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空海大師傳.

【青龍寺大弟子】


惠果初見空海,即對他非常器重。據說他無意中曾向弟子透露:「空海乃
三地菩薩也!」可見他早知空海普門大機的根器。

空海在青龍寺進步神速,第一個月入胎藏界法灌頂壇,第二個月入金剛界
法灌頂壇,到了第三個月,惠果將傳法大阿闍梨的職位授與空海。短短三
個月,空海完成了別人一輩子學不來的課程。

「不思議呀!不思議呀!」不止是同門師兄,連師父惠果都忍不住讚歎空
海。

惠果曾私下對空海透露:

「我的弟子眾多,出家、在家眾皆有,但都或學一部大法,或得一尊一契
,無人能兼而貫之。像你這樣於短短數月,即以兩部祕奧壇儀印契,可謂
空前。」

惠果同時說道,他目前是以「瀉瓶」般傾囊相授,一來見空海根器大利,
二來也因時間緊迫——

「我年事已大,不久將去,你要好好把握這段難得的因緣,將密宗發揚光
大。」

除了傳法,惠果還希望空海將佛經、法器等流佈海外……

「我準備召畫工畫胎、金諸曼荼羅,請鑄工造佛具,請寫經生抄經,讓你
帶回日本。」

惠果說到即作,一時之間,青龍寺內人才濟濟,畫工、鑄工、寫經生各司
其職,忙得不可開交。

空海也竭盡所能,除了自己忙於蒐集佛教文物,也託中國友人幫忙。其中
越州節度使中丞大都督,主動命手下多方蒐尋,不止佛教器物,連詩賦、
碑銘、卜筮、醫藥,一應俱全。希望空海能將將這些文物攜回日本,發揚
光大。

於是就在那個時代,許多中國珍貴文物,藉空海傳入日本,至今仍被日本
列為國寶。如存於神護寺及東寺的「兩界曼荼羅圖」,又如在高野山「靈
寶館」所陳列的許多密宗經典,它們都屬於唐代抄本,乃空海當年攜帶回
國。在沒有官方支助下,民間的動員能有如此成績,也著實令人驚嘆了。

空海在青龍寺雖有惠果師父大力栽培,卻也令別人眼紅;其中以同門師兄
珍賀對空海最為不滿。他曾向惠果反應,何必傳授外來和尚密宗大法,此
舉對中國不利。惠果不願多言,只一笑置之,不予理睬。

珍賀自覺無趣,對空海更加排斥;但空海無意樹敵,只有多所忍讓,於是
珍賀內心起了掙扎。

一天晚上,珍賀夢見兩個持武器的凶神,惡形惡狀朝他攻擊,他被嚇醒,
頓時痛悔得流下眼淚。

「只因私心妒意,無法釋懷,招來人神共憤……」

其實珍賀也知自己不對,只是不願認錯。夢中的警示讓他痛下懺悔,他鼓
起勇氣向空海道歉,並表示願意作空海弟子,任由他差遣。空海立即原諒
珍賀,也結束了這段同門恩怨。

一晃眼,秋盡冬來,花殘葉落,又到了瑞雪紛飛的時節。算一算,空海已
在惠果門下待了數月。這短短數個月,惠果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空海自
覺何德何能,對師父更是感激不盡。

這天,惠果將空海叫到身邊,似有大事要向他宣告。

「空海,我已將大法傳授給你,抄經畫像的工作也已完成,你應早歸故鄉
,流布天下,才是蒼生之福,四海之幸。」

惠果說話時已氣虛力弱,這位老人似乎真到了風燭殘年。

「師父,我還不想走。」

空海似有不祥預兆,不由得流下兩行眼淚。

「不要執著!此土緣盡,你留下無益。你應將兩部大曼荼羅,一百餘部金
剛乘法,及三藏轉付之物,併供養之具,全部請回貴國,令其保存傳布於
大唐之外。」

「我已年老,不久人世;你無須難過,人之生死,極為平常。我倆宿緣深
厚,多次相約來到人間,弘演密藏佛法,彼此代為師徒。這一世,你在西
土接我足跡,我亦將東生入你之室,一切都在冥冥中安排已定,大事因緣
,不可說也。」

雖言不可說,惠果其實已把因緣點破。空海這時也了然於心,只是對師父
的感情仍難以割捨。

「你只要時時想到增蒼生福、泰萬民樂,即是在報答佛恩師德,忠于國、
孝于家也。你遠涉歸國後,將我深法流布出去,我便心願已了。勿久滯於
此,切記切記!」

惠果的句句叮嚀,聲聲催促著空海早日回國弘演祕法。師父這麼深重地付
託,空海不免疑惑此中的真意為何?師父為什麼說「此土緣盡」呢?

回顧中國歷史,應知惠果指的正是「會昌法難」。

唐武宗會昌五年(西元八四五年),武宗及宰相李德裕崇信道教,嚴禁佛
教,毀佛寺四萬餘,下令二十六萬僧尼還俗,給予佛教毀滅性的打擊,史
稱「會昌法難」;其與北魏太武帝及北周武帝的毀佛,並稱「三武之禍」
。幸好惠果生前已囑空海將密宗重要經典器物帶到日本,保存下來,否則
很可能毀於會昌法難,斷此法脈源流。

惠果於唐順宗永貞元年(西元八○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圓寂,與空海的師
徒關係只有短短數月,但這件事的影響卻是跨國界、貫古今,更在密宗傳
承史上留下光燦的一頁。

惠果走了,在眾多師兄弟中,空海膺命為師父撰寫碑文;於是,著名的〈
大唐神都青龍寺故三朝國師灌頂阿闍梨惠果和尚之碑〉,竟然出自於日本
和尚空海之手。此碑文在中國早已失傳,要不是當年空海自抄一份攜回日
本,編入《遍照發揮性靈集》中,後人將無從考據,更難睹空海的文釆。

至於青龍寺,後來也毀於「會昌法難」,直到一九八○年,才在西安南方
鐵爐廟附近發現其遺址。一九八四年,一群日本「真言宗」信徒,合資在
原址興建「惠果空海紀念堂」,並樹立「空海紀念碑」。於是,一段幾乎
被中國人遺忘的歷史,在有心的日本人贊助下,重新被喚起,並得到推崇
。提起此事,實令身為中國人的我們汗顏。

真言宗遍照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