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長安拜師】


往長安的路上,風景時而雄渾,時而秀逸;時而奇峻,時而平曠。果然如
古人言:「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而令遠來的日本人更為訝異的,是
進入長安城後,看到長安城的繁華富麗……

「北堂夜夜人如月,南陌朝朝騎似雲。」活絡的人潮,熱鬧的街市,穀麥
山積,百貨輻輳,真是富足樂利!

此外,房舍櫛比,大道縱橫;玊輦金鞍和七香馬車,載著王侯貴族,呼嘯
而過,看得人眼花撩亂。

當時,長安的宗教氣氛濃厚,不僅佛教塔剎如林,景教、拜火教、摩尼教
等西方宗教,也隨著金髮碧眼的傳教士湧入長安。

「真是兼容並蓄,好一個國際化的大都會!」空海不禁讚歎。

抵長安不久,遣唐使藤原便動身返國。那年是唐順宗永貞元年(西元八○
五年),空海住進長安西明寺。

空海的日子過得充實而忙碌。為了對長安城作一番巡禮,他每天不停地行
腳古蹟塔剎,和中國儒士問學究道,參加法筵講座等。他並不急著拜師,
相信因緣和合時,自然水道渠成。

這段期間,除了巡禮古蹟塔剎,和中國儒士問學究道,並參加各種法筵講
座。他也接觸外國僧侶,為了學習梵文及印度佛學,他在醴泉寺結識印度
僧侶牟尼三藏及般若三藏,還有數名南印度婆羅門。其中牟尼三藏出身於
印度首屈一指的大寺院——「那爛陀寺」,正是空海嚮往的佛學聖地。從
這位智通古今的高僧口中,空海更為瞭解印度佛學。而另一位般若三藏更
是遠近馳名,他曾隨龍智菩薩學習瑜伽,學養深厚。兩位高僧對空海都極
為賞識。那年,般若三藏剛譯完《新華嚴經》及《六波羅密經》,將譯文
寫於貝葉之上,贈予空海,可見其對空海賞識的程度。

轉眼之間,冬去春來,春盡夏至,空海在長安度過數月,終於時機成熟,
殊勝的因緣就要來到——

有一天,西明寺志明法師、談勝法師來訪,閒聊中談起一人——

「你到長安遍謁高僧大德,卻未見此人,實在可惜!」

他們所說的正是青龍寺大和尚惠果!

「他不僅是青龍寺灌頂阿闍梨,更是大興善寺大廣智不空三藏的嫡傳弟子
。你想知道這段密宗傳承史嗎?待我們說給你聽。」

於是,兩位法師便從密宗的緣起談起——

最初,大日如來於法界宮,將傳法祕璽及《金剛頂經》、《大日經》兩部
經典,傳給金剛薩(土垂)。佛滅後八百年,經龍猛菩薩、龍智菩薩一路
傳下去……

「直到我朝玄宗皇帝開元四年(西元七一六年),密宗傳法人善無畏三藏
來到中國,第二年,他翻譯了《金剛頂虛空藏求聞持法》……」

「啊!就是那部經引我進入密教的!」空海欣喜地說道。

在空海心中,時光不覺回到他十八、九歲時的青澀年華。當他從沙門(可
能即勤操法師)手中接過《金剛頂虛空藏求聞持法》時,萬萬想不到自己
會為大法來到中國。現在終於明瞭這部經的來歷,歲月悠悠,往事卻歷歷
在目啊!

「由於善無畏三藏的緣故,兩部曼荼羅的密教系統才得以完整傳入中國。
善無畏三藏傳法於一行禪師,而一行禪師於開元十五年圓寂,並沒有嗣法
弟子,眼看法脈就要在中國斷絕了!這時,印度的不空三藏身負重任,千
里迢迢來到中國,譯經、傳道,將正統密教發揚光大。」

這位密宗大師就一直留在中國,玄宗賜封他為帝師之尊,敕令供養……

「代宗大曆九年(西元七七四年),不空恬然示寂,其弟子覺超六哲之一
的惠果大師得付大法。這位惠果大師現住青龍寺,是目前密宗最傑出的覺
超大哲;你好不容易來到中國,怎能不參見這位大師?」

這一句話點醒了空海。果然,密宗的主流在中國,而代表正嫡的大師就在
長安。奇怪的是,他一聽見惠果的名字便倍感親切,迫不及待想見他一面


這時,年邁的惠果已有覺知,他也在等待著什麼。

這天,青龍寺正以齋食供養十方大眾,熱鬧非凡。惠果獨自端坐於廳內,
一位小和尚將空海引了進來。惠果一見空海,開門見山便說:

「我早知你要來,我已等你很久了。今日相見,大好、大好!」

空海這時心中的感動無以名狀。「就是他了!」彷彿此生一直在尋覓的,
就是這樣的眼神,這樣的話語,這樣的「盡在不言中」。

不必曠日多尋了,空海當下拜惠果為師。惠果也隨即對空海作初步開示,
雖然他明知以空海的程度,「只證不說」即可,何需多費唇舌!

「一切眾生身心實相,本與大日如來完全平等,所有功德無不具足;但是
卻因無明妄想,遮蔽智慧之眼,故不能發現自身之光明。所謂密教之『密
』,乃指眾生本身這個祕密,而非外來之祕。」

空海也回應惠果的話,說道:

「大日如來之『日』,乃除暗遍明之意,這是如來智慧之光,遍一切處,
照明萬有,不分晝夜。此與世間日光有蔽則障,晝出夜隱,大不相同。故
說大日如來平等開發一切眾生善根,這也就是我當初選擇密教的原因。」

從那日開始,空海便由惠果帶領,專心參悟「諸佛所祕,眾生所祕」,終
於勘破無明,直達真如法性。

空海日後為惠果寫的碑文中有云:「波濤萬萬,雲山幾千也。來非我力,
歸非我志;招我以鉤,引我以索。」可見師徒二人因緣相應之深,及對上
師感恩的難以言盡。雖然師生之緣只有短短數月,卻令空海一生受用無窮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