十足迷惑之眾生。因此唯有修習禪定,徹悟本性,了脫生死輪迴,發起無漏智慧,而得神通妙用,才能解脫自在。凡此無不皆從禪定所生。禪是什麼?禪就是我們的心。心是什麼?心就是禪之體。是禪之起源在於釋尊於菩提樹下夜睹明星時成等正覺也。而此正覺印是禪心禪體,亦可去為大徹大悟也。馬祖云:「即心是佛」,是心是佛,即心即佛,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若能領悟此即心是佛,就可大徹大悟,直到不疑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