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入唐第一關】


空海所搭的遣唐船上共有三十多人,好不容易逃過海難,千辛萬苦到達大
唐,大家心想,以後的身份就是大唐貴賓,應該備受禮遇。沒想到船隻靠
岸,非但無人迎接,海防還下達禁令不准上岸。這些日本人不明所以,不
僅感到失望,更十分氣惱。

原來當時日本遣唐船都循兩路上岸:一條從北邊,繞過新羅(今韓國南部
),於山東靠岸,再走陸路到達長安;一條循南方,經日本九州,在江蘇
一帶登岸,也有京城派來的使臣接待。但不巧的是空海所乘的第一艘船,
由於偏離航道,竟在福建登陸。上岸的地點是長溪縣赤岸鎮,一個閩越小
鎮,蠻荒閉塞,唐朝時才有漢人移入。無怪乎當地人一聽說日本人來了,
不瞭解遣唐使是什麼,卻想到可怕的日本海盜,於是大為緊張。

「將船上的人嚴密看管,不准上岸!」這是海防發出的第一道禁令。

在語言不通、觀念差異下雙方交涉了月餘,赤岸鎮的海防仍然堅持原則,
不予放行。大使藤原葛野麻呂不得不放棄談判,另謀他途。

「我們離開此地吧!將船開往福州,或許能遇到開明的州官,准予上岸。


船於是再度啟航,在海上折騰數日,於十月三日到達福州。不料當時福州
刺史柳冕因病辭官,代理刺史仍是個不明就堛漱H。他看了藤原親手寫的
入關書表,對一行人的身分仍然懷疑。

「這麼拙劣的漢文,怎會出自遣唐使之手?一定是騙人的!」

代理刺史憤怒地把書表丟於地上,不予處理。

藤原一共上書三次,非但未打動州官,還惹惱了人家。州官下令封船,將
船上日本人全部趕上沙灘。大家驚惶失措,開始恐懼州官下一步將採取什
麼行動?

這時,既著急又尷尬的藤原,只得放下身段,求助於空海。原來早有人向
他建議,說空海精通漢文,文筆尤佳,書表應由空海來寫。然而藤原卻認
為空海籍籍無名,豈能信任他?如今,情勢已到窮途末路,藤原心想,就
姑且讓空海試一試吧!

空海臨危受命,從容攤開紙,提起筆,就坐在沙灘上振筆疾書起來。沒想
到頃刻之間,便完成一篇絕妙好文——

「高山雖澹然,唯禽獸不辭勞苦來投歸;深水雖不言,唯魚龍不憚倦困而
來赴……」

洋洋灑灑一路寫來,他強調這次遣唐任務,是仰慕大唐天子之德,不惜性
命危險而來,所以望能惠予放行。果然,州官一看,便知文章出於高人之
手,若非日本天皇派遣的使者,怎能有此功力?他立刻下令放行,且覺先
前怠慢不當,理應補償。不久,代理刺史親來致歉,並安排食宿,大禮款
待。

一篇文章竟造成天差地別的效果,真是令人料想不到!

緊接著,為安排遣唐人員前往長安,州官備好書表,命人兼程赴京,並請
藤原等耐心等待。於是,大家又在賓館住了個把月,眼看時間一日日過去
,朝廷的回覆卻遲遲未能到達。

「人已到了中國,長安方面若不准進京,豈不太過份了!」

大家想到這一路來的波折,不免怨聲載道。而大使藤原對於出發前後的際
遇,更是感慨良多——

「出發前何等風光!蒙天皇賜宴,並賜被三領、衣一套、黃金二百兩。猶
記臨行那天,天皇設宴餞行,親自賦詩送別,感動得我涕泗如雨。當時即
想,旅途再艱險也值得了,沒想到今天境況如此不堪……」

言下之意,對於來到中國所受的冷淡,備感委屈。而接下來長安方面的反
應,藤原也不表樂觀。

然而,他卻猜錯了——

其實中央不同於地方。大唐皇朝對於外賓接待工作出其慎重,故較為耗時
,並非故意延宕時日。當福州來者將遣唐使懇請入京書表,送至長安,尚
書省禮部立即動員起來。禮部「主客司」主掌「諸蕃朝聘之事」,行程的
安排、驛傳、給賜等工作,總攬包辦。他們儘快裝飾好馬車,選好前往迎
接的人員,兼程趕赴福州。同時,禮部並與「鴻臚寺」密切聯繫,舉凡入
京後的朝貢儀式、賜宴安排、往來事務的接洽協調,皆交由「鴻臚寺」負
責。原則上,「凡四方夷狄君長朝見者,辨其等位,以賓待之。」其周延
的程度可見一斑。

貞元二十年(西元八○四年)十二月隆冬,禮部派來的接待人員到達賓館
,一時之間,駿馬禮車,好不壯觀!百姓都來爭睹長安來者的風釆,對於
日本使者更是既好奇又崇敬。

藤原等人終於揚眉吐氣,放下心中疑慮,風風光光上了禮車,沿途都有朝
廷人員護送接待,此去七千五百里旅程,不會再受到冷落了。

空海由於語言的便利,一路上和禮部人員聊得最為投契。大家細數日本歷
年的遣唐學者,提到在唐玄宗開元五年(西元七一七年)來到中國的吉備
真備,他的勤學精神最是令人津津樂道。

「吉備真備在長安拜趙玄默為師,並在鴻臚寺單獨求學。聽說他從早到晚
讀書不懈,持續十七年都是如此。」

「吉備真備回國前,還將省吃儉用存下的錢,全部用來買書;還買了許多
日本沒有的器物,如測影鐵尺,樂器銅律管等等。」

「不只這些,聽說還有角弓、射甲箭、平射箭等種種兵器,對日本貢獻良
多。」

禮部人員七嘴八舌,爭相稱頌吉備真備,當然也為中華文物影響日本,感
到驕傲。

空海聽後,不免提醒自己:「我既已千里迢迢來到中國,就該把握此千載
難逢機會,切勿空手而回。」

當時他萬萬想不到,自己和不空、惠果之間妙不可言的法緣傳承,竟然在
這次大唐之旅中實現了。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