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鎮國護法】


空海離開長安後,所搭的船於同年四月到達越州。趁上岸休息的空檔,空
海又在當地蒐集了不少典籍,並親自抄寫。這時他也聽到最澄的消息:這
位天台大師曾於一年前到達越州,在龍興寺修習密法,並接受順曉法師灌
頂,而順曉法師也是不空法師的弟子。

空海的船離開越州,果然十分順利地經明州抵達日本。其間未遇見狂風巨
浪,更未延宕時日,真是幸運極了!

空海抵達九州後,更委請高階遠成代呈一份「目錄」給朝廷,上面詳列這
趟所攜回的經典、法器,包羅萬象,足見成果豊碩。他還寫了上表文:

「空海闕期之罪,雖死有餘辜,但竊喜在有生之年請來難得之法。」

一則請罪,一則欣慰此行的成果,相信天皇若有遠見,必能合理處置。

不巧的是,此時平城天皇才即位,寵妾藥子和她的哥哥仲成擅權,懦弱無
主見的平城天皇對空海的事始終難以決斷,這時朝中出現不少異聲。原因
是最澄已先一年回國,也請來不少密宗經典,且最澄還在高雄山寺為人祕
密灌頂。而籍籍無名的空海所引進的密宗大法是什麼?有何價值?瞭解的
人卻不多。眾議主張,將空海暫留九州,不准進京,以待懲誡。平城天皇
於是降旨執行。

瞭解內情的人無不為空海抱屈。以空海曾到長安,而最澄卻僅到過天台山
來看,空海的貢獻實比最澄為大;而且最澄在越州所接受的只是初步灌頂
,帶回的密宗經典也不多,實不應厚最澄而輕空海。

然而,話雖如此,大家卻不得不承認,最澄回國後親自上奏朝廷,自稱「
圓教難說,演其義者天台」,已在朝廷建立權威地位;天皇且將其所獻經
典,敕七大寺抄寫。空海所受的冷落,已在意料之中了。

空海因此不得入京,而留在九州由太宰府安排住進觀世音寺。這時,空海
倒處之泰然;他相信,諸行無常,沒有不變的人事,也沒有不變的朝綱。

後來,平城天皇在位僅四年,就因病讓位給神野親王,退居平城宮。神野
親王即位後稱嵯峨天皇,英明多智,對空海自有不同評價。

同年七月(西元八○九年),空海終於接到太政官符,准其入京。從此以
後,他的弘法生涯進入另一新境,地位也愈形崇高,和嵯峨天皇的關係更
是密切。

弘仁元年(西元八一○年),喜好書法的嵯峨天皇將皇宮內外整修完畢,
由自己和橘逸勢為皇城大門題署,並命空海為南門及應天門題署。書法界
「三筆」之名,指的就是這三人,在當時都有崇隆的地位。

傳說空海題完「應天門」三字後,有人發現「應」字少寫一點,空海於是
以墨濡筆,將筆拋向門額,正好完美無缺地補上一點,令在場的人大為嘆
服!

空海此時不僅才名出眾,弘揚教義也十分轟動。有一次在清涼殿弘法時,
他當場示現「三密相應」的力量:手結印、口念咒、心觀想,三密加持,
即身成佛。登時光芒萬道,在座的天皇官員及僧侶們都只見毘盧遮那佛端
坐當場,而不見空海。全場感動涕零,更相信佛法無邊。

接著發生的「平城之亂」,使空海更受嵯峨天皇倚重。

原來在平城宮的藥子和仲成等謀臣,不甘心就此讓位,於是假平城天皇詔
令企圖復辟。此事令嵯峨天皇大為震驚,下詔逮捕仲成,褫奪藥子官位。

未料嵯峨天皇的作法引起平城天皇不滿,他下令啟幸東國,和平安宮展開
對峙,頓時政局陷入緊張。

「若內戰爆發,百姓將流離失所,死傷慘重!」

空海為此立刻上表朝廷,願弘演密法,為國祈福。

嵯峨天皇於是召見空海,詢問用何密法可以消弭戰亂?空海便為天皇說了
一個故事:

「大唐玄宗皇帝天寶元年,西蕃五國包圍安西城,情況危急。這時玄宗皇
帝召請不空三藏舉行護國法會,誦讀《仁王經•陀羅尼十四》;此時,只
見五百天兵自天而降,嚇壞玄宗。不空於是向玄宗解釋說,『彼乃毗沙門
天王第二太子獨健大將率天兵前來保護安西城也。』玄宗才放下心來。隨
後,安西城東北突然出現神兵數萬,個個身高丈餘,把五國蕃兵嚇得落荒
而逃,於是消弭一場戰亂。」

嵯峨天皇聽後,立刻請求空海以「仁王經法」為國祈福。《仁王經》乃不
空三藏譯的《仁王護國般若波羅密多經》,是鎮護國家的祕法。

空海在提振佛法的同時,也不忘結合日本神道,以順民俗國情,這是十分
圓融的作法。他告訴天皇,想迎請「八幡靈神」坐鎮京城,以護朝廷;嵯
峨天皇大喜,立刻下令在東寺建造「八幡宮」神社,方便空海在神社前施
行大法。

果然,一場戰亂很快便平息了,順利得出人意料。

原來,在近江國(今滋賀縣)起兵的平城天皇很快地便被朝廷派出的人馬
阻擋,在前進不得的情況下,仲成於混亂中被殺,藥子傷心自盡,平城天
皇從此出家,後來並皈依於空海門下。天皇未損一兵一將,百姓也未流離
傷亡,就這樣消弭了一場戰亂。

回想空海出家時雖走避世路線,但入世弘法,拔苦利生,仍是他最大的心
願。如今機緣成熟,他決不迴避。

次年(弘仁二年),嵯峨天皇任命空海為乙訓寺別當。空海的名聲日隆,
對朝廷的影響就更大了。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