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投入生命之海】


密教重視實踐的精神,在空海身上可說表露無遺。

與繁華的京城比較,鄉間則大多是殘喘於貧困與無知的民眾。因而激起空
海以宗教造人、造國的心志。

為達成「濟世利人」的宏願必先建寺作為救濟民眾的根據地,並能進一步
開啟眾人的智慧,這乃是社會救濟的第一步。

「僧侶們!為了眾生的利益及幸福,走上行腳之途吧!為了世間的慈悲與
祝禱、為求諸神及人類的幸福而繼續行腳吧!如此才能宣揚佛道。」此為
佛陀留給僧侶們的遺訓。

於是,弘仁六年,空海遵奉佛陀遺訓而開始他的行腳布教之旅。

對於生於斯,且在青年時期積年苦行的大龍嶽、室戶岬等四國的山嶽及海
洋,對空海仍有著強烈的吸引力。所以,這趟行腳布教之旅,空海便先後
在四國地區開創了八十八個修行的靈場,其目的不僅為了永遠教化當時及
後世的人,同時也要引導民眾達至精神上的領悟,隨空海修道、苦行,以
造就「知行合一的健康人」為重點所在。

由於空海當年發心行腳救度眾生的慈悲,所謂「同行二人」——空海大師
與我同在——的信仰至今仍流傳著。自古以來,巡禮四國八十八所靈場遺
跡的善男信女依然絡繹不絕。

即使高居廟堂之後,空海仍常常走訪民間,引導眾生脫離苦海。

弘仁年間,日本各地災難不斷。發生於弘仁九年的大瘟疫,造成無數人死
亡。由於感染迅速,人人聞疫色變,甚至將罹病的親人趕出家門,放火焚
燒疫區,造成更多死傷。屍曝於野,無人收埋,慘不忍睹。

嵯峨天皇憂心如焚,除亟於撲滅瘟疫外,還親抄《般若經》,並請空海誦
講消災。空海此時也投入疫區,率領弟子照顧病患,並慰病苦生靈,傳授
解脫大法。空海告訴他們:出離苦難,亦無天堂;地獄天堂,不一不異,
每個人只有面對人生,才能體會大道,得到解脫。

同年,讚岐國萬濃池附近洪水氾濫,百姓生命財產損失慘重。直到弘仁十
三年,修壩的工作尚無法完成,每到兩季,百姓就要忍受田園流失、骨肉
死別的痛苦;因為八十八條水道匯流於此,不築堤修壩是無法解決洪害的


空海的老家就在讚岐國,當朝廷任命他為萬濃池的修築別當時,他欣然接
受。

空海除了是水利工程方面的長才外,更是悲天憫人的宗教家,所以朝廷相
信他必能號召百姓,完成此艱鉅任務。

空海到達該地時已是夏天,若要趕在雨季來前完成工程,時間上十分倉卒
。百姓們都搖頭嘆息:

「來不及的,不要白費力氣了。多少年都如此,沒有一次成功的。」

空海從不苟同失敗主義,他呼籲大家站起來為生存而戰:

「要結束痛苦的日子,就要勇敢地付出代價。加入我們,白天趕工,夜晚
趕工,五十天合起來等於一百天,怎會來不及?我也會號召天地力量,日
夜不停地誦經祈福。自助天助,相信佛法的力量吧!」

空海的無私與熱誠,終於感動了百姓。大家拋開一切,全心全力、日夜趕
工,空海則不眠不休地誦經祈福。老天爺也幫了忙,幾十天內沒有下一滴
雨。於是,一道堅實的弓形堤防,剛好在雨季來前築成。

工程方竣,老天適時下了一場豪雨,八十八條水道的水匯集於萬濃池中,
浩瀚如海!令人不禁讚嘆「人定勝天」,真是偉大的工程啊!百姓都流下
興奮的眼淚。胼手胝足,重造家園,這是最踏實的生命體驗了。

空海入世的作風,也同樣地展現在興學上。

原來日本藤原氏後裔藤原冬嗣任「左大臣」時,奉空海為師,對空海十分
敬重。後來藤原冬嗣將「陶化坊」(今京都東寺東鄰)獻給空海,空海便
利用這塊土地興建了日本第一所庶民學校——綜藝種智院,以公費及藝能
教育,造福庶民子弟。

空海於年輕時進入貴族大學,便已體會人生而不平等的悲哀。但在一般人
的觀念中,能為庶民興學者,除了高官及大財主外,誰能有此能力?而空
海卻以出家人的身分,投入社會作出極大貢獻;不僅實現了他當年出家時
對父母所說的宏願,更證明出世事業也能發揮無比影響力,扭轉一般人對
出家人的看法。

佛法從不逃避現實,空海所信奉的密教更教人投入生命之海,體會那最真
切的自性的呼喚。

在政治上,有鑑於近百年來,朝廷常為爭皇位而流血,空海於是大膽勸請
嵯峨天皇禪位。

「皇位乃暫時之幻象,為杜絕血腥,安定朝政,造福百姓,懇請放棄皇位
。」

嵯峨天皇聆聽空海說法多年,心境早有轉變,在多方衡量下,他接受了空
海的建議。

弘仁十四年,嵯峨天皇將皇位讓給皇太弟,改元天長,是為淳和天皇。

淳和天皇天長年間,各地紛傳旱象。空海因屢次祈雨有功,被任命為「大
僧都」。

這時,距他回國已二十多年了,二十年來,為增蒼生福祉,國安民樂,他
已竭盡心力。雖然獲得至尊地位,但名利一直非他所求。

這時空海自覺年事已高,是該歸隱的時侯了。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