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精進學佛路】


為了修持「虛空藏菩薩真言」,空海瞞著舅舅,悄悄離開學校。他獨自一
人登上阿波國的大瀧岳(今德島縣那賀郡),在安謐無人的山上,專心修
持「虛空藏求聞持法」。

他在山洞的東壁挖個小洞,接迎閃爍明亮的星光進入道場。在本尊香爐法
器之前,年輕的空海巋然不動,進入天人合一的定境。

傳說有一次,空海入定,一把鋒利的寶劍自空中直掣而來,他剎時悟到—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寶劍隨即轉向,登時插入山壁。據說這把劍如今還留在大瀧岳上。

不久,空海又隻身前往土佐國(今高知縣),在海邊的室戶岬苦修。炎暑
寒冬,狂風暴雨,他讓身體承受大自然嚴苛的考驗,亟力擺脫肉體的束縛


「空!空!心要空,身也要空!」

他咬著牙,承受世族子弟從未吃過的苦楚;滴血流淚,換取書本得不到的
智慧。為了勘破宇宙人生的奧妙,他日復一日,在天蒼野茫、奇峻幽渺間
苦修。他不求世人的肯定,卻無法阻擋別人的誤解——

「這麼優秀俊逸的青年,卻放棄大好前程,每天不修邊幅,流浪在巖山沼
澤之間,他一定是瘋了!」

「兒子瘋了?」消息傳來,空海的父母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一直忙
於政務的阿刀大足,這時也知事態嚴重,急著找空海問個明白。

一日,行蹤飄忽的空海終於回來了。阿刀大足劈頭便問:為何不繼續學業
?沒想到空海卻說:

「舅舅,多少世間學問,都是古人留下的糟粕,眼前對我既無意義,死後
更一無所得。」

舅舅急了,想用讀書仕進的好處說服空海,沒得到空海竟淡然回答:

「學而優則仕,不是我追求的人生。我自知是個無才幹、無能力的人,更
無為官者的淫威之氣。縱使當了官,也跟大多數官吏一樣尸位素餐,反而
自暴其短,引人恥笑。所以,我不僅不想當官,更把官吏的真面目看得一
清二楚。」

舅舅登時瞠目結舌,不知空海的腦袋堥鴝釦@何打算?

「出家!舅舅,我要出家!」

「什麼?」舅舅怔住了!

不到二十歲的空海,已經為人生作好重大決定。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