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回歸高野山】


「當年由大唐回國時,曾以大願力擲出三鈷杵,三鈷杵落於何地呢?」這
個問題時常縈繞在空海腦際。

其實三鈷杵落於何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以身口意三密結合所發的大願
力,是否能助他覓得理想的密宗道場?也許「三鈷杵」所落之地,就是他
要找的地方。

早在弘仁年間,空海就開始留意尋找道場。

好不容易他在紀伊國(今和歌山縣)伊都郡南方找到一處「四面高嶺,人
蹤蹊絕」的「平原幽地」,回想入唐前自己也曾經來過,如今感到格外親
切——這奡N是高野山。

弘仁七年(西元八一六年),空海上表朝廷,提到「南至南海(紀伊水道
),北至日本河,東至大和國境,西至應神山谷」的高野山,是他想開發
作為道場的地方,「望請賜此空地,早遂小願」,他願「四時勤念,答施
雨露。」

朝廷很快便遂其所願。空海不久便接到太政官符,准其自由開發該地。

七月,空海命弟子泰範、實惠等人先行上山,開闢道路,搭建寮棚;隨後
空海也離開神護寺,登上高野山。

傳說空海進入高野山時,高野明神帶著一白一黑兩條小狗顯靈。高野明神
乃鎮守高野山的山王神,他親向空海表達奉獻此山的誠意,並願庇佑他在
此弘法。隨後兩隻小狗還為空海帶路,順利進入深山。

由於這段傳說,至今入山朝聖或觀光的人對高野山上的狗都十分敬重,不
追逐或戲弄他們。

為了建築佛寺伽藍,空海做了七天七夜法事。施工期間,他不經意遙見一
棵松樹上竟然掛著「三鈷杵」——

「啊!三鈷杵果然落於此地。」

他暗自欣喜,自己選對了理想的弘法道場。

高野山上除了佛寺伽藍,還有聳入雲霄的多寶塔,塔上繫有風鐸,朱軒紅
欄,鈴聲悅耳,宛如人間仙境。

從此之後,空海常在高野山上流連忘返,而天皇卻不能失去左右手,一再
下詔催促他回京。

淳和天皇即位後,空海被任命為「大僧都」。不料十天後,他竟提出辭呈


「空海自弱冠至知命之年,皆以山藪為宅,以禪默為心,不經人事,不耐
煩瑣……」

他的心中只有高野,沒有權位。他一心想歸隱高野山,但天皇堅決不准。

又過了幾年,直到空海近六十歲時,才以老病為託辭,請歸獲准。

此時,空海才真正能享受葉落歸根的自在。綜觀他的一生,二十歲前勤於
學業,為了求學早離父母;二十歲後浪跡天涯,為求大法飄揚過海;直至
回國後,漸受朝廷倚重,但也為弘法利生而忙碌奔波,甚至一肩挑起國家
百姓的福禍。唯有退隱高野山後,「華枝春滿」,才是豐收的時刻。

有一日,他突然心血來潮,提筆寫道:

「三界狂人不知狂,四生盲者不識盲;生生生生,生之初為暗;死死死死
,死之終為冥。」

他已證得生死圓滿,從此不再多言。

日本承和元年(西元八三四年)十一月十五日,他召集弟子,告訴他們自
己將於明年三月二十一日圓寂。

「高野山由真然禪師繼承,東寺由實惠禪師繼承,弘福寺由真雅法師繼承
,神護寺由真濟法師繼承……」

他從容地交代後事,平靜如常。

日本承和二年(唐太和九年、西元八三五年)三月後,他漸漸不吃不喝,
直到二十一日寅時,於禪坐時,安詳地坐化。這時,不少百姓站在白雪遍
地的高野山上為他送行,久久不散,弟子們齊誦彌勒菩薩名號。

一位偉大的宗教家、書法家、詩人、畫家、教育家……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高野山上悲傷的群眾,或許在想到空海的遺言時,能感到一絲慰藉——

「我離開人間後,將前去彌勒菩薩所在之兜率天宮;五十六億七千萬年之
後,必隨彌勒菩薩重返人間。」

人的一生,不論久暫,在宇宙無限的時空長河中,皆只不過是一瞬而已;
但是,慧命的承傳,卻將剎那化為永恆,代代傳衍,綿續不斷。

西元九二一年,日本天皇追諡他為「弘法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