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徬徨年少時】


空海隨著年齡的增長,一顆青春善感、悲天憫人的心,隱然成形。他的目
光變得銳利寒邃,飄忽不定……

「書本上的知識,到底是解決人的疑惑,還是製造更多困惑?」

「書本不是萬能的,人生有許多根本問題,教科書中毫無解答。」

他想到大學媔Q族子弟的驕橫,就滿臉凜然,義憤填膺……

「同樣是人,為何他們就可以傲慢驕縱,錦衣玉食?而可憐的庶民竟多病
殘疾,三餐難繼?為何人生而不平等?」

但縱然如此,對充滿深沉宗教情懷的空海而言,不論貴賤皆是可悲可憫的


「當我看到穿著綾羅綢緞、騎著名駒、駕著華麗馬車、過著顯貴生活的人
們時,我便會覺得這些人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不久後便會像電光泡影般地
煙消雲散,人生無常的哀嘆不禁湧上心頭。」

「看到因肢體殘障而痛苦的人,或是從人間戰場上敗下陣來、過著貧病悲
慘生活的人們時,都會令我想到人生的因果關係,心中的哀憫無奈便無法
自抑。」

他深究起人生最根本的問題——

「生從何處來?死往何處去?」

思想如離弦的箭,飛快越過腦際,想得愈多,痛苦愈深……

「為何我所見所思,都是別人所不見所不思?為何我不能依俗而走、隨波
逐流?」

他不禁對天長嘆:「我這顆如風飄泊的心,誰能給我安頓?」

他決定暫時放下書本,走入俚巷,聽聽市井小民的聲音。他開始接觸民間
信仰,置身佛學講壇,探索其中有無玄奧之處?

「一切眾生種種顛倒,無明覆蓋……勘破無明,解脫放下……」

從講述的經書堙A他發現無始的業因,讓眾生顛倒愚昧。但是不顛倒的真
相,又是什麼?

當他開始深入佛教各宗派,才發現潛存的問題不少。原來,佛教傳入日本
後,信仰者大多是中央貴族或地方豪族,於是漸漸貴族化,不論建寺院、
塑佛像、寫經典,都只為滿足貴族求富貴求福報的心,至於如何深入佛教
的理與行,則乏人問津。更有甚者,由於天皇的出家,寺院生活日趨世俗
化,有出家人利用免稅特權,擴大寺產;有富豪假借施捨土地,避免租調
。而無法維生的老百姓,得知僧侶可免調役,於是競相出家。如此一來,
一襲袈裟所代表的,除了宗教的外衣,沒有實質教理解行的意義。

當然,有心深入教理的出家人不是沒有,但往往因見解紛歧而互相排斥,
或因失望而避居山野,自我摸索,難成氣候。

空海深入瞭解後並不死心,他相信在混濁的現狀之外,必有清新的伏流存
在,也許隱藏在某個角落,讓百姓翹首以盼。

果然,不久他找到這支伏流。那是一次和沙門的討論中,沙門提到日本民
間有一支新興宗派,頗能新人耳目。這支宗派強調人人都可修持得悟,不
限於貴族或出家人才有這個機會,所以帶給老百姓無窮的希望。

「這個宗派是——?」空海急著追問,面容凝肅。

「密教,佛教堛滷K教。」

「密教是什麼?」

「密教是法身佛大日如來所說的內證真言教法,等覺十地亦難入室,所以
叫密教。」

原來,佛教分顯、密二教,並非教理有異,而是形式不同。一般信奉的佛
教屬於「顯教」,顧名思義,「顯」即顯露淺近之意,較易理解;而「密
教」則奧密幽遠,有特殊的接引眾生方法,除非一門深入,實難講解清楚
。所以當空海問到修持方法,沙門也無言以對……

「很抱歉!我也力有未逮,不能給你解答。事實上,密教傳入日本不久,
目前只有念誦儀軌,教理體系尚未完備。」

「可有參悟的書籍?」空海屏息以待。

沙門想了想,拿出一本書……

「這是《金剛頂虛空藏求聞持法》,乃大唐皇帝玄宗開元四年(西元七一
六年),由印度善無畏三藏帶到中國。不知何時、何人、將它攜來日本。
此書我視如珍寶,既然你求法深切,就交給你吧!」

沙門嘴角掠過一抹微笑,他深深被空海的赤誠感動……

「依照密教規矩,未灌頂之人不許傳授大法。我看你應是大根器之人,才
破例傳給你。日後,你只要按照經典所教,老老實實誦念「虛空藏菩薩真
言」,一百遍後,記憶力大增,不僅能背誦一切經文,而且過目不忘。如
此再談修持,為時不晚。」

空海恭舉雙手接下這本書,當下決定拳拳服膺沙門教誨,日夜持誦,決不
懈怠。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