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出祖離家的雲水生涯】


空海抱著弘法利生的大願,決定出家。而一直盼望他功成名就、光宗耀祖
的父母,卻難以接受……

「出家有什麼好?不能對君主盡忠,不能對父母盡孝,更不能對社會盡絲
毫義務;背棄『仁義禮智信』的聖賢之教,太不智了!」

父母的意思是,出家人不能當兵保衛國家,又不能留在家中侍奉父母,更
無法投入社會、貢獻才能;如果只是為了規避調役而出家,更令人瞧不起
啊!

空海解釋道:「其實佛教和儒教、道教一樣,都是聖賢的教誨,並沒有脫
離社會,逃避責任,只是盡忠盡孝的方式不同而已。我出家後一樣要成就
大事業,只是不在利己,而在利人。」

談起孝道,他提到佛經上記載,目犍連尊者救了墮入餓鬼道的母親,那舍
長者救了墮入地獄的父親,這種偉大的孝行,豈不遠勝於晨昏定省。

空海最後乞求父母:「人各有志,如同鳥在空中飛翔、魚在水中悠遊--既
然勉強不來,就請成全我吧!」

話已至此,二老知道留也留不住了,只得顫顫巍巍的點點頭,答應了空海
。但是,一想到兒子即將削下一頭青絲,走上孤寂的出家之路,仍不禁潸
然淚下。

「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空海在二十歲那年,於和泉國(今大阪一
帶)槙尾山施福寺,由石淵贈僧正(即勤操法師)授沙彌十戒,剃髮出家
。最初法號「教海」,後來改稱「如空」。

二十三歲時,他又在奈良東大寺戒壇院接受「具足戒」,正式成為僧侶。

空海仍精進不輟地修持「虛空藏求聞持法」,並令人驚訝地以漢文完成一
部巨著——名叫《三教指歸》。

「三教」指的是儒、釋、道。當時就算中國,一般的耆年宿學,也很難三
教俱通,何況是日本人。而年輕的空海,對「三教」闡析十分精闢,其中
儒家思想,他早年即有研究;而道家學說,據記載當時並未傳入日本,空
海如何得其玄奧,至今令人費解。由此可見,空海治學的潛力無限,而他
在修行上契入大智慧法源,也對治學大有幫助。

在《三教指歸》中,空海特別強調佛學的高深,認為它是超時空,貫生死
,非世間學問所能及。書中展現空海敏銳獨到的見解,才情橫溢的文采,
在當時曾造成不小的轟動。但是空海並不戀棧虛名,他仍然浪跡天涯,遊
蹤無定,這其間曾發生不少神奇的故事,至今令人樂道。

有一次,他雲遊到播磨國(今兵庫縣)一處人煙稀少的地方。天色已晚,
他決定在路旁的小茅屋借住一宿。

住在茅屋堛漲揤嶉e來開門,當她看到空海,先是一愣,隨即雀躍歡喜:

「你終於來了,我已經等你許久許久了!」

空海愕然:「老婆婆,您是否認錯人了?」

「沒錯!沒錯!我丈夫過世前曾對我說,某年某月某日,將有大菩薩造訪
,今天就是他說的那一天,果然你來了,怎麼會錯呢?」

原來,老嫗的丈夫中年出家,禮一高僧為師,精進修行;前些年圓寂之前
,對老嫗確曾說過這些話。這些日子以來,老嫗天天燒香拜佛,等著大菩
薩造訪,今日得見,怎不令她雀躍歡喜!

老嫗盛情招待,空海銘感在心。臨行前,他提筆寫下「天地合」三字,讓
老嫗留作紀念。

另有一天,空海來到伊豆國(今靜岡縣),掛單在修禪寺。聽鎮上人說,
當地常有妖魔鬼怪出沒,弄得人心惶惶,寢食難安。

「師父,幫我們破魔吧!」當地人央求空海。

空海義不容辭的說:「要破魔簡單,你們快去準備一枝筆……」

空海用的是經文破魔法,據說只要對著天空,一筆一畫恭敬寫下一段經文
,不但可以破除魔障,還能度化群魔。大夥兒聽了,都歡喜地恭請空海揮
毫,果然,當空海仰天寫下「大般若經」時,天空竟清晰浮現斗大經文,
久久不散。眾人莫不嘖嘖稱奇!

從此以後,妖魔鬼怪未再出現。如今修禪寺還留有一尊佛像,是空海當年
鎮魔所雕。善男信女或觀光客到了此地,仍要爭相膜拜。

空海行經故鄉屏風浦時,也留下一段佳話……

屏風浦,顧名思義,山光如屏,風景似畫。一大清早,空海登上山巔,一
面作畫,一面欣賞風光。

不知何時,天空竟騰起紫色祥雲,悠悠浮現出諸佛菩薩曼妙祥和的法相,
或站或坐,靈慧自在。空海頓時看呆了,恍惚間竟不知身在何處,是天上
還是人間?

「諸佛菩薩竟然在眼前示現……」,空海突然想到機緣難再,他抓起紙筆
,立刻繪出這漫天的瑰麗莊嚴——

那天下山,空海拎著滿滿的畫作,每一幅都是變化萬千,栩栩如生的諸佛
繪像。

這件事後來在屏風浦流傳開來,空海登上的山嶺就被命名為「我拜師山」
;又因紀念諸佛駕雲湧現,也叫「湧出岳」。屏風浦又憑添一則佳話。

空海一生的傳奇故事甚多,但影響他至為深遠的,應屬下面這件事——

某天夜晚,空海作了一個夢。當時他正面臨修持的瓶頸,期待能獲得深契
的大法或經典。沒想到夢中竟有一人,拿著一本經典走過來……

「這是你要求的經典,名《大毗盧遮那經》。它就藏於大和國(今奈良縣
)高市郡久米寺。」

「這是上蒼的指引嗎?」空海醒來後半信半疑。

空疑無用,他決定親往大和國跑一趟。沒想到竟然又是如此不可思議,這
本又名為《大日經》的經典,就正典藏在久米寺的東塔。而這部經也是密
宗兩大經典之一,另一部則是《金剛頂經》。

空海欣喜之餘,仔細拜讀這部經典。卻沒想到,這部不費吹灰之力得來的
經典,竟然如此深奧難解。他的自信瓦解了,他一直深信自己可以無師自
通。

「不!我錯了!『無上甚深微妙法』,豈能沒有明師指點……」隨即,他
感到無力與困惑:「唉!說法者如雲,哪埵陳u正的明師呢?」

空海竟然不知下一步該如何走了。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