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禪師 

                   東密傳持第六祖一行禪禪師(六八○-七二七),他的俗家姓

           張,名叫遂則 ,累代居住在鉅鹿郡,是唐朝初葉剡國公張公謹的後

           裔。他從小就極之聰明,有年少老成之稱,讀書只讀一遍就能背誦

           出來。有一次他遇著普寂禪師,那時普寂禪師弘揚禪宗,皈依的人

           有很多,一行見了他,覺悟到世情都是假的,於是拜他做師父,於

           嵩山剃渡出家。一行大師所讀過的經典沒有那一部不精通。有一次

           ,普寂禪師舉行大法會,遠遠近近的僧人有一千多,都依期來參加

           。那時有個居士叫盧鴻,隱居在附近的山裡,普寂禪師已經請他預

           先作好一篇序文,盧鴻居士這時,從自己的衫袖裡把文章拿出來,
 
           放在几案上,對普寂禪師說 :這篇文章有數千字之多,而且文體古

           老,字眼又用得偏僻,請禪師先於群僧中,派一位聰悟者,預讀一

           遍, 設有不清楚的地方,我要跟他講解。 於是普寂禪師便叫一行

           大師去讀,一行拿著文章,只讀了一遍,便笑瞇瞇的的放回原處。

           盧鴻看見,覺得他很輕易的樣子,未免有點不放心。等到大家齊集

           在佛堂上的時候,一行大師從人叢中走進座位,大聲的把他那篇文

           章背誦得一字不錯漏。盧鴻十分驚奇,望著一行大師只是稱嘆佩服

           。他對普寂禪師說:「這個徒弟,恐怕不是你能教導的了,應該使

           他去遊學才是呀!」從此一行大師便親近過許多有名的高僧。


                   一行大師去到當陽,遇著僧真律師,此律師有陰陽讖緯的書籍

           ,一行大師便向他求學,且研究得很清楚。後來他又去研究算術,
 
           凡是有名的算術家,皆不遠千里去求教,後來到了天臺山的國清寺

           ,看見側邊有一間小院,院前有古松樹數十株,又有一道溪水,地

           方很清幽。一行站在門邊,聽得院子裡有人在算數的聲音,算盤子

           敲得「簌簌」的響著。又聽得裡面的僧人對他的侍者說:「今天有

           弟子從遠處來,要學我的算法,本來也該到達門外了,只是沒個人

           引他進來吧!」。即時又聽得「簌」的一聲,好像除去一顆算子,

           那僧人繼續又說「 門前的溪水若是倒流,我的弟子就進來了!」。

           一行在門外聽得清楚,又看見溪水果然倒流,知道他是指自己而言

           ,於是走進去,向那個僧人叩頭,並且請他指導算法。那僧人盡把

           所有算法都教給他,他便辭別出門,此時門前的溪水,又向東流。

           從此 以後,一行的算法,遠近聞名,連朝廷的大官都知道了。


                    唐玄宗皇帝下了一道詔書,請一 行大師入宮。玄宗問著說:

          「禪師有什麼特長呢?」,一行大師說:「我只有一點點記憶力而

           已,別無所長。」於是玄宗教人把宮中名冊給他看。一行從頭到尾

           看了一遍,便能背誦出來,而且背誦得非常純熟,好像以前曾經讀

           過的。玄宗皇帝佩服到極點,不覺走下龍床,向他叩了一個響頭說

           :「禪師--你確實是一個天生的聖人啊 ~」。他這樣的讚歎了很

           久,以後便時常請他談話,凡有關於禍福吉凶,必要請他占算過,

           也沒有不應驗的。

                   
                   那時有個道士叫邢和璞,曾拜會過一行禪師,認為他是不可捉

            摸。邢和璞對尹惜說:「在漢朝時代,有個洛下閎,曾造過曆書,

            他說:八百年間,其中必有一日的差錯,可是到了那時,又會有個

            聖人出世重新修正。今年剛好是八百年的期限滿了,現今一行禪師

            的大衍曆,已經造了出來, 又把差誤的一天也修正了,那末,洛下

            閎的預言,是絕對可信的假使不是 一個大聖人,試問那個會把曆書

            修正呢?」。由此可以知道,邢和璞如何推重一行禪師。


                    一行禪師曾向道士伊崇借揚雄太玄經,幾天後,便將書還給伊

            崇,伊崇說:「此書意旨深奧,我研究了好幾年,還不能瞭解其中

            含義,大師不妨多研究一陣子,何必急著還我呢?「一行禪師說:

          「我已經瞭解其中的奧義了。」回去後,便著作大衍玄圖和義決一卷

           ,並將之拿給伊崇看,伊崇看後,非常佩服的讚嘆說:「這個人真

           是顏回第二啊!」  
             一行禪師求學不厭,又極其虛心 ,他向金剛智三藏學得陀羅尼

           秘印, 在佛壇受過法王寶印灌頂,又與善無畏三藏,譯過大日經,

           他對於密法, 深入淵府。那時唐玄宗以及太上皇睿宗,都請他入集

           賢院,後來又請他住在興唐寺。他把善無畏三藏譯出來的佛經,演

           述過七卷疏文,又作過其他的論疏,尤其是開元大衍曆五十二卷,

           最為精彩。他的曆書,已經編入唐書曆律志,成為一字不容更改的

           聖典 。他又在自己所住的寺院裡,以鐵器製成游儀黃道與赤道,是

           為中國天文學之始。


                  在那時,有個老太太名叫王媼, 是一行禪師的鄰居,在大師孩

           童的時候,家裡貧寒,王媼常常周濟他。如今,一行禪師也想找機

           會報答她昔日之恩。有一天,王媼來見一行禪師說:「我的兒子殺

           人,快要砍首償命,請禪師奏請皇上,減兔他的死罪,因為禪師是

           帝王所尊重的,兒子若不死,還可以招呼我的殘年呀!」那個老太

           太說過以後,又哭了幾遍。一行禪師說:「唉!這事有什麼辦法呢

           ?國家的刑憲,豈有說說人情就可以赦免的嗎?」。於是他拿出許

           多金錢禮物給王媼。王媼以手指著一行罵道:「我從前住在你的鄰

           居,時時周濟你,你孩童的時候,我抱過你,把乳餵你吃,你如今

           發達了!忘恩負義了嗎!」。這時一行禪師的心中,極之難過,只

           有默默承受,及安慰她而已。王媼走了以後,一行禪師整夜不安不

           樂,睡也睡不著,於是他小心的占算一下,馬上選擇一個靠得住的

           人,很慎重的對他們說:你們拿著這些布袋,走到某一個地方的廢

           園,從明天午時坐著等候,如果看見那裡有畜生之類走過,數量剛

           好七隻的話,就用袋子都裝起來,並將之帶回來,至緊!至緊。」

           一行禪師吩咐過以後,那二個人,便照著去做 。果然到了第二 天,

           有七隻小豬走過來,他們便把小豬都捉了回來。此時一行已經準備

           好 一個大甕,把小豬一個一個的放進去 ,蓋好了蓋子,以一種叫做

           六一泥的 ,封了蓋口,在甕外寫了數十個梵字 ,即時加持真言。到

           了明天天亮,玄宗皇帝有旨召請一行禪師入宮問著說:「司天監奏

           道:昨夜,北斗七星完全不見了,不知是什麼原因呢?」,一行禪

           師說:「昔日後魏時代,也曾失掉熒惑星,如今帝車星也不見了,

           這是天意儆告陛下,如若匹夫匹婦不得其所,尚且會落霜 或天旱,

           要有盛德的感召,才可以免除不祥。感應最切的是葬枯骨,但是佛

           門則以慈心降伏一切魔障。照微僧所見,不如大赦天下」。於是玄

           宗皇帝即時下令大赦天下。這一晚,北斗星的一顆,果然顯現出來

           ,過了七晚,七顆星都恢復原狀。可是他的術數究竟怎樣的呢,也

           沒有人窺測得到。那個王媼的兒子便在這一次大赦之中,免了死刑

           ,這是一行禪師報恩心的表現,也是他有移星易斗之功,旋乾轉坤

           之效。

                    
                   在開元年間,天氣甚早,玄宗請他求雨,他說要找著一件東西

           內有龍的模樣,才可以求雨。玄宗便使人在內庫去找,只是找不著

           像龍的東西。數日後,一行禪師指著一個古銅鏡, 那銅鏡鼻刻有一

           條龍,他便很歡喜的說:「這條就是真龍了!」,於是把它放在壇

           場,作法持咒,一日之間,下得連天大雨。他的道行,有這樣的不

           可思議處。

                   
                   一日,玄宗皇帝在大明宮很從容的問及國家的吉凶以及社稷的

           運數,一行禪師以其他的言語搪塞著,玄宗問了多次,一行才說道:

         「陛下當有萬里之行,社稷畢得終吉」,玄宗聽了十分歡喜。一行禪

           師送給玄宗一個金盆子,好像彈丸那麼大小,盒子內有些東西,搖

           一搖,發出聲音,但是打開來,又沒有什麼東西在內。一行禪師說

           :如若皇上遇著緊急,可打開來看。後來玄宗出走四川,在倉皇之

           際,已經把這事忘記了,等到到達成都的萬里橋上,偶然想起,打

           開一看,原來裡面有一片小小當歸。玄宗說:「當歸是出產於四川

           ,他早就知道我會逃難到四川,如今又當歸了。」又看見盒子裡面

           ,畫著一條萬里橋,玄宗說:「一行禪師,真是神人啊!」,即時

           使人焚香禮拜。又照他的預言推測,唐朝的末帝是昭宗,昭宗也曾

           封做吉王,他的太子是德王,故此他說,社稷之畢是終於德吉了。

           到了開元十五年九月間,玄宗在晚上,夢見一行禪師在華嚴寺生病

           ,到了天亮,使人去看,果然與夢中所見的一 樣,於是詔請京城內

           的大德們,設大道場為他祈福消災,他的病果然好了 。十月八日,

           一行跟隨玄宗往新豐,他那時身體並沒有什麼疾病,但是他忽然以

           香水洗浴,換上新衣,起雙膝,便圓寂去了。但是有人說:他辭別

           了玄宗以後,來到嵩山,拜見他的老師普寂禪師,那時河南縣官裴

           寬,也去拜見他,普寂禪師說:「我有些 小事情,請暫在這裡休息

           一會,對不起對不起!」。於是裴寬打發自己的從人,在旁室等候

           著他,自己則去看看普寂禪師忙著什麼,只見普寂禪師把正堂打掃

           潔淨,焚香默坐,好像要等候著人的樣子。沒有多久,忽然有人叩

           門說:「天師一行和尚來了!」,一行禪師即時走進來,好像很匆

           忙的向普寂禪師頂禮,又附著他的耳邊說了幾句,當時他的舉動極

            之恭敬, 又見普寂禪師點點頭答著說:「無不可者」。說過以後,

           一行禪師又向他禮拜,如是說過三遍,也叩頭三遍,普寂禪師只是

           說:「是!是!無不可者!] ,一行禪師說完以後,便下石階,入

           南室,自己關上房門,普寂禪師於是叫他的侍者說:「快敲鐘!一

           行禪師已經滅度了!」那時寺裡的人,趕快去查看,一行禪師果然

           閉著雙眼,氣息沒有了,此時四眾弟子,悲哀的哭泣起來,聲動山

           谷,並將他的肉身,停放在罔極寺。從他死了直至埋葬,已經有二

           七日之久,但是他的爪甲不變,鬚髮也繼續生長,相貌還是很安樂

           的樣子,當時大眾都為之驚奇。玄宗看見一行禪師圓寂的奏文,很

           悲傷的說:「唉!禪師捨我而去, 我很思念他啊!」並為他輟朝三

           天。 禪師的喪事,由官府負責辦理,葬於銅人原,謚號大慧禪師,

           玄宗親自作了一篇塔銘,當時的出家人,莫不引為榮幸。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