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辭別大唐】


惠果圓寂後,空海外表力持冷靜,內心卻潮湧著對恩師的懷念,無日間斷
。有一天,他獨自靜心唸佛時,竟然看見惠果駕著祥雲來到面前。

「師父!」

空海激動地叫了一聲,惠果默默看了他一眼,便飄然而去;空海當下領悟
,不再執著。

於是,空海放下萬緣,向未來邁開大步。

「師父叫我勿久滯此地,儘快回國,現在該是行動的時候了。」

他開始認真考量回國的可能性。

嚴格說來,空海從西元八○四年七月由田浦港出發,直到西元八○五年十
二月惠果圓寂,不過才短短一年半的時間,距離二十年留學期限還十分遙
遠。雖然,他已完成留學僧該作的事,不但參得大法,還蒐羅了大批經典
器物,但是畢竟於法無據,貿然回去一定會受到懲處,遭受流放的命運。

「流放孤島可不是鬧著玩的,你切莫冒這個險。」許多人這樣勸他。

再說,大使藤原業已返國,要回去也沒有船了,這是空海必須考慮的。

困難重重,但是擋不住空海的決心。他相信該作的事,因緣必會具足,只
是眼前時機未到而已。

西元八○六年一月,他的機會來了。沒想到短短數月,日本又派「遣唐使
」來到中國,這次來的是高階遠成。空海一聽這個消息,立刻趕去見他。

空海先出示自己所蒐集的經典器物,洋洋大觀,令高階遠成大為驚喜,直
讚道:

「太不可思議了!你在長安的時間雖短,成果卻不遜於他人的二十年。」

空海一見高階遠成頗具善意,便坦白說出來意:

「我想儘快回國,一來將此行的成果呈報天皇,二來也想早布大法,造福
蒼生。」

高階遠成知道空海已具有傳法大阿闍梨的地位,縱觀日本國內,還無一人
可與之相比,回國傳法甚是必要。尤其,他更被空海的真誠感動。

「好吧!我可答應帶你回去,也將向朝廷力保,為你脫罪;但是,我仍然
沒把握,不知天皇將如何處置?」

聽高階遠成如此說,空海只有一再稱謝,坦承只要能回國,任何代價都願
付出,後果也自行承擔,請他勿慮。

這件事就這樣說定了。空海十分高興,沒想到因緣之力如此不可思議,這
麼輕易地就為他舖好回國之路。

「來非我力,歸非我志」。真到了要離開的時侯,依依不捨之情在所難免
。時間雖短,空海在中國也結交了不少友人,如朱千乘等多人,紛紛作詩
賦別,真情流露。空海也寫詩留別,如一首〈留別青龍寺義操闍梨〉的詩
中,他寫道:

「同法同門喜遇深,隨空白霧忽歸岑;一生一別難再見,非夢思中數數尋
。」

空海在異鄉生死相契的友情,是如此真純!如此難捨啊!

在長安的時日雖不長,空海的多才多藝也逐漸展嶄露。他的書法造詣很高
,對於篆、隸、楷、行、草等字體都頗有大家風範。其中最令人所熟知的
,便是「五筆和尚」的軼事。

據說唐順宗見壁上王羲之的書法剝落,召留學僧空海代為題字。只見空海
神奇地以雙手雙腳握筆,再加上口中也銜著一枝筆,五筆齊落,瀟瀟灑灑
地成了五行大字,令順宗大為驚訝!口頭褒勉之餘,還送了空海一串念珠
。從此,「五筆和尚」空海的故事便流傳開來。

空海的書法名不虛傳,對照他早期的書法(如《三教指歸》),和入唐後
的筆法,顯然受中國書法家的影響至深。從流傳至今的「風信帖」可看出
,入唐後空海的筆法,結合顏真卿的骨架氣勢,王羲之的豪放飄逸,功力
更見深厚。

即將踏上歸程,空海的心境不同於來時的輕鬆。此趟回去,他身負重任,
至少攜帶密宗經典二百一十六部共四百六十一卷,還有曼荼羅法器,以及
密宗歷代祖師轉贈之物,不得有任何閃失。尤其在密宗之經書儀軌尚未傳
入日本的當時,這些東西更何其珍貴!而大海兇險萬端,不禁叫人為之捏
把冷汗。

再說,空海已承接法脈邅遞的任務,回國後必須開壇灌頂,廣度人天,此
大願力如何實現?也令人頗費思量。

一日,空海漫步來到海邊,他遙望故鄉,拿出「三鈷杵」(「三鈷杵」乃
結合身、口、意三密的密宗法器)拋向空中,祈求「三鈷杵」代為探路,
保佑平安返鄉。只見「三鈷杵」在祥雲中向東飛去,從空海的視線中消失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