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當兩顆巨星相會】


弘仁三年,傳教大師最澄親至乙訓寺拜訪空海。

在最澄眼堙A空海乃是後起之秀,他能放下身段前來求教,除了表示空海
的成就獲得肯定,也彰顯傳教大師為法忘身的風範。他坦承自己對密宗的
認識有限,而空海這媯S如挖不盡的寶藏;不說別的,光是典籍法器,就
令他嚮往,所以他希望追隨空海學習密教。

最澄謙遜誠懇,令空海激賞。他留最澄住在寺中,也願將所學傾囊相授。

同年十一月十五日,空海為最澄作了結緣灌頂。

以最澄的地位,竟然拜空海為金剛上師,這件事轟動了當時日本佛教界。

但畢竟兩人於顯密的觀念上有所差異,而最澄也並未放棄他所說「圓教難
說,演其義者天台」的至尊想法,於是種下日後分歧的種子。

接受胎藏和金剛界灌頂後不久,最澄即要求更上層樓,接受阿闍梨灌頂,
使自己能證得圓滿佛身。空海卻認為最澄未到時侯,於是一口回絕:

「再等三年吧!」他這樣告訴最澄。

「三年?」最澄拋開一切追隨空海,只想速成密法的念頭,這下落空了。

「大師在大唐接受阿闍梨灌頂也不過短短三個月,為何我要等三年?」最
澄有些不服氣了。

「我在二十歲即開始修習密法,去大唐之前整整十年,沈潛在密教中淬礪
身心,才能快速深入大法,並非如你所講的只有三個月而已。」

「可是三年……我實在無法等了!」

最澄最後決定辭別空海,自己回比叡山,留下弟子數人繼續學習密教。

之後,最澄一直和空海保持聯繫,並常派弟子來借經典,空海也悉數借他


可是,當最澄的書單列出《理趣經》時,空海卻猶豫了。「《理趣經》的
內容森羅萬象,玄奧難懂,若由不重密宗實踐功夫、只重理論的人來讀,
恐怕易生誤解。」這是空海所擔心的。但他並非看輕最澄,以最澄在天台
宗的地位,他對佛教的貢獻實是很大的。

《理趣經》屬於「金剛頂經」的一種,由不空三藏翻譯,是真正深入密乘
精神的經典。內容針對人類欲望提出解答,以活用欲望達到般若智慧;卻
也因此最容易讓人誤解。縱使在真言宗的殿堂堙A《理趣經》也多不公開
,而由上師對弟子口授心傳。

空海決定不把《理趣經》借給最澄,於是寫了一封長信回覆他,內容大意
是希望他跳開經書,從本身內在去發掘可見的理趣、可聞的理趣、可念的
理趣。只是,不管寫得再有理,這件事顯然令最澄難堪,最澄忍不住私下
說了一句重話:

「新的真言家會毀棄筆授的傳承。」

兩人的關係遂漸行漸遠。

先前,最澄曾留下弟子泰範隨空海學法;不料泰範後來卻不願回到最澄門
下,而願永久追隨空海。這件事也令最澄有些難堪。

雖然,歷史上的這段大師之爭,起源於立場觀念的不同,但卻無損於兩人
在日本宗教界的地位。最澄於弘仁十三年圓寂,空海以「美麗的星星消失
了!」道出無限的惋惜。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