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求學之路】


空海十四歲,父母開始認真考慮他的求學問題。

「貴物如此聰穎,必是作學問的好料子。只可惜多度郡地方小,眼光見識
有限,學校又不足,這該如何是好?」

父親傷透腦筋,母親卻心生一計,她遲疑一下,想到這種事不宜操之過急
--「還是等阿刀大足前來,再好好商量吧!」

阿刀大足是阿刀玉衣的兄弟、空海的舅舅,當時在朝廷當官,是位大學者
。由於漢學造詣頗高,阿刀大足有幸擔任伊予親王(桓武天皇之子)侍講
,地位十分崇隆。而他對空海更是疼惜有加,每次來都主動教空海讀書,
尤其教他漢文。

「這事不用商量了,就讓貴物隨我到奈良去吧!」阿刀大足聽後,毫不遲
疑的說 。「奈良是個大都會,貴物既可增長見聞,進大學攻讀,我也可
從旁指導,將漢文傾囊相授,前程必定大好!」

「可是,上大學固然好,但漢文真的如此重要,非學不可嗎?」作父母的
不免質疑。

「當然重要!如今上層社會的日本人都認得漢字,並研讀漢書,這已是風
尚,豈能不學!」

阿刀大足說得沒錯,自從中國文字及書籍經由百濟(屬朝鮮民族)傳入日
本,六世紀時已風行日本上流社會。加上歷次日本留學生到中國,目睹漢
文化的興盛,舉凡天文、曆數、醫藥、甚至土地制度、生產技術,都值得
學習,於是回國後力主輸入漢文化,漢學更炙手可熱。

「既然如此……好吧!就讓貴物隨你到奈良去吧!」話雖如此,對愛兒依
然難捨。

「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的。」阿刀大足拍胸保證。

就這樣,少年空海提著簡單的行囊,離開了呵護他的父母,隨舅舅負笈他
鄉。

初抵奈良,人煙幅輳,熱鬧異常,大都會特有的政經文化,不斷衝擊著遠
地來的遊子。果然如舅舅所言,日本「大化革新」後,積極引進中國的典
章文物制度,不僅廢除封地,改配俸祿,還仿效大唐租庸調法,實行租稅
改革。連都市景觀都模仿中國,如完成於日本持統八年(西元六八九年)
的藤原京,就充滿大唐的都會風貌。

舅舅給他安頓好房間,並特別提醒他:「在我這堙A出出進進多是漢文學
者,儘量用漢語交談,可以突破語言的障礙,對你十分有用。」

舅舅讓空海參觀他的書房,浩如淵海的漢文書籍,令空海大開眼界,他於
是下定決心——

「既已來此,就該投入書海,一往無悔。」

空海隨即擬定讀書計畫,除了本國語文,漢學更是攻讀的重點。

一晃四年,他果然成績驚人,不但漢語大為進步,漢學也一門深入,舉凡
《論語》、《毛詩》、《左傳》、《尚書》、《春秋》……他都研讀通曉
,甚至可以用漢文賦詩論述。

阿刀大足欣慰之餘,加緊為空海辦入學手續。可是,當時日本大學只准貴
族就讀,空海雖出自豪門,也算貴族,但是地方貴族和中央貴族待遇有別
,所以一直等到十八歲,空海才得以進大學就讀。

「以雪螢猶怠,怒繩錐不勤。」空海的大學生涯,正如他這兩句詩的寫照
。意思是說:「古代窮人讀書,夜晚靠螢火和雪光用功,我認為還嫌懈怠
;用繩錐驅除睡意,好專心讀書,我覺得仍欠勤快。」可見他勤學標準之
高。

然而,這樣一位好學不倦的青年,竟有一天,倏然萌生拋棄書本離開學校
的念頭,多麼令人訝異!事實上,誰也不知從何時起,空海的內心起了掙
扎,不同的價值觀如波濤洶湧,肆意擺盪……

他的心中升起了許多問號……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