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矢志求法】


空海深知自己面臨的困境,不僅在於無法理解《大毗盧遮那經》,還包括
修持以來,經典、法器的不足,山門師承的缺乏。然而,追溯日本密教的
始祖,一為修「虛空藏求聞持法」的道慈律師,一為持《孔雀經》的小角
,都只重念誦儀軌,不能稱為完整的密教。空海經過一番思量,認為只有
到中國或印度去,才能找到真正的密教法脈傳承。他於是興起一念——

「到大唐去!」

念頭一動,非同小可。當時交通不便,國與國之間關係疏遠,一個非官非
商的和尚,如何能隻身前往中國?想到這堙A空海腦中閃過三個字——「
遣唐使」。他雙眸一亮,或許這正是唯一的方法。

當時日本天皇為促進與大唐文化、科技的交流,不時派「遣唐人員」赴唐
考察。被遴選的成員都有其專精及使命,或許增加一位促進宗教交流的和
尚,並不為過。但是,困難在於空海名不見經傳,如何有資格被朝廷選上


「必須得有力人士保薦,這是無庸置疑的事,但是找誰好呢?」空海念頭
一轉,想到了他在朝廷當官的舅舅——阿刀大足。

有了腹案,空海開始打聽遣唐船出發的消息。

「最近有遣唐船要出發嗎?」

「去年就曾有遣唐船出海,可惜才從難波出發不久,就遇上暴風雨,幸好
臨時折返,否則不知死多少人。」有人這樣告訴他。

遣唐船常常遇險罹難,這已不是新鮮事了;空海擔心的是,朝廷會不會因
此更改遣唐計畫?今年還會派遣唐船出海嗎?

「會的,你放心好了。朝廷引進大唐文化科技的決心不變,遣唐船就一定
會銜命出發。」

既然大家都這麼說,空海就吃了定心丸了。緊接著,他便動身前往京都,
去見阿刀大足。

「貴物,竟然是你!」

許久未見到外甥,作舅舅的幾乎認不出來了。這時已近而立之年的空海,
外表看起來潔淨清朗,尤其那雙眼睛,炯炯有神。倒是阿刀大足老多了,
官場的險惡,人事的辛酸,化為一道道縐紋,鐫刻在他的臉上。一聲「貴
物」,勾起多少過往回憶。

相逢的喜悅並不長久,當空海表明來意,舅舅的表情立刻沉重了……

「去中國是趟危險之旅,你真的一定要去嗎?」

阿刀大足警告空海,大海風險萬端,在歷次遣唐任務,遣唐人員罹難無數
,所以非不得已,很少人願意前去。

「再說,依朝廷規定,除遣唐使外,一般人員都必須在中國滯留二十年,
充分吸收大唐文化後,才能回國;未留滯二十年而擅自回國者,將流放孤
島,終老一生。這是十分嚴厲的處罰呢!你願意在異鄉待二十年嗎?」

「我願意!」空海毫不假思索地說:「大唐人文薈萃,氣象萬千,只要去
一趟長安,等於世界各地跑了一趟。所以不管多危險,多長久,我都願意
一試!」

空海的堅定決心感動了舅舅,得到了舅舅的應允。以阿刀大足當時在朝廷
的地位,推薦一名遣唐人員,絲毫不成問題。

「好吧!異鄉之路雖迢遙,我仍然祈禱有生之年,見到你平安歸來。」

阿刀大足雖答應了空海,仍不斷提醒他大海的駭浪驚濤,異鄉之路更迢遙
坎坷,他希望有生之年能見到空海平安歸來。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