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危險之旅】


延曆二十三年(西元八○四年)五月,空海終於一償宿願,以留學僧的身
分,登上了遣唐船。這次出海,是繼續去年未完成的任務,大使仍為原先
的藤原葛野麻呂。

出發前,空海曾赴九州宇佐人幡宮祈願;他抱著戒慎之心,祈求一路平安
。當年大唐玄奘和尚赴西方取經前,曾做得吉祥之夢:夢見蓮花托足,好
風扶翼,給了他十足的勇氣。空海不知是否也祈得吉祥之兆?

事實上,空海從未恐懼,而是充滿喜悅和信心的,他相信這是千載難逢的
機會。可能的話,他還想由大唐到天竺去,一探佛教發源的聖地,一定收
穫匪淺。

雖然說,這一去經年,險阻重重;天倫離散,多少人為離情所苦,空海卻
不為所動;因為他已過慣雲遊的生活,環境的變遷,時光的消逝,不過是
生命長河中的浮光掠影,何能影響他的心情?

於是,他從容不迫的登上遣唐船,開始另一段生命的旅程。

日本這次的遣唐任務十分盛大,共有四艘船前往中國。空海所搭的第一艘
船,從難波(今大阪)出發,前往九州肥前國田浦港(今平戶市),和其
他船隻會合後,再於七月六日正式出發。

第一艘船上共有二十三人,包括大使、學者、僧侶等;第二艘船上則除了
判官等二十多人外,還有位大人物,即傳教大師最澄。

最澄乃日本天台宗開宗祖師,而空海日後也成為日本真言宗始祖,兩人都
堪稱日本佛教改革者;沒想到早在西元八○四年,兩人便在遣唐任務上相
遇。

空海對最澄十分尊敬,得知他小小年紀便出家,十九歲時,就在比叡山建
造草舍,日誦《法華》、《般若》等大乘經典,並得到唐僧鑑真大師傳來
的《法華玄義》等書,不斷研討,奠定日本天台宗的基礎。二十二歲那年
,他已經成立一乘止觀院,備受桓武天皇敬重。

空海比最澄小七歲,最澄成立一乘止觀院時,空海還是個十五歲的髫齡小
子,連佛法是什麼都還不懂。最澄後來登上內供奉十禪師的寶座,那一年
空海剛出家,浪跡天涯,沒沒無聞,和最澄崇高的地位焉能相比。但空海
心知肚明,地位的崇隆,並不代表修法的高低——他對自己充滿信心。

這次最澄的任務和一般人不同,他是以宗教考察名義出國,所以短期內就
可回國。尤其令人羨慕的是,有了這次出使的見聞,更能彰顯當權派以及
最澄的宗教地位。無怪乎其他人倚在船邊,依依不捨望洋興嘆時,最澄的
神情卻是輕鬆自在的。

第二天,七月七日,平靜的海面掀起大風浪。沒想到大海的風險來得快捷
,令大家措手不及。

滔天巨浪如猛獸般,張牙舞爪、漫天蓋地而來;船兒載浮載沉,任由大海
擺布。摧枯拉朽的力量,癱瘓了船隻的航行能力;船上的人隨著搖擺傾斜
的船板,翻來滾去。慘叫聲伴隨暈眩嘔吐聲,都被大浪的巨吼蓋過。為了
維持一線生機,大家拚命抓住固定的物體,以免被大浪打入海中。

那時日本造船技術極差,據說船無梁柱,只用木皮拼湊;為防滲水,則在
木皮縫中塞入海藻,一遇大浪,自然很容易解體。

空海比任何人都清楚船體結構,因為他涉獵唐書最多,也看過講解造船技
術的漢文書籍。他突然想到:「船帆處猶如人體脊骨,是最堅固的地方。
」於是他狂喊著:

「大家往船桅處靠攏!」

在千鈞一髮生死之際,每個人都自顧不暇,誰還管別人的安危?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過去,空海緊抱木柱,任由風浪拍擊,打得全身濕透
。他想到自己過去苦修時,也曾歷經重重艱險,耐盡煎熬,只要稍具定力
,這點風浪又算什麼!再說,這狂飆的驟雨暴風,不正透露著宇宙強悍的
脈動,只要穿透這層恐懼,就能體會大自然澎湃的活力。人,就是須體會
天心,達到天地人和合的境界,才能真正悟入大道。

這正是空海的使命:不管道理再深,體會再難,他也要為世人振聾聵、開
智慧。空海相信,在未達成上天交付的使命前,上天是不會讓他死的。

這時,最澄所乘的第二艘船已被大浪沖失得不知去向;而第三及第四艘船
,則被大浪打翻,人和船一起沉入海底。相較之下,第一艘船還能在風浪
中掙扎,尚未解體,已算是非常幸運了。

不久,風浪漸漸停了。第一艘船上倖存的人,這時才精疲力竭爬上船艙,
檢視船體。他們發現船體雖然殘破,仍能勉強前行,都不禁趕到慶幸。

但是,船卻失去航線,迷失在茫茫大海中。測量的儀器壞了,大家只好用
目測尋找方向。就這樣白天觀太陽,夜晚觀北極,渾渾噩噩地熬過三十天


三十天後,船上的水糧消耗殆盡,大家又渴又餓,前途茫茫望著大海,心
想若無奇蹟出現,只有坐以待斃。就在這時,聽到有人高呼:

「看!海水顏色不同了,陸地不遠了!」

原來在江海交會處,海水顏色必起變化。這一發現,大家又鼓起生存的勇
氣,剎時間,歡呼聲震天價響。屈指一算,他們已經在海上漂流三十四天


八月十日,空海所乘的第一艘船抵達福建。九月一日,最澄所乘的第二艘
船,也從迷航中脫險,抵達明州寧波府。而另外兩艘船則人員全部罹難,
船隻也沉入大海。

根據近代日本人研究,從西元六三○年到八九四年,兩百多年間,日本共
遣唐十九次,順利抵達者八次,其餘十一次皆罹難,成功率還不到一半。

這也說明何以日本人至今仍緬懷遣唐使的功績,要不是這些人出生入死,
引進先進的大唐人文及科技,如何能推動日本文化的蓬勃發展?而空海此
行的收穫,更對日本文化的發展造成極大衝擊。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