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安心觀道
 
              「真言宗之所以勝出於顯教諸宗者,貴有事相之作法也。然種種行
		
          儀,由外表言之,多與印度吠陀相似。蓋佛未出世以前,印度哲學早已
		 
	   由奧義書時代,漸演而為六派,稱為六師,勢力甚大。支配印度政治風
		 
	   教者,較之中國孔孟,尤有力焉。」


             理無由表現,需藉事顯理,依理顯事,使之理事不二。蓋因眾生皆執

         於有形器界,若能依其所執令其開、示、悟、入,則能獲悉地。此又非密

         教事相之功不可,顯教諸宗於此尚有遺缺 。

             「逮佛出世後,始盡斥之為外道,蓋因其祭祀祈禱,皆從心外取法,
		
	  且四姓階級甚嚴,有違平等之旨也。今密教修法,擇地造壇,其儀式多順
	  
	  於彼,尤以護摩一法,更為明顯。無怪乎不知者,謂密教託胎於婆羅門,
	  
	  而類乎汎神教也。殊不知教之所謂密者,即外託事相,內習理觀。」 

              所謂心外求法,就叫做外道。密教之所謂密者,即外託事相,內習理

          觀。本來理事是相互呼應的,若只有理念而無事相的表現,對一般眾生則

          較難攝受。若於心上有所覺受,行為上自然會表現出來,故云:「外託事

          相,內習理觀。」


             「凡一切有相之物,無論其為染為淨,為色為心,一一皆聚之壇上,
	  
	    使與法身融會,而成就不可思議之妙果。」

              這一段文是密教非常重要的思想。我們知道染、淨乃人的執著。密教

          是直趨佛性的宗教,為了因應眾生之習性而造染、淨之法。不論是染是淨

          全羅列於修法壇上,以理事無礙的觀念,外託事相,內習理觀,將一切融

          合匯入於自性,以期一切眾生能夠直接認知即俗即真、理智不二之觀念,

          而能直契佛性,生起不可思議的妙果。


              於前所提「護摩」一法,有一很重要的觀念:即在吠陀教的觀念婸{

          為把東西投進火中燃燒,產生煙霧梟梟上升,就可到達天上供天上的大梵

          天王受用。而密教之「護摩」形式與之相同,亦是把東西投入爐中,但有

          其不同的意義。「護摩」焚燒時,行者、護摩爐及本尊三者是三三平等,

          三者融合為一體,此種供養非為供養大梵天王,亦非身外還有本尊可供養

          ,亦不在於心外求法。密教的「護摩」之火是代表一切如來的實相般若智

          慧。以般若智慧之火焰,焚燒一切眾生內在的執著及煩惱習氣,藉般若實

          相之智火把眾生的無明煩惱燒盡,轉識成智成就一切悉地。這兩者的理趣

          是千差萬別的,雖同是投物於火中,但兩者的意義卻大不相同。


              密教有很多密教儀式與吠陀教很相似。因為在佛未出世之前,印度已

          有六派之說,比孔孟思想對中國人的影響還大。若要改正其思想,要將其

          原有的觀念毀去,然後再重新創造一套新的方法,那可說是一件事倍功半

          的事。不如依其現有的習俗,然後賦予其新的生命,此豈不是兩全其美,

          所以佛攝取其法,而賦予新的理念。故研習密法須先了解其真正的涵義,

          從「外託事相,內習理觀。」去體會般若實相之義。不要再以迷引迷,反

          而應以般若智去行。那麼,一切皆可契入佛性者即是真言密教的入手之處

          。希望各位能了解此點。

 
             「豈特婆羅門為然,即世間最鄙之事,亦為密教作法之緣。設佛在世
			
          時,有耶穌教,則十字架,又何嘗非曼荼羅哉。」


              密林上師認為:如果基督教早在佛陀之前出世,可能密教曼荼羅就有

          十字架在其中。提到十字架則令吾想起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在修被甲護身

          時為何要印五處?此印五處之作法在佛理上有何意義?另外,以目前超心

          理學、超能力學或神秘學而言,此五處對人體有什麼奧秘?譬如:本尊加

          持時印四處:心、額、喉、頂表四方佛,心是東方阿佛表大圓鏡智,額

          是南方寶生佛表平等性智,喉是西方無量壽佛表妙觀察智,頂是北方不空

          成就佛表成所作智。印心、額、喉、頂就是要開顯四佛智,成就四性德,

          誠如大日如來現四方佛以彰其德一樣。話又說回來,此四處又有什麼奧秘

          ?你們不妨回去想想,以你們自身的基礎去修證希望有人能夠體悟出來。

              「內道、外道之殊途,在發軔之端不同耳。幾乎之間,可判別邪

          正。」 
              何為外道?何為內道?實乃心上之一點點區別而已。心外求法謂之外

          道,往心內求即是內道,即是佛道。


              「學密之人若不懂此理的話,純粹是惑於世間的感應利祿,懷追求神

          奇古怪之念,此與誑惑愚夫之外道,則無兩樣。」因此,若不了解前述所

          言之理,迷惑於密教可修神通感應多,可息、增、懷、誅使人獲得世間上

          種種利益,這與外道之乩童則沒有兩樣,因為皆是心外求法,雖口誦真言

          ,手結密印,依然是外道。所以為何有人誦大悲咒、金剛經仍會中魔,且

          越唸越害怕?其實著不著魔不在於經典、咒語,乃在於心。心若著魔〈執

          念〉,則無藥可醫;心若不著魔,誦唸外道經典亦可成就,其差別只在於

          心外求法耳。 

             「是以真言學者,須先明顯教大乘經典,然後方可進習真言。不然,
		
	   則棄本逐末,自蹈邪網,招世謗讟,為害匪淺也。」


              真言密教有事相與理相,而其理相又幽深難明,若不了解密意,只依

          文起觀,易入邪見。倘若無空慧之基礎,則易執於相。真言宗特色在於即

          真即俗,即俗即真,藉事顯理,藉理顯事。若未先研習大乘佛法,專只在

          事相上打轉,則永遠無法出離了悟實相。故要先學顯教經典,如此在理上

          才能攝受,而不墮入棄本逐末之邪見。


             「蓋佛教根本皆以觀心為主。無論何宗何派,若捨諸法實相外,別求
		  
	   他法,即是魔說,非佛教也。故天台以止觀為業,華嚴以法界觀心。唯識
		  
	   三論,亦各有安心之法。淨土十六觀、禪宗參究等,皆安心之方法也。特
		  
	   以各宗,既屬顯教,詳於理解,而略於方便,以致下手為難,開悟匪易。
		  
          而密宗方便多門,隨事隨處,皆可入手,故修行較易,收效較速也。但其
		  
          中關於深祕妙觀,非入灌頂壇以後,不能開示,不能修行。若隨便輒說、
		  
	   輒行,則犯三昧耶戒。說者、聽者均有罪過。故今對於安心觀道之法,但
		  
          略舉例類,作引入方便。或單出名相,不解其義也。密宗觀法,不外因字
		  
          、因事、因法、因人四種;即四種曼荼羅也。」

    
              四種曼荼羅即是:一、大曼荼羅──當體即是;二、三昧耶曼荼羅─

          ─是俱誓的三昧耶形,如標幟等;三、法曼荼羅──即文字、句義等思想

          ;四、羯磨曼荼羅──如吃飯、睡覺等一切日常生活中的言行舉止。此若

          依覺者觀之是行佛事業、轉法輪也;若以眾生而言則是造業。兩者行為皆

          是一樣:吃飯、睡覺,了無差別。依密教而言,方便有多門,任何一處、

          一事、一法皆可入手修行,亦較能即身成就。然而,其中隨處、隨事皆可

          入手修行,並須懂得深祕妙觀,倘若不懂則易墮於邪見。如立川流之歡喜

          佛,男女二根和合作佛事之思想,假使不明其中深祕觀法,很可能會墮入

          邪網永無出期;且密教有規定:未入壇灌頂者,不能隨便為其講說儀軌密

          理,否則說者、聽者皆犯三昧耶戒,為什麼?此並非密教法門特有的規矩

          ,亦非佛不慈悲,乃因佛太慈悲才設此種戒律規矩。猶如:一個小孩子,

          由於大人非常愛護他,所以不會拿一把利劍給他玩。因為小孩子無自主能

          力,若給小孩子玩利劍,恐一不小心不僅會傷害自己,也會傷及他人。密

          教猶如金剛寶劍般非常銳利,可快速斬斷一切葛藤煩惱。倘若你是一個小

          孩子,利劍給你就太危險了。對你而言,它不但不會是一有利的工具,它

          也許就是你的致命傷。是以密教法門必須經由入壇灌頂後,才能傳予儀軌

          法要,教導如何使用利劍,令其發揮疾速成就等最佳功用,方不致於使自

          己受傷或傷及他人。因此,佛非常慈悲才設有此禁令,其意在此也
          
             「密宗觀法,不外因字、因事、因法……,因字起觀,如字、
	   字等,一切文字。」

             諸如:在修密法時有字輪觀,觀本尊的種字或觀本尊的咒縵;或觀 

          字時思惟字本不生之含義或觀字的形相;或觀種字的出入等種種觀想

          法,皆屬因字起觀。


              「因事起觀者,如月輪、蓮花等。」

              蓮花表出汙泥而不染;月輪表清淨、自在、柔軟、光明,乃自性之表

          德,為自性功德之一部分。且月輪給人的感覺是無實質的表相,亦無實體

          的質感,它予人的感覺只是一種覺受而已。因月亮本身是圓的,它對我們

          而言只是一種覺受,所以不會有實體所造成的障礙。因此,這些都是很好

          的觀想方法,故凡是藉此事相來觀想契入佛性者,即叫做因事起觀。


              「因法者,如觀慈悲喜捨、三平等觀等。」

              在金剛界儀軌有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之觀法,這是一種思想,住

          入此種思想而起觀可得大利益。例如修慈無量觀時,觀想一切眾生離苦得

          樂,思惟四無量心觀之慈無量,然後漸漸進入大慈三昧堙A將此思想擴及

          一切六道眾生,這是最基本的觀想方法。你本身進入慈無量觀時,慢慢就

          能藉由慈無量觀的觀修方法來引發內心本有的慈心,長養你內心的慈心。

          故此四種無量觀,不但能引發內心本有的慈、悲、喜、捨,也能引動一切

          法界眾生的慈、悲、喜、捨,令其展現於行、住、坐、臥。如此,即是因

          法而起觀。


              「因人者,如觀本尊形像等。」 

              因人起觀者,觀本尊的三昧耶形像等種種,是如何觀想的?譬如:彩

          繪佛像有其彩繪佛像的比率、特徵及其規矩。為何要這樣畫,皆有其甚深

          涵義。譬如佛陀之毫光是右旋非左旋,乃是有別於外道之義,或者佛有三

          下巴,表三身圓滿。又如眼睛、眉毛、鼻子、手指等種種,其本身都有一

          定的特徵及含義。所以整個畫出來之佛像與原來的釋迦牟尼佛會略有出入

          。如泰國的佛像與中國的不同;日本與中國又有些不同;密宗與顯教的佛

          像又有些不一樣,凡此種種不論如何變化,皆有一定的含義。如降三世明

          王為什麼一足踏大自在天,一足踏大自在天妃?大自在天男表有,大自在

          天妃女表空,腳踏大自在天表踏破空有,降伏空有。為何不動明王一眼睜

          一眼閉?且一眼看上,一眼看下。閉一眼即獨具慧眼,表第一勝義諦,左

          眼表無明故閉之。因此凡事皆有其深義。如依佛像而修觀,漸漸我們本身

          會因其形像而漸漸趨入佛性。又如我們為什麼要拜木頭佛?因每拜一次佛

          ,我們會很專注地用我們的心很恭敬的拜,去欣賞他,與之接觸。慢慢地

          會從形像中透露出一種心靈的柔美,而漸次地折伏我們的慢心與散亂心,

          收攝我們的心。於是一種安祥、慈悲、平穩感覺的生起,引導吾人漸漸契

          入佛性,故拜佛可獲得解脫其理在此。此即是因人而起觀也。


              「細察之,凡一切萬法,無有非安心之緣也。故曰當相即道,即

          事而真,誠非虛語。」


              從古至今,密教諸上師所說之經論,無不是以自性為出發點。是以任

          何一法皆是安心之法,任何一法經由內心起觀皆可契入自性。故云「當相

          即道,即事而真。」


             「如大日經義釋云:大凡入觀時,先須約於有相之緣,漸次深入

         ,自然即相無相,即緣無緣。」


              這是很簡單的觀想修持方法。譬如:本門初皈依時,所參看的「持咒

          的心理與生理反應一文」中云:當持咒時,對本尊不熟,也沒有觀念,就

          把本尊的圖像放在前面,看著本尊的佛像持誦咒語,念到最後達到睜眼閉

          眼皆能如實地有本尊的形像存在,沒有佛像在前面也可把本尊觀出來的程

          度。但此時本尊與你仍是對立的,即本尊在汝前,汝在本尊前;若再進一

          步之修證,即本尊就是你,你就是本尊,兩者毫無分別。此即是所謂的「

          大凡入觀時,先須約於有相之緣」。修法時前面的本尊形像,就是有相之

          緣;然後經漸次深入後,自然就能即相無相,即緣無緣,似有若無,混然

          合成一體。這是很重要的修持觀念。


              譬如月輪觀不出來怎麼辦?這很簡單,你就畫一月亮在前面來觀嘛。

          或字觀不出來時,就寫一個字掛起來觀,觀至最後相沒有了,甚至

          連身心也不見了。又為什麼有人燃一盞油燈來觀想呢?因拙火一直無法升

          上來,所以點一盞油燈來觀。它在燃燒時,你也在燃燒,抓住這盞油燈光

          明的感覺,漸漸地氣就會升上來了。因此,剛開始修拙火時是依有相修,

          然後離相,終至無相。所以,修行不要好高騖遠,宜腳踏實地一步步地從

          基礎修起,唯有如此修才能收效有所成就。

              「若顯教空宗及禪宗等,無此方便,但直爾觀空。而不知以何因

          緣,故空耶。著是空法,多生異見。故修行次第,須有指適也。」


              以上密林上師所說的,卻是顯教的缺點。教你直爾觀空,就是不知以

          何因而空,到最後稀奇古怪的空都出現了,尤其修禪宗謬論更多,所以「

          著是空法,多生異見」,此乃顯教堻戔`見的問題。是故,在修行上要有

          次第較為穩(妥)當。

             「如大日經,世間成就品等說。行者藉觀本尊,而成就如來功德。

          其觀時,想本尊心上,有圓明月輪,月輪中,觀本尊真言種字。依此

          觀,即成如來功德法門。如胎藏界大日如來種子為字;金剛界大日

          如來種子為字;觀音字;地藏字;不動字等,各現於本尊

          心月之上。或觀本尊真言文字,循環右轉,於月輪之內,而想其字相

          、字義。但初心人,觀布不易,故宜觀種子。種子者,則表示本尊說

          法之標幟也。想此字,從本尊心月輪中,流出一一文字,如純淨乳,

          如貫明珠,亦如光縵,無有間斷。由行者頂,或口,而流入身中,充

          盈浹洽洽。即想如來光明甘露,灌灑全身。又觀行者所誦真言,由本

          尊足下入,現心月輪,而後又流出,灌入行者心中。如是循環,相續

          不斷,則能淨除無始以來,身心罪垢。再觀本尊印契、尊形,皆與行

          者一體無二。住此觀,誦本尊真言,一洛叉,為十萬遍,即得感應。

          設無感應,必有不如法處,更誦二洛叉、三洛叉;一月、二月、三月

          ,必獲證驗。」


              依大日經世間成就品所講的觀想法。剛開始修行時,宜觀想本尊的心

          上有月輪,月輪上有本尊種字。然後再進一步,觀想月輪上本尊的咒縵,

          如,把這六字排列起來。若剛開始不會,就只

          觀字發光即可。初行者,不宜貪多,就單只觀一字,觀至成熟後,才

          次第地把它觀出來字本不生,離言說,字無塵垢,字離因業

         字等虛空等,並思惟其意義將其觀想出來。至此,就可以進行本尊與

          我對流的觀想。觀想本尊心月輪有種字、咒縵,從本尊的口中入吾頂,然

          後流入體內達吾心月輪上,種字如次排列成咒縵,然後再由吾口流出,再

          於本尊足下流入,到達本尊的心月輪。如此循環就如念珠一般,一字接一          

          字,循環不斷,猶如光似的循環。種字、咒縵乃表本尊的功德。經此循環

          之後,即想本尊的功德化為光明甘露,遍灑全身,將吾全身之身、口、意

          三業業障消除淨盡。循環至最後,對面的本尊消失與吾融合為一,我就是

          本尊,本尊就是我。如此住入此觀,而後誦本尊真言,猶如散念誦,「一

          洛叉」十萬遍未成,再誦「二洛叉」、「三洛叉」,「一個月」、「二個

          月」、「三個月」,必獲成就。


             「又密宗文字,皆有淺略、深秘二種解釋。即如洛叉者,深秘解釋,
		 
          不作十萬講,而為見義,乃見實相之義,謂自住菩提心,見佛心義也
		 
          。故日日修法中,正念誦、散念誦及其他念誦等,乃至讀經,皆應住
		 
          此秘觀。」

              真言宗文字所含之義有深、淺之說。若深秘解釋,「一洛叉」不作十

          萬遍講,而是指見實相之義。要能見實相才能成就,可見念十萬遍未必就

          能成就。「一洛叉」作何解釋呢?「一洛叉」即第一勝義;見第一勝義時

          ,才能成就。「一洛叉」不能成就時,更誦「二洛叉」、「三洛叉」。「

          二洛叉」又指什麼呢?「二洛叉」指真、俗二諦。「三洛叉」即空、假、

          中三觀。從第一勝義、二諦、三觀乃次第延伸下來的法。「一月」是指觀          

          自心月輪即可成就。「二月」即觀自心月輪與本尊心月輪上有咒縵,觀想

          相互對流則可成就。「三月」乃指我與眾生,以及本尊的月輪。並不是辭

          去工作,專心持誦三個月就能成就。因此,文字上有深與淺兩種的差別。
		            

              修學佛法不應有宗派之見,如東密與台密之分等等,不可有此歧見。

          凡能攝取者皆應儘量攝取,然後再融會貫通思惟其義,不要偏執於一方。

          所謂安心觀道即是攝心之法,乃指以何法修行可令吾人心安,而致契入佛

          性也。

「義釋云:三密相應,則本尊降臨道場,而來加被也。然此行者,初 行之時,尚是凡夫,自無德力,何能即感佛來應耶。但由佛菩薩等,先 立誓願。若有人,依我此法而行,我必冥應,或雖不來,而遙加護之,若 不應者,即是違誓,故不得不應也。如明珠向月,而水降。圓鏡向日,而 火生。因緣相應,非是有心也。若心不相應,事緣有闕,則本尊不應,須 當正觀,無疑慮心。余每修此觀,有時兼住日輪,而作念誦。即觀本尊, 住日輪中,以本尊大智大慈之光,如日光遍照。而我之身心,亦徹底照見 ,化為本尊光明,與本尊一體無二。諸尊之中,住日輪者,如金輪佛頂, 愛染明王等。又菩提心論云:行者於心中,觀日月輪。但月輪易觀,而日 輪在天中時,觀之不易,故觀無量壽經,觀日沒相。但真言者,應觀日出 相。大日經疏云:大日如來光明,無可為喻,只能就淺近之日輪為喻。以 日輪有除暗遍明,能成眾務,光無生滅之義。故一切諸尊,皆應觀住於日 輪,以表大日如來,始本不二之覺體,與諸佛共住,同一覺也。」 真言宗云:三密相應,即身成佛。三密相應最基本之理,即心住妙觀 、口誦真言、手結印契也。若身、口、意三密相應時,本尊自然會降臨壇 場加被行者。實際上,三密相應時你就是本尊。但是,凡夫初行時,無明 煩惱習氣重自無功德力,如何能感佛之相應,而得諸佛菩薩來加持呢?然 而,不要緊,只要深信上師所言,經上師之加持後,一修行即可相應。只 要有信心,不怕不能成就。佛不打妄語,諸佛本身皆有立誓願力,如有人 依我此法修行,我必會降臨道場加持之,縱使不然也會遙加護之。此乃方 便之說。因佛乃是一切之功德體,皆不出自心,故能應念而生。所以,契 入空性之人,請任何一尊佛菩薩皆可應念而生,不必一定要打坐,諸佛菩 薩才會降臨。 如道場觀,請佛菩薩來,要先送洗腳水,請吃一頓飯,然後才開始說 法,但是說法、念咒結束後,可能肚又餓了,又要請吃一頓飯,送洗臉水 ,然後再送佛菩薩回法界宮。這也是一套法,然此專對迷者說。故須知法 本是以相轉相,並非修一座法,可給我們什麼利益,可改變我們什麼?佛 法乃以出離世間為上。法本所說,是就眾生所熟悉的習慣方式來修行,經 熏習後轉識成智契入實智。因為佛法不難世間法,所以就世間種種諸相來 引導、開啟你之智慧,令入真如實際。因此,諸佛菩薩就是功德之體,此 功德之體即是我們的自性。既然是吾人之自性,則三密相應自然諸佛菩薩 就可應念而生。此觀念如「圓鏡向日,而火生」。以凸透鏡為例,若將凸 透鏡對準太陽將光線聚焦於紙上,紙自然會燃燒起來,故云圓鏡向日可生 火。並非太陽特別照射此面鏡子,而是此圓鏡有收攝之功能,收攝之後就 能產生生火之妙用,故云諸佛菩薩應念而生。所應念而生者即汝所修之本 尊,乃汝自性之示現也。汝心念一動,自然就有感應之力,來與不來皆是 一樣。因法性周瀰法界無處不在,誠如太陽普照大地,無處不有。唯需汝 三密相應,就如凸透鏡一般,可把太陽光聚集在一起,就能產生能量而生 火,而此皆不離吾人自心。是以修真言法門,不要迷於心外有個本尊,迷 於本尊從南海普陀山來,不要迷信這些,唯需了解胎藏界乃自心之示現。 云何妳還有佛世界可去?云何還有個佛可成?凡此皆不離自性。 然而,有一常識須明白:倘若吾人修法不相應,很可能是事緣有闕, 修法上可能有缺失,以致無法相應。那要如何才能判斷事緣有闕呢?真言 宗修行很重視事相,如需購置許多法器:五股金剛杵、金剛鈴、金剛盤、 六器等。修法時為何要有佛像或本尊像呢?由於本尊代表一種功德體,乃 思想的表徵。對博地凡夫言,在修行上心相常起伏不定,此乃因未契入空 性仍有執著,故需分次第而修,因此就有種種事相、宗教儀式的設立。如 本尊之手代表何種功德?手持物品又代表何種意義?為何菩薩服飾華麗, 而羅漢卻著破爛衣?乃因羅漢不修福唯修慧,菩薩則福、慧雙修。故以事 相之示現,以達收攝吾人之心,令契入自性之功。因此,修法上若無法與 本尊相應,可能是在事相上有缺失,本身需好好檢討一番。譬如:修觀音 法門需持齋等種種特殊的規定。或修不動明王至相應時,需閉關四十九天 ,不吃飯或食三白食等特定的規矩。否則,不如法的話,內心易引致散亂 不能攝心,故需種種事相上的配合,以達攝心之功效。因此,在修行儀軌 時,需將每一件事、每一咒語、每一手印皆要非常明瞭清楚,如此才能如 法修持。如尾捨法〈降神法〉之諸多事相作法,似乎與佛法無關,也似乎 很執著,其實它本身含藏有甚深之佛理,行者不可疏忽。 至於修日輪觀、月輪觀或日月輪觀。太陽與月亮給人的感覺不同,太 陽艷陽高照,令人覺得威光赫赫、威力十足;月亮則令人覺其柔和、清涼 、清淨,是以吾人大多修月輪觀。但是有些儀軌則需住入日輪觀,觀日光 遍照,如金輪佛頂住於日輪之中,愛染明王亦是住於日輪之中。菩提心論 云:「行者於心中,觀日月輪。」此如何觀法?即日輪與月輪二者重疊在 汝蓮台上。菩提心論云:「但月輪易觀,而日輪在天中時,觀之不易。」 如太陽正當中午時,如何觀?連正視都不能,又如何看呢?故一般皆觀落 日。如淨土十六觀經之觀落日。為何要觀落日呢?在此特別提醒大家:觀 日輪久之,則眼睛易瞎或致發狂,或易上火。故觀日輪易出問題需有方法 ,不能直視日輪,一般多觀落日之餘暉,因其陽光沒那麼強烈,可稍為正 視之。觀日輪需塗眼膏,而且最好是背對太陽。至於真言宗觀日輪,則多 觀日出不觀落日,希各位能了解之。而且許多菩薩之威德無以能比,故以 十萬顆太陽比擬之。而太陽是用觀的,非是用看的,何況天底下只有一個 太陽,你把它觀成十個太陽,也仍是在你能承受的範圍之內。因此,佛菩 薩皆住在日輪中,日輪表大日如來也,亦表吾人之自性。 「諸佛大智、大慈之光,平等照於法界之眾生。因眾生迷妄不知,故 雖諸尊大悲本願之力,常住我心,亦以分別之心,不能承當。縱告之云: 汝今自身,即如來真身,亦難信受。」

              本來諸佛菩薩常住我心,只因吾人妄起分別執著不能了解。誠如:有

          一天佛去度化一國王令信佛法,結果國王卻說:「我為何要學佛?看你七

          分不像人,三分像鬼,苦哈哈的什麼都沒有,而且還要去托缽乞食,我貴

          為一國之王要啥有啥,享盡人間榮華富貴,隨心所欲無人能管。你要我信

          仰佛法可以,除非有一法可以讓我不捨棄這些,而又能立即成佛,我就馬

          上信佛。」於是釋迦牟尼佛隨即傳一法給國王,就悄悄地附在國王耳邊說

          :「你就是佛。」他馬上就成佛了。此誠如本文所云:「汝今自身,即如

          來真身。」然而,凡夫難以信受,就如密教儀軌云:「我就是本尊,本尊

          就是我」,汝亦無法相信一樣。


              「故真言宗,開方便妙門。將無相不可得之法身,或現蓮花,或現
			 
	   日月輪、阿字等。雖種種觀門,都可證得本性大覺。今暫依日輪一種,
	   
	   以免歧異。有時或觀本尊,住於日輪,而自心為月輪,光明一體。乃至
	   
	   忘日月之相,亦忘本尊,與自身之相,無想無念,住大空三昧。將如來
	   
	   自證久遠之真實光明融為生佛一體,成金剛薩埵之身也。」


              這裡講得很好。譬如我們初觀日輪,觀至後來心中可能會現出月輪。

          本來是觀日輪,本尊住於日輪之中,而內心現月輪,全身發光,最後忘了

          日月輪之相,亦忘了本尊與我之相。此時你在那堙H猶如金剛經所云:「

          云何應住?云何而生其心?」若回答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在禪宗

          則就挨香板了。為什麼?因拾人牙慧故,不是你真實的體悟。若是真實的

          體悟,其對答就有另一番的不同之處。到最後「無想無念,住大空三昧」

          ,唯住一大光明中,此時所產生的光明是什麼?乃如來自證久遠以來的真

          實光明,真正的智慧之光明現前,亦即自性之光。換言之,天地之間一陰

          一陽,有陰必有陽,有陽必有陰,陰陽之調和,方能產生萬物。孤陰不生

          ,孤陽不長。故此所云:「觀本尊住於日輪,自心為月輪,光明一體」,

          有其甚深意涵。「將如來自證久遠之真實光明融為生佛一體,成金剛薩埵

          之身。」何謂金剛薩埵?簡單具體地說:「乃承繼諸佛慧命,恆久不變無

          盡生命之身,即云金剛薩埵之身。」換言之,從古至今,爾今爾後,無窮

          無盡,不生不滅之身也。


              「但觀時,須具足淨戒,方可現前。否則譬之濁水覆器,縱有日月
			  
	   輪,不能照也。所謂淨戒者,即無畏三藏所說,佛性三昧耶戒,為成佛
	   
	   之本源。若失此戒,永無成佛之望矣。其受戒義,待下文灌頂次第中說
	   
	   。」


              吾人修行若要能相應,則必須嚴守戒律具足淨戒。戒律的意義在那

          ?無非是在收攝吾人之身心,所以淨戒具足才能相應。否則像一灘污水,

          即使高掛在天空中之明月,再怎麼圓也無法映一下來。


              「又修月輪觀時,著有著空,種種妄執,輾轉而起。故雖觀心如月
		  
	   輪,而須知此形色,為自在色,無礙色,無量色,非有礙之質量色也。
	   
	   若學者不知方便,於胸間想質量重物,則必發患痛。故須離能所緣,忘
	   
	   方圓相,是為無分別觀也。此種觀想,為成佛根本。故守護國十界主經
	   
	   云:善男子,方世界,如恆河沙。三世諸佛,不於月輪,作字觀,得
	   
	   成佛者,無有是處。又真言行者,寢時坐時,一切時中,各有觀法。」


              我們為什麼要觀月輪,而不觀圓鏡?因月輪高掛天空離我們相當遠,

          與我們毫無瓜葛,不會給我們有實質的感覺。如一實物置於吾人前面,則

          會生壓迫感,但月輪則不會。猶如凝聚而成之光,對我們而言則無所謂生

          滅。因此,月輪觀,不能觀成有實質重量之月。月輪觀想方法有幾種:可

          以觀在體內,亦可觀在外面,或觀平的或觀直立的,或觀成一顆圓圓的水

          晶球。


              我們皆知釋迦牟尼佛是夜睹明星而成佛。此明星即是月輪之相,亦即

          是以字起觀而使釋迦牟尼佛成道之月輪觀的月輪之相,並非真的看到流

          星之類而悟道。故守護國界主經云:三世諸佛,若不能做月輪觀,就不得

          成佛。月輪觀至最後,是小小一點如芥子許,大可至無限大遍及一切法界

          。至於月輪是扁,抑是圓的,不必去執著,唯不要把它觀成是類似蛋黃酥

          月餅之實質體或觀成鏡子即可。若觀成實質之鏡子,則會覺得胸悶發痛,

          故不可不知也。


              而真言行者寢時坐時一切時中,包括穿衣、吃飯、梳洗、如廁、刷牙

          全皆有真言觀想之法。如此豈不覺得累人?此乃因人而異,應知其旨乃在

          令我們能如實攝心也
          
		
「今且約一二等數目,略舉十種,以見一斑。」
              安心觀道乃一切修行的重點。不論學顯教或密所追求的目標,不過是

          但求放鬆、求解脫、求自在而已。因此,安心觀道實是吾人求解脫之方針

          ,此中列舉十種法教行人如何觀心。如下云:
                 觀心十數 1.一體速疾力三昧等。

                          2.雙身觀等。

                          3.三平等觀等。

                          4.四無量觀等。

                          5.五字輪觀等。

                          6.六大無礙觀等。

                          7.七空點觀等。

                          8.八葉肉團心觀等。

                          9.九重月輪觀等。

                          10.十緣生觀等


             「最初一體速疾力三昧者,入此三昧,則證知一切如來,同一法界
 
          智體,一念中,能觀世界微塵數三昧門,即阿字觀之別名也。阿字,為
		 
	   諸字之母,諸聲之體,實相之源。凡真言宗之觀種字,有字相、字義之
		 
	   不同。淺者,觀其字之形狀、色相。深者,觀其字之義趣。例如阿()
	   
	   字,字之相,為黃色、方形。其義廣有無量,略則一百義,或最略三義
	   
	   ,乃至一義、無義。守護經云:阿字義有無盡。略則無來,乃至寂靜等
	   
	   ,一百義也。言三義者,不生義、空義、有義,亦即空、假、中三義。
	   
	   蓋一切法,從眾緣生。此眾緣,又從眾緣生。輾轉從緣,誰為其本。如
	   
	   是觀察時,則知本不生際,是萬法之本。猶如聞一切語言時,即是聞阿
	   
	   聲。如是見一切法生時,即是見本不生際。若見本不生際,即是如實知
	   
	   自心。如實知自心,即是一切智智。故毘盧遮那,唯以此一字,為真言
	   
	   也。世間凡夫,不觀諸法本源,故妄見有生,所以隨生死流,不能自出
	   
	   。如愚人自畫惡鬼,而自觀之,驚躄仆地。眾生亦然,自運諸法本源,
	   
	   畫作三界,而還自沒其中,自心熾燃,備受諸苦。故觀此字時,則了法
	   
	   根本也。」


              所謂「一體速疾力三昧」者,即一切如來同一法界智體,一念中能觀

          法界微塵數三昧門,此即由吾人自性開展出來。因一切眾生皆有自性,人

          人佛性皆同。從究竟義看,每一眾生所覺悟的本質即是佛,佛佛皆相同。

          猶如金鍊成手鐲即叫手鐲,鍊成耳環即云耳環,鍊成戒指則叫戒指,而其

          本質皆是同一金礦耳。是故一切眾生心中皆有佛,即本來佛,佛佛相同,

          一切智智亦皆相同了無差別,故云:「一切如來同一法界智體。」 


              既知一切如來,同一法界智體,此即是法界體性智。相同的,吾人一

          念之間可契入一切,可普門示現一切,此誠如佛陀為什麼可以應念而生之

          理。就如觀音菩薩可以千處祈求千處現,可以尋聲救苦。觀音菩薩究竟修          

          何法,能得如此神通廣大?其實並無其他特殊法門,唯是契入自性耳。而

          此人人皆可為,人人皆能成為觀音菩薩。為什麼?因一念現前,即是汝佛

          性現前。觀音乃是吾人大慈大悲的精神示現,故能隨順眾生之清淨一念而

          現前。而此清淨一念即吾人之自性,亦即佛性,是以能千處祈求千處現。 

          因此,一念之間可以生起千差萬別的智慧,可觀照森羅萬象之法界緣起,

          而此皆不出吾人自心一念。如實觀之,任何一現象、任何一法門、任何一 

          事物皆可達致成佛解脫之境,故一一現象,一一差別智能成就一一法門,

          一一法門可神現無量無數之三昧。所以,一念之中可觀察微塵數普門三昧

          諸法門,而此一念與佛性相應,在眾生即眾生,在佛即佛,唯形體不同而

          已,故云:任一法門從任一基礎點開始修行,皆是通達成佛之道,所謂殊

          途同歸其理即在此。故法門有無量,三昧就有無量,而此無量三昧門,皆

          是從吾人自性清淨一念開展出來的,是以一念中能觀世界微塵數三昧門,         

          得證無量無邊的陀羅尼門。此一法門又叫阿字觀。所以真言宗將此阿字門

          視為修行的基礎法,其理即在此也。
            
              吾人皆知胎藏界大日如來種字是,其咒語是

          。真言宗對種字之釋義有深、淺之不同,如字觀想之釋義有兩種:一者

          字相;二者字義。字相淺釋之觀法是位居中央,黃色,四方形,屬地大

          ;深義之觀法,字即本不生義。何謂本不生?契入本不生則能見實相,          

          見實相則能如實知自心,故字是一切之根源。字含義有無量,若略作

          分別則有百種、三義、一義、乃至無義等。所謂無義者即不可言說。所謂

          三義者即不生義、空義、有義,亦即空、假、中三諦義 。 
		         

              文云:「一切法從眾緣生;此眾緣又從眾緣生」,此義云何?例如此

          世界為何有淨土法門?此乃針對一切眾生有種種喜好、厭惡淨穢之心,故

          方便施設有此法門。雖有此淨土法門,然而,又以此法引導一切眾生輾轉

          衍生許多法門,故云「誰為其本」。


              此阿字本不生義,則是在探討人類究竟從何而來?猶如禪宗所云:「

          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是什麼?有人說:人類是由猴子進化而來,而猴

          子又從何演化而來?直接探究其根源,到最後則尋無答案。若言之為本不

          生義,則可解決問題的癥結。原本不生因一念妄動,才生出種種千差萬別

          的現象。故「應念而生,泯識而亡」,追求到最後,乃不可得、不可知、

          不可言說。試問:真的都沒有嗎?心中又癢癢的,似有若無,有覺受又講

          不出來,如隔靴搔癢,就是有那麼一點點。若輾轉觀察此因緣,則知乃起

          源於本不生。本不生之際乃萬法之根本,故世上一切語言、文字皆是字

          聲之體。為何是字聲?是否一一字皆有字音?因字是一切之根本,

          在未言之前即是本不生,若一念妄動則產生萬法,故未言之際一切寂滅。

          如問:人類從何而來?答:絕非無中生有。如嘴巴張開有沒有聲音?此時

          無聲勝有聲,或許無聲之中也是有聲的,是一種意味的聲音。因此,言及

          空不是完全都滅絕的空,若云是完全都滅絕的空乃是頑空,不是真空妙有

          之空。故空中能生萬有,猶如嘴巴一張開什麼話都可能講出來,應念而生

          無量無邊的音聲、文字,故字本不生是一切萬法的本體。倘能如實了解

          字本不生之際,則能如實知自心;倘能如實知自心,即能具一切智智。

          故毗盧遮那唯以此一字,為真言也。


              而一體速疾力三昧,即是字門,即是一切法本不生之境界。各位,

          汝若未能觀照了知本不生之義,則汝將會變成什麼樣的人?或許汝將會變

          成愚癡的眾生。愚癡有那幾種?此中有云:「世間凡夫,不觀諸法本源,          
         
          故妄見有生,所以隨生死流,……自心熾然,備受諸苦。」愚癡眾生自畫

          惡鬼來嚇唬自己,或內心愛恨交熾,七情六慾錯綜複雜,編織成一火宅世

          界 (此三界火宅乃人類的貪、瞋、痴所凝聚而成的),不識自心本源而自

          畫三界還沒其中,終老一生痛苦一生,到最後還落空一無所有。因此,一

          法生之時,若不能見本不生之際,則無法如實知自心;無法如實知自心,

          則不能見實相。如此,即是愚迷之眾生。故觀阿字時,要能了知一切諸法

          本源為要。

         
             「又字,尚有菩提心、法身等義,難具說也。真言宗一一字,皆有
			
	   無量義。與字同,故云總持。言一切皆總,一切皆持也。且如字母中
	   
	   ,最初字,有無量義,乃至最後字,亦有無量義。今便中,略言一
	   
	   二。字者,根本為因緣之義,是風大種子。一切諸法,生長成就,皆
	   
	   由因緣。一切世界成就,以風輪為基。眾生命根,以息風為本。蓋風者
	   
	   ,動義。比之眾生動作,所造福、非福、不動之業。由此業種之風,托
	   
	   胎,在胎中,借母之息風以增長。迨出胎,臍斷之後,始自營出入息,
	   
	   為生命根本。故臍部為風之本,息之根,亦命之源。人之息風,由臍達
	   
	   鼻,與外界風大相交,若佛菩薩,內外一體,則壽命無量。眾生執著,
	   
	   內外隔絕,故壽有定限壽。」


              真言種字義含無量無邊,可總持一切,亦能令吾人契入佛性,故云

          「總持」。譬如字是風大義,亦具因緣義。如花與花之間,本身不能
		  
	   交配,需藉花粉或昆蟲,或藉風力交配而成,所以風是一種行動、延續的

          象徵。眾生以呼吸為生,一口氣不來,就嗚呼哀哉矣!故有人云:「只要

          一口氣在,休想動我一根寒毛。若這一口氣不來,就任人擺佈。」而這一

          口氣就是「風息」。

              初學靜坐要能安心,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數息觀」。然而,呼吸的長

          短會隨著人的情緒而變化。緊張時,呼吸就會非常急促;憂傷時,幾分鐘

          會喘一口氣;重病時,五、六分鐘會呵一口氣。因此,呼吸會受人的思緒

          影響而有所不同。古聖先賢立此「數息觀」,其基本用意在於調整呼吸。

          至於如何照顧好呼吸?此乃一大學問。


              修「數息觀」在於照顧好呼吸的出氣或入氣。譬如:出氣時數一,入

          氣則不數;再出氣時數二,如此數至十時,又從頭開始數一、二、三……

          至十,相續不斷。試問數息時意識在何處?數息時用心數,心就有所歸宿

          。歸到那堙H歸到此十個數字堙C此法之益處,是能將吾人許多微細妄念

          ,無法察覺的或能察覺的,全把它歸之於此十個數目字。此法能令眾生妄

          念歸於一念,一念而無念,泯絕諸念,進入般若實相。


              譬如念佛,將所有妄念歸於「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堙A念至最後

          ,念而不念,六根攝於一念,一念歸於無念,泯滅一切諸識,至無相念佛

          時,即可轉識成智,見般若實相。此方法雖已明示,但於細節一一調心之

          處,吾人仍無法掌握,所以如此念佛還是無法制心一處。


              如前所云數息法,將念頭集中在十個數字堙A試問吾人的注意力應置

          何處?眼應觀何處?淨土宗云:「都攝六根,淨念相繼。」眼、耳、鼻、

          舌、身、意六根,猶如六個小偷,常引誘人去做壞事。若把它各就各位,

          各各配予正當的工作,它就不會亂動,嘴巴會閉起來不亂講話,耳朵會注

          意聽數息的聲音,一切靜止下來,然後眼觀鼻,鼻觀心。鼻是什麼?鼻子

          就是呼吸的出入孔。靜坐時,眼守住鼻尖,自然而然出入息就會穩定;呼

          吸若穩定,妄念自會減少,到最後腦波變成一條直線,但並非是死亡,乃

          是契入空寂狀態也。是以眼觀鼻,鼻觀心,氣息就會漸漸調和。氣息本身

          就是一種風,風是一種力量──即帶動的力量。帶動體內氣息運轉,四肢

          、五臟、六腑能得適當的滋養,是故人漸漸會趨於身心統一、健康之狀態

          ,終致身心脫落契入自性,見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由此可見,風息是

          多麼地重要。


              再觀五大的配合人體,肚臍以下屬地大,以上是水大,心胸屬火大,

          鼻至額頭屬風大。肚臍與外界相通,若肚臍露在外,風會流入體內而膨脹

          ,是故半夜會肚痛,原因即在此。臍輪乃人之根本。丹田就在臍下三吋之

          處。而人一切原動力的根本在於風,風表動作,亦即因緣的象徵,乃一切

          眾生造業的原動力。任何業果的發生與成熟,皆有其因緣。此風大亦涉及

          長壽法 。何謂「長壽法」?倘若汝之呼吸可與諸佛菩薩的風息連成一片,

          佛有多長的 壽命,吾人就有多長的壽命,此即謂「長壽法」之原理依據。

          若能如此,內外一體,就可得無量壽。眾生常執著身見,無法開闊身心,

          與大自然,乃至與諸佛菩薩融合為一體。由於人之能力、思想、智慧有限

          ,以致壽命就有限,無法達到無量壽。然而,為何鬼比人厲害?因鬼無身

          體之限制,故有「五通」,唯無「漏盡通」。人類何以無此「五通」?由

          於人重自我,執身見,若不經修行則無法開顯「五通」。而人死時,中陰

          身離此身見之束縛,故「五通」會顯現。因此,修行第一要捨棄自我,方

          能契入佛性。
    
「今真言宗,有大方便,能使出入息,與外風大,融會一體,延長 壽命。顯教亦有此法,不過彼無師傳,只當作尋常數息觀耳。密教亦以 此為數息觀,但觀法不同,此處亦不能細說,恐犯秘密戒也。」
               倘若壽終正寢,修不動明王法可延壽六個月成六年,為什麼?不動明

          王的種字是什麼?乃字,即風大義。


             前所提字觀,不只講行相,亦有觀法與字義。此字觀想,亦涉及

          法之問題,有些不便說。最簡單方法,把月輪觀成像水晶球一樣,字在
  
          其中。若修十八道時,就有「字輪觀」,其中每一字皆有含義,如 字
		  
	   本不生字離言說,離塵垢字因業不可得,字等虛空配合五

          大,此即「字輪觀」,不僅觀字相,亦觀字義。密教有深淺之觀法,淺則

          字相,深則為字義。觀字義並非是在那媟Q,而是要住入本不生之含義中

          ,不觀而觀,自然而現。猶如金剛經所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要以

          實際修行去體驗,而不是用聽的。若非如此,縱使聞百,仍如隔靴搔癢,

          似懂非懂;倘能實修實證,則就有所不同,故唯契入自性,始能明白了解

          此中甚深義理。

             「次言雙身觀者,乃最深奧之祕密大事。稍一誤解,即自害害他。此
			  
	   種皆關於深祕事相,本不應在此形於褚墨。但恐一知半解之人,有所誤
	   
	   會,反有礙正道,故略言之,令知所鑒戒,而不入邪途也。此種觀法,
	   
	   出處甚多。即如理趣經釋云:男女二根和合,成五塵大佛,蓋謂定慧相
	   
	   資之事義。所云根者,能執持義。譬如樹根,執持莖葉花果,使不傾拔
	   
	   。今云二根交會,男剛比定,女柔如慧。定慧相應,理智無礙。使執持
	   
	   功德不失,去生佛隔絕之障,泯真妄差別之心。又台密智證大師,在唐
	   
	   所請回之五部心觀中:觀一身為五股杵,成金剛薩埵,於身前月輪中,
	   
	   觀金剛明妃,與之合一。又觀此身,為金剛鉤、金剛愛、金剛護,同時
	   
	   於身前,觀月輪中,有此等同名明妃,與之合一。此等觀法,乃表示智
	   
	   體為男,智用為女,體用合一之觀也。若不知如來深意,失其祕密幟之
	   
	   原意,或曲解言句,則成極淫猥之左道密教。如邪見者,謬云:二水和
	   
	   合,成羯邏藍。胎藏蓮花,女也,八葉向下。金剛杵,男也,八葉向上
	   
	   。杵與蓮花交遘,為大慾大樂。又云:五鈷杵,如有情二人,合體之狀
	   
	   。父骨為因,母肉為緣,而成菩提心種子,赤白二渧為本。凡此邪說,
	   
	   在日本則立川流為之濫觴,視陰陽穢褻之佛像,為至妙。在西藏,則左
	   
	   道密教作其俑。雖有宗喀巴大師出,而糾正之。然至今世人,猶惑於無
	   
	   上之美名,仍以實行猥瀆為至極。彼日本尚不乏正見之阿闍梨,口誅筆
	   
	   伐,使後人皆知為邪。今西藏左道密教,氾濫於中國。上自智識之群,
	   
	   下及顓蒙之輩,莫不視為駐齡之捷徑,飛昇之靈符。以為不死之藥可得
	   
	   ,神仙可致也。遂有餐石代穀之方,服氣衝神之道。甚至但使色身不滅
	   
	   ,縱違律犯戒,亦所不惜。以故狂啖眾生之肉,採還太液之精。吾不知
	   
	   誰起而駁之耶,嗚呼。甚且一唱群和,以為東密無有此法,殊不知不幸
	   
	   亦早有之。」

 
              關於藏密的「雙修法」,從古至今,爭諍極多,如元代喇嘛提倡雙身

         觀,即是「慧灌」,一般稱為歡喜佛。但因此法淫穢宮庭,一度曾被滅絕

          ,後又漸興起,乃至唐代亦因此之故,佛教蒙難,故有「三武一宗」之法

          難。是以藏密行者視雙修法本為寶貴之無上密法,能成就至高之道。

              修雙身法之前行,必先於修氣脈明點有所成方可。藏密之修持法中,

          「初灌」時要能很明顯的生起佛慢,即入我我入,常住入此觀中,且能如

          實生起覺受,始能修「二灌」氣脈明點,然後修至某一程度,才可修「三

          灌」。此有其試驗方法,試驗成就,才有資格修「慧灌」〈即貪道〉,此

          表示對明點能收攝自如,且能契入空性,通過「二灌」,體悟空性之本體

          後,始能修「三灌」。「三灌」應如何修觀?此有其修法,如蓮華表女孩

          ,金剛杵表男;蓮華向下,金剛杵向上,男表白,女表紅。


           若真正修「慧灌」,須找一蓮花女。何謂蓮花女?這有其判斷方法,

          有何特徵?其大樂輪脈在那一點?若所尋非蓮花女,而是羅剎女,則精液

          會被一掃而空。倘是蓮花女,獻給上師行「慧灌」之後,以男女二根所流

          出之精液作為無上甘露。試問吾人能接受此思想嗎?這是很不可能的。 


              因此,藏密「三灌」為何一直在中土無法發展的原因即在此。由於中

          國人一向非常重視倫理觀念,西藏人對此則較開放,也無此觀念。誠如日

          本人全家可同時沐浴,在中國認為那是難以想像的事;但是,話又說回來

       , 如果已到「三灌」的程度體悟空性時,仍須依貪道力法,來修氣脈明點以
	   
	   求成佛嗎?想必是不需要的。不可否認的,「三灌」有很多氣脈明點的特
		  
	   殊修法,可疾速打開體內輪脈清除些障礙,而達更換體質得即身成佛之境
		  
	   界。然而,並非需經由此法始可成佛。因此,在藏密大圓滿體系有一派不
		  
	   提「三灌」修法,東密亦有此直超之法。從古至今,「三灌」修成就者無
		  
	   幾。有人云:「行三灌時若一動念,則萬劫不復。」故此不可不慎哉!此
		  
	   種修法與道教之邪流採陰補陽之說很相近。


              中國道教發展不比藏密遲,道教本身也是主張淨意,即原陽不走漏,
 
          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依此煉丹,十月懷胎,長養聖胎,大小
 
          周天運轉到最後,一口神水下黃庭,抽坎填離,變成純陽之體,可出神入

          化,化身千百億。丹法可分天、地、人三種,如果對道家能深入探究,其

          實,其境界不比密教境界差,不似今日台灣的道教只會摧符念咒而已。道

          教從鴻鈞老祖一氣化三清──即元始天君、通天教祖、太上老君,與密教

          法、報、化三身一體很類似。研究宗教須明瞭其含義才能融會貫通。以佛

          教立場,縱觀任何宗教皆包含在佛教範疇之內。蓋因佛理非常圓融,可包

          容一切,不排斥他教。並非師父提倡各位去信仰外道,而是學佛者要對任

          何事相,均能深明其義及其精神所在。如此做任何事才會清清楚楚,不致

          糊塗一生。


              理趣經釋云:「男女二根和合,成五塵大佛事,蓋謂定慧相資之義。

          」一般云:「般若佛母。男表定,女表慧,即理事不二,理事雙融。金剛

          鈴表女,即空慧義;金剛杵表男,即定也。故修行時,一手持金剛杵,一

          手持金剛鈴。金剛薩埵持五股金剛杵,其手勢乃不偏不倚,不內不外,不

          高不低,表自在也。」所謂根者,能執持義,猶如樹根,執持莖葉花果,

          使不傾拔,不可誤會成根指男人之生殖器。又五部心觀云:「觀本身為五

          股金剛杵,變成金剛薩埵;於身前月輪中,觀金剛明妃,與之合為一,此

          表理智不二。若認為男女二根和合所流出是無上甘露,則是邪教。」藏密

          設有雙修,也許是藏人的種性,以貪道來誘導他來學佛。很多法門不深入

          其真正內涵,不可隨意批判之。如果能定慧圓融,本身就是不死的甘露─

          ─即理智合一,超出一切輪迴,即是無量壽,無量壽即是不死。


             「左道密教,謬云:二水和合,成羯邏藍。胎藏蓮花,女也,八葉向

          下。金剛杵,男也,八葉向上。」八葉向上、向下是有所根據的,乃依人

          的生理結構所成。根據人體的氣脈,女性氣脈生殖器官是向下,男性生殖

          器官有一輪脈,叫做杵尖輪,是向上的。至於密法需經金剛上師的灌頂,

          始可受持,否則易誤解法本,而生出許多毛病。


              如藏密無上瑜伽部圓滿次第男女合抱,其原始佛──阿爾達瑪佛全身

          赤裸裸的,抱著佛母,因法身佛不需裝飾,不假修飾即是真如,即空有不

          二。故宗教本身會隨著各地的風俗民情不同,而產生各種不同的表相。若

          未達圓滿次第以上,不可隨意行之,且每一尊佛像皆代表空有不二之理。

          如金剛薩埵一手持金剛杵,一手持金剛鈴。金剛鈴表空,按於腰間,表住

          入大空三昧,優遊於空性,自由自在;而金剛杵不內不外,表得大自在。

          後來藏密混亂無比,才有黃教宗喀巴大師起來革命,提倡戒律,革此惡習

          。


              東密與藏密同是發源於印度,但比藏密早。今日受持東密者少,接受

          藏密者亦不多,因其教義高深。任何宗教皆很完美,只因各地國情不同,

          而宗教儀式會因地緣關係,而略作修改。真言密教傳入中國,正值盛唐時

          期,融合中國思想故合乎中國風俗。東密行者不僅對教理的闡揚很重視,

          事相上也非常注重,亦有收攝之次第,是屬圓融的教法。如略軌四處加持

          時,成就本尊即是入我我入,就具有收攝之含義。而在國內藏密所傳的法

          本支離破碎,殘缺不全,其較完整的本續,有如東密的金剛界和胎藏界的

          廣大軌。然而,目前在國內學藏密的人多,學東密者少,真正有心弘揚東

          密的又是少之又少,東密傳回台灣的時日尚短,故尚難論其成效。

 
              「遂有餐石代穀之力,服氣衝神之道。」此如前道教所云「抽坎填離

          」之法,聚氣凝神,然後漸漸沿衝脈出陽神,可分身千百億或白日飛昇。

          這與當時釋迦牟尼佛修婆羅門教同,修種種苦行很愚昧,雖身心可達到某

          種層次解脫,但無法得永久的解脫,即智慧的解脫。因為此等種種理由,

          遂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方法,如道教的採陰補陽,或藏密的「三灌」需食葷

          肉,以增強體能,好生起拙火等,於是大開殺戒,失去佛法的根本意義矣

          。佛法的根本意義何在?乃為令一切眾生離苦得樂,使娑婆世界變得更和

          諧。對人類而言,即改善人的生活品質,達到和諧的狀態。

         
              「次言三平等觀者,諸佛三密,與行者三密,共遍法界,離能所,
 
          絕對待,平等平等。故諸佛真言印契,與行者真言印契,亦平等無二。
	  
	   以印明皆等,故能引入諸佛,於吾身等也。諸佛既入我身,故其功德,
	   
	   亦為我有。一佛功德,已不可量,況於多佛。顯佛功德,已不可思議,
	   
	   況於密佛。未成諸佛,功德已不可喻,況已成諸佛乎。夫眾生無邊,難
	   
	   可度盡。今住生佛不二,迷悟一如,起平等大悲,故今行者所作功德,
	   
	   又皆成一切眾生功德也。」

   
              此三平等觀很重要,修任何一種法必須住入此心,此乃基本道理。一

          般云密教是大乘佛法中的大乘法。若無此三平等觀,即是小乘佛法,是自

          了漢,其理安在?除能即身成就外,就在於諸佛有三密,眾生亦有三密,

          蓋因一切眾生佛性平等,心、佛、眾生三者是同一佛性。諸佛三密與眾生

          三密是相同的,只不過諸佛已顯得,而眾生是在纏被七情六慾纏住,被無

          明煩惱所惑。然而佛性是同,唯諸佛已顯現出來,已了悟自性,此自性人

          人本來具足,不是修得,亦不是從外而得。故行者三密與諸佛三密相應時

          ,則可共遍一切法界。而真如自性本是離一切言說,離一切對待,故云離

          能所,絕對待,三三平等。且諸佛的真言印契,與行者的真言印契,亦是

          平等無二。因為諸佛三密與行者三密融合不二,無時無刻無不是佛,兩者

          互相契入,我即是佛,佛即是我,本尊的功德皆在吾人身上顯現出來,此

          之功德已是不可思議,何況是無量無邊諸佛的功德呢! 我們雖有無明煩惱

          ,但我們的三密與諸佛菩薩相應時,即擁有一切諸佛菩薩的功德力可資行

          普賢行願,而最重要者,即「令住生佛不二,迷悟一如,起平等大悲,令

          行者所作功德,皆成一切眾生功德也。」


              這是修法時不可缺少的三平等觀,生佛不二,我及眾生,與佛三三平

          等。此時我與本尊,一切眾生之三密一樣是平等不二,亦即人人佛性皆如

          。故以我現所具之佛性,由於諸佛的加持,遂開顯出我的三密,令吾之三

          密具足一切諸佛菩薩之功德。然後修法時住入三平等觀,令諸佛加持之功

          德聚集於一身,以此功德又令一切眾生本有三密功德開展出來,契入佛性
		  
	   ,令這一切功德再匯歸於一切眾生。此次第與諸佛加持我們,開顯吾之本
		  
	   有性德之道理相同。故此三平等觀非常重要,若無此種觀念,汝所修之佛
		  
	   法將是小乘佛法,不能成大器。


             「四無量觀者。顯教謂能緣之心是一,而以無量眾生為所緣,引無量
	
	   福,感無量果,故名無量,是為心一境多。密教則謂慈悲喜捨,體自無
	   
	   量故名四無量。軌云:由修此觀於未來所有種種魔、業障難悉皆除滅,
	   
	   身中頓集無量福聚,心得調柔,堪任自在也。」


              四無量心者,即慈、悲、喜、捨也。一般顯教所言慈、悲、喜、捨四

          無量心,唯道理耳,無法從事相上顯出。真言宗則以藉事顯理的方式表現

          出來。修金剛界四無量心時,有手印、咒語、觀想。所以密教能將此無法

          表達的思想,以三密具體表現出來,令行者契入。而此四無量心是非常重

          要的修持法門,學佛行者不可不知。


              「顯教謂能緣之心是一,而以無量眾生為所緣。」此乃「自身壇」與

          「對身壇」也。如修慈無量心,即慈氏彌勒菩薩的慈無量三昧。倘若吾人

          心住慈無量三昧時,法界一切眾生當下即與我同時契入三昧。此基本理念

          是由汝心起用,對方〈眾生〉才能現出此境,而這些眾生所現、所入的慈

          無量三昧,乃汝所觀,而非由他自現的。是故當汝入慈無量三昧時,眾生

          亦同時入慈無量三昧。此即是汝進入慈無量三昧,一體同觀,住入平等心

          、廣大心時,他們才受汝之三密加持,而進入慈無量三昧。設使無汝之三

          密加持,眾生的慈無量三昧根本無以得顯。故在修法之當下,身、口、意

          三業就是一心,不離自性,心量無量,故能現無量無邊之心,以無量之心

          得無量之緣,此為慈無量三昧的基本心態。


              如釋迦牟尼佛夜睹明星時云:「奇哉!奇哉!大地一切眾生皆具有如

          來智慧德相,唯因無明覆蓋,無師智、自然智、一切智不能顯現。」由此

          可見人人皆具有如來智慧德性,人人本來就是佛。此觀念非云佛如此講,

          我們就已成佛。吾人仍未成佛,然而,以釋迦佛智慧及其三密照見一切眾

          生,發覺一切眾生本來清淨,本來成佛,因此稱一切眾生為在纏如來,仍

          有五濁愛慾煩惱纏縛,使之清淨佛性無法顯現。眾生本來是佛,故云在纏

          如來;已成佛者,則稱為出纏如來。


              是以修慈、悲、喜、捨四無量心,可生無量無邊的福德、智慧,具無

          量無邊的功德,並能展現慈、悲、喜、捨四無量之心懷。如此,內心一切

          無明煩惱自能降伏,無明既能降伏,也就無所謂魔障的現前。而魔障無非

          是自心所由生,故不論是宿世或未來世,有任何業障之現前,皆是由汝往

          劫種下惡因,才會產生今世的惡緣。猶如播種,何時發芽不一定,需具備

          陽光、空氣、水分、養分才會發芽,至於發芽的時間也不能確定。必需等

          待因緣時節的聚合才會發芽生長。這些無明業種,若能依慈、悲、喜、捨

          四無量心修,自能平息無明業識之發芽。是故既無業識之生起,魔障就無

          由現出。若此業識種子能頓時消滅,即能契入自性生無量無邊的功德福報

          。故此四無量觀,是非常重要的法門。


              若以深密義而言,密教則謂慈、悲、喜、捨體自無量。所謂體自無量
  
          即是自體已無所謂我及我所能。我──即進入慈無量三味;我所能──即

          當我住入慈無量三昧時,以我之三密加持,法界一切眾生頓入慈無量三昧

          。我與我所能皆是對立的觀念,是不究竟的。當體當下即是我及法界眾生

          不分彼此,生佛不二,一切平等,自體即是無量,無所謂對待心、差別心

          ,當下即是,此乃慈無量心也。


              「五字輪觀者,阿、縛、囉、訶、佉為地、水、火、風
   
          、空五大種子。五大即五輪塔。塔即大日如來功德。故以此五字為字輪
		  
	   體,順逆旋轉,即名旋陀羅尼。」


               五字皆未加大空點與修行點,表示初發心之義
	 
	   ,猶如字母般,一切之根源此即是本不生義也。此五字輪,即地、水、火
	   
	   、風、空,五大種子。


              五字輪觀者即是字輪觀也。本尊之功德依以下三方向而詮釋:一、手

          印是身密;二、咒語是語密;三、觀想是意密。本尊的種字、咒縵表本尊

          的功德體。以此五大種子來講,地、水、火、風、空即五輪塔,是大日如

          來的具體功德表徵。如大日如來字輪觀,在剛開始修時,請大日如來降臨

          修法壇場,再觀大日如來心月輪上有字輪──即種字、咒縵,或本尊心月

          輪上有種字、咒縵,這是很重要的理趣。否則會成為無思想的佛,徒具形

          相而無思想,蓋因其思想功德體就在其種字、咒縵。如無咒縵、種字,猶

          如把一個人的心臟去除,只有軀殼一般,一無是處。所以在念咒語的當下

          ,咒縵的光會旋轉,此即是表說法義。因此本尊住入三摩地,行者也住入

          三摩地,自證功德同時顯現,種字與咒縵也顯現,此時住入三摩地自受法

          樂,自闡揚法樂。


              由此可知,此皆是自己自證的內心世界。吾人內心的世界,屬於法佛

          說法的境界,故云自證法樂,為自內眷屬闡揚自受法樂。故自之內眷屬當

          下契入自性時,法界普門諸尊頓時顯現,而其頓時顯現最重要的觀念,就

          是當下法眼清淨。何謂法眼清淨?即自心清淨。以清淨心才能得無垢眼,

          以無垢眼才能見清淨色,清淨色即是諸佛身相。在字輪觀之當下,本尊觀

          出後,本身亦要觀字輪。觀字輪時,心輪上有蓮台、月輪、種字、咒縵,

          以及本尊的心月輪上有種字、咒縵,然後互相涉入,入我我入,觀其對流

          的方式,乃至最後本尊與我合而為一。此即本尊與我不二,遂有所謂的「

          自身壇」與「對身壇」。「自身壇」就是我自已,我就是「自身壇」。「

          對身壇」就是本尊,對面所觀出的本尊即是「對身壇」。
       
              修行以吾人本身為主,非以本尊為主。因為吾人本來就本自具足的本

          尊,原是具足在我們內心的,是我們內心的一部分,也是吾人自心的全體

          展現。所以我們自己是「自身壇」,外面所觀出來的是我所能,即「對身

          壇」。觀到最後,「自身壇」與「對身壇」會融合成一體,此時當下即是

          法、報、化三身合一,具足法界全體之法身。如此住入本尊的三摩地,然

          後開始念咒語。在散念誦,汝已成就本尊,並觀想心月輪上有種字、咒縵

          。倘若不觀咒縵,就只觀本尊種字發光。一般修法者錯認為在散念時是其

          重點,以為是成就本尊與否的主要關鍵。依法本的整個次序而言,此段已

          是成就本尊行度生事業了,非是自證本尊的階段,乃是住入本尊的三摩地

          ,已經法、報、化三身融合為一體,開始說法的階段,故本尊咒輪放光。

          念本尊咒時,心住入本尊的妙智觀想,此時當下汝即是本尊,闡揚自證之

          功德,自述法樂,行羯磨事業,度化一切眾生。


              至十八道旋轉念珠時,一粒即頓超五十四位。若無法了解,再開始住

          入本尊三摩地,闡揚百八法門,頓滅無明煩惱,漸次證入佛果。若再不能

          明白,即再修最後的散念誦,一千零八十遍表一千零八十煩惱心,一顆顆

          念,慢慢念,故言散念誦時已是度生事業。一般而言,第一次本尊加持時
 
          就已成就本尊;第二次本尊加持時是說法度生。而法本至十八道時,儀軌

          才算是較完整。

 
              至於觀字輪時,如    ,乃胎藏界大日如來種字

          是  在中央,如圖: 
    
            








          把它觀想出來,然後開始念咒語。咒輪有旋轉與不旋轉兩種,然而,正中

          央的種字絕不可以旋轉,因為正中央的種字代表我們的心,表風息。倘若

          旋轉的話,等於風動,風動則易生風魔心會狂亂。咒縵旋轉則無所謂。一

          般而言,咒縵及種字不旋轉,唯咒縵發出的光旋轉,旋轉時乃右旋,非左

          旋。左旋表辟除之義,右旋表結界有守護之義。修觀時其意義很重要。倘

          能於二六時中,常觀想種字、咒縵,如此即能快速成就。因本尊所有的功

          德精華在此,且咒縵本身關係到氣脈明點,故觀想種字、咒縵,可開發各

          輪脈。是以,有些觀想妙法端視汝認識與否,不認識的話則當面錯過,認

          識的話就知其妙用。


              有人云:「東密修法未涉及氣脈。」這是錯誤的說法。如修胎藏界法

          ,則有百光遍照之修法,觀想頭頂上有一百二十個真言種字,此乃配合全

          身的氣脈。大藏經中真言密教的書籍很多,但其真正的精髓,乃以心傳心

          ,口口相傳,並未載於佛經上,故須有人傳授此密法,才能知其個中含義

          。是故在此向各位強調,修法時應著重在「字輪觀」上,尤其在散念誦時

          ,身心要安住在本尊心月輪上種字、咒縵的觀想,一邊念咒,一邊觀想咒

          縵。


              六大無礙觀者,亦名法界體性三昧。前五大更加一心為六大。凡十
	
	   界依正,皆此六大所成,以此為體,故云法界体性。此六大本互融互遍
	   
	   ,相即相入,亦如華嚴之事事無礙觀。若偏觀一色,青色或黃、白、赤
	   
	   等一處,腰下足下等,則五大不調,易成疾病。故須觀無礙,則身心調
	   
	   適,自在現前也。 
           

              六大之前五大是色相,第六識大屬心法。法界中包括人的思想、語言

          、行為等種種,皆不離此六大的性質,故六大乃是法界的體性。而此六大

          本身有互相調和的作用。


              「若偏觀一色一處,則五大不調,易成疾病。」中醫有論及吾人的疾

          病,乃由七情六慾所致。七情六慾所生之疾病又是如何呢?如中醫云:多

          怒傷肝,多思傷脾。生氣則肝火會上升,肝火一上升,臉會發青,肝屬木

          ,木屬青色故,人體五臟、六腑各自息息相關,互相牽連,互相支援,互

          相影響。以中醫金、木、水、火、土五形而論,金、木、水、火、土即是

          地、水、火、風、空。若欲肝臟好需以腎水來滋潤之,腎水不好則肝臟不

          好。故需腎臟強健,肝臟才能強健。若是火氣太大不能降下來,就需加強

          腎臟的功能,腎水強壯才足以保護之。此即母子關係,對肝臟云,腎即是

          母,水能生木,木能生火,心臟即其子。生我者父母,我所生者即是子女

          。故肝火旺盛,自然影響所及,故心火也旺盛。


              另有相剋者,肝屬木,木剋土,土屬脾胃,肝火一旺盛,脾土就受剋

          ,腸胃就不舒服。故一到夏天,腸胃常受影響,就會不想進食。如果腎水

          抽掉,肝臟受損,就會造成營養不良,肝功能不足,於是心臟就會開始拉

          警報。火生土,心臟一受影響,脾胃就會受影響。土生金,金屬肺,於是

          肺部也拉緊報,故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腎水強壯,五臟、六腑自然相安

          無事。是以五臟、六腑中,有任何一種產生問題,其餘都會受影響而失去

          調和。因而把人體這種關係,以地、水、火、風、空五大觀之,則每一種

          東西的組成,並非能各自單獨存在的,乃是互融互遍,相即相入,六大一

          如,不能偏於任何一方。是以修行之當下,亦須視行者當下情況之需求而

          定。譬如觀種字,神經衰弱者,宜觀綠色為妥。氧氣不足者,則觀紅色為

          宜。但脾氣暴躁者,若觀紅色則易上火。故顏色與身體配對有偏差,則易

          生五大不調致生疾病。就靜坐對初學者而言,意識或氣集中在某一定點上

          ,有好處,亦有壞處。因此,下座時,最好動一動把氣散開,此乃對保護

          身體有很大益處的養身之道。


              真言密教對人體的保護方法有地、水、火、風、空五大觀想法,五大

          即五部明王、五方佛等種種,依此功能修持可以慢慢轉化身體的五臟、六

          腑。譬如:五臟即五方佛,眼是日月,身體即須彌山,四肢即四大部洲,
 
          七竅即七金山,毛髮即樹木叢林,吾人全體即是一個小宇宙。


              六大無礙觀,在東密有六月成就法,依其修行過程,安排六個月,每

          個月之加強觀想法是在那堙H當然此六月成就法並非代表修六個月就可以

          成就,此月乃指圓明心月輪。六月成就之基本原理是依地、水、火、風、

          空、識六大的方式建構而成。應知一切的根源皆是依六大的性質所產生的

          ,所以若能如實地安住在六大堙A自然可以成就。六月成就法如何修?此

          涉及法的問題,於此無法明說。然至少可以了解真言宗的修持方法有那些

          ?大致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對之有個概念。以後各位要用功就比較好修

          行,不至於不明方針,盲修瞎練。


              「七空點繫風者,大日經息障品,金剛手問除障法。佛答:以念不
   
          動明王,可以除障。義釋云:於壇上觀訶字,以白檀塗香,畫七圓點,
		  
	   大曼荼羅,用瓦甌蓋之,上安明王云云。蓋風為覺觀戲論,能牽壞眾生
	   
	   心地大悲曼荼羅。故先以金剛不動智,加持自體,用住無戲論之塗香,
	   
	   於覺觀風上,作七覺大空曼荼羅。闔以新瓦器者,龍樹云:禪定之坏器
	   
	   ,未得智慧火燒時,遇緣則壞,不可持久。既燒之後,則心器完堅,名
	   
	   曰陀羅尼,故須以陀羅尼器,蓋之也。暗字大空智,遍一切處,故金剛
	   
	   不壞智,亦遍一切處。以此為金剛座,而用鎮之,是故戲論皆滅也。」


              七空點繫風觀,是密教很重要的修行方法。在大日經息障品云:金剛

          手問除障法?佛答:「以念不動明王,就可以除障。」不動明王種字是

          ,即是風大義。加大空點與修行點,表其具有行動力,且能契入空性。 
         

              「以白檀塗香,畫七圓點,大曼荼羅。用瓦甌蓋之,上安明王云云。

          」圓點表空,七圓點即是七覺大空大曼荼罹。此瓦甌代表什麼?乃表吾人

          的心器完整無瑕。因心器完美無瑕,方可守護吾人的七圓點大空慧。譬如

          一個健全的人,才具有完整的五臟、六腑,也就是具足坏者,是以才能具

          有七覺大空慧,故此瓦甌代表完整的心器。


              壇上為何安置不動明王?須知,不動明王即是如如不動之義,表心不

          動也。不動心方可鎮壓無明煩惱。為何能鎮壓無明煩惱?不動明王屬羯磨

          事業部,具有無比的威力。為什麼具有無比的威力?蓋因種字是字,即

          風大,其具有行動力,具有大空力,故風大可摧破一切,降伏一切,降伏

          吾人的所有無明煩惱,令心器完整無瑕,頓証佛慧也。而七空點繫風觀的

          詳細作法,並非如師父所言如此簡單,若欲詳知,可參閱大日經息障品。
 
              「八葉肉團心觀者,經云:於此肉團心上,想蓮花形,合而未開。

          男子上向,女子下向。由此發心,則自性之八葉九尊,得以開顯。是名
		  
		  自性清淨心也。」


              請問你們觀八葉白蓮,是觀八片葉子,抑是觀無量片葉子?雖名為八

          葉,其實是無量無數,一一包含無量,無量即一,一即無量也。八葉肉團

          心者,若以人的心臟言之,依靜脈所分,剛好分成八片。八葉蓮華表清淨

          義,表吾人自性是本來清淨的,因蓮華出汙泥而不染也。


              胎藏界云:大日如來自證功德,由妙觀察智展現四智四行。四智是指

          何?乃東方阿佛,南方寶生佛,西方無量壽佛,北方不空成就佛,此四

          佛表四智,加上四行菩薩,以及中台大日如來,即是八葉九尊。我們知道

          ,心輪有八支脈,頂輪有三十二支脈,臍輪有六十四脈,此極合乎人體氣

          支脈原理。而八葉九尊配合心輪的開發,男子向上,女子向下,男女有別

          ,但觀想時,除非是特殊修法,否則一律觀想蓮華向上,故觀心輪時,觀

          想蓮台是向上的。

              密教有二特色:一、觀想法含無量無邊的佛法理趣。二、即身成佛的

          修行法。由此二法,可使吾人身心俱行改造,變化氣質,轉識成智。倘是

          偏重心理,或偏重生理皆不適宜。唯有身心兩者配合,始可疾速成佛,蓋

          因身心互相影響,互相牽連。此八葉肉團心觀想方法本身蘊藏有修氣之法

          ,因東密未特別標明也,然而,藏密則非常強調氣脈明點的修行方法,故

          可知東密不是沒有氣脈明點的修氣方法。

              
              八葉肉團心觀者,即觀心月輪上有種字、咒縵,與藏密修氣脈明點,

          正不謀而合。問題在於吾人曉不曉得如何用功?若能依法而修,自能契入

          得其效果。


              「九重月輪觀者,亦是於八葉及中台,各觀一月輪也。」九重月輪觀

          ,是胎藏界最重要的觀想方法。九重月輪者,即八葉及中台各觀一月輪。

          此九重月輪觀之觀想法,流派不同有多種說法,但正確的觀想方法,應是

          密林上師此處所云:「於八葉及中台,各觀一月輪。」

              八葉與中台合為九,大月輪埵酗p月輪,小月輪堣S有小月輪,如此

          而觀,或同觀一月輪,然有九重,九重有厚有薄,分九重或同是一個皆可
		  
	   。依佛理而言,八葉九尊是較合理的一種觀法。其中微細口訣,因涉及胎
		  
          藏界訣法的問題,不可隨意言之,你們知有此法即可。胎藏界有九重月輪
		  
          觀,金剛界則有五相成佛觀,蘇悉地法則是三吽字三密觀。


              月輪是什麼?乃自性菩提之代表。所謂「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

          萬里晴。」何處有一潭清淨水,何處就有一輪明月。雖然名為九重,實則

          為一,一者即自性菩提。八葉九尊即在闡揚自性菩提之自在心王,即大日

          如來也。是以月輪乃自性菩提心貌,亦即在開顯四智四行,以及自在心王

          之自證功德。

  
             「十緣生觀者,因恐行者,見特殊境界時,或睹光明瑞相等,以為滿
  
          足。生憍慢心,魔則得便。故須用十法,作三種階級,而觀察之,以遮
		  
	   慢心,而離魔事也。一切法,皆當作如此觀。」


              在修行的過程中,常會有些境界產生,有些人會看到佛光,有些人會

          看到本尊,甚至本尊會現前,親自教授等種種不同的現象。此時易生憍慢

          心,認為我已經成就了,我修行己經可以了。如此,到底是真的境界,還

          是假的境界,或是曇花一現而已,很難分斷。


              修至此階段,甚至是遍體光明,心無雜念,進入一種很安穩,很自在

          的境界,此似乎是解脫的境界;然事隔沒多久,再請問你:此種境界是否

          依然存往?若是依然保存,表示你修持還有點證量。可是往往有很多人只

          是曇花一現,就引以為傲,認為已進入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抓住這次的

          經驗,把它深深的印入腦海,然後以一個覺者的心態,四處招搖撞騙,如

          此現象,以為滿足,易生憍慢心,魔則侵入,心生狂亂。如此,於是惡因

          緣就會現前,漸漸走向歧路,遂生邪見,這是很危險的。縱使前面所言勝

          境,仍不是解脫境界,因你仍有所覺受,心堣晰|沾沾自喜。此有所覺受

          的境界,畢竟還是一個執著,還不是究竟。覺得遍體光明,逍遙自在,心

          無雜念,這種覺受是一種很微細的念頭,並未到達究竟解脫地。往往越是

          修到後面,差別就越小,僅一線之差而已。若未講明,以此以為究竟解脫

          ,如此則產生病態而不自知,實是冤枉危險,行者委實不可不謹慎! 
  
              今言十緣生觀者,分三重,每一重皆有十緣生,如下:


                                                    三 重 觀

                                              
                               ┌──────────────

                          一、               二、                 三、

                          即                  即                    不
 
                          空                  心                    思

                          之                  之                    議

                          幻                  幻                    幻

                          。                  。                    。
                 (以此十法,對   ( 以此十法,     (以此對治生死
 
                  治五蘊之執。 )   觀三界唯心。 ) 涅槃、差別之見。) 

                              └──────────────┘
                                   
                  ┌────────────────────
               
                    一、  二、  三、 四、五、 六、 七、 八、 九、十、

                  幻     陽     夢    影   乾    響    水    浮    空   旋

                  。     焰     。    。   闥    。    月    泡    華   火
                                  
                         。                婆          。    。    。   輪

                                           城                           。

                                               。   

                  ↓      ↓     ↓     ↓     ↓    ↓     ↓      ↓     ↓     ↓

                  幻     日    睡    鏡    海   空    月     雨    目    持

                  師     照    中    中    市   谷    映     水    眚    火

                  所     山    所    現    蜃   傳    水     浮    所    急

                  變     野    現    好    樓   聲    中     起    見    旋
 
                  戲     ,    境    惡    。   。    之     虛    空    ,

                  法     似    相    之               影     球    彩    似

                  。     水    。    跡               。     。    。    有 
               
                         如          。                                  圓
 
                         煙                                              相
                                                                          
                          。                                                     。
                                                                                                  
                   └──────────────────── 
                                

                                                  十緣生觀
              三重觀者:一、即空之幻。以十緣生觀法,破除五蘊的執著。五蘊乃

          色、受、想、行、識。二、即心之幻。亦以十緣生觀法,來除去對三界及

          唯心的執著。三、不思議幻。亦以此十緣生觀法,對治生死與涅槃的差別

          之見。


              概而言之,即空之幻、即心之幻是指十住心論的一道無為心與他緣大

          乘心等。不思議幻則指極無自性心。至此境界,仍是有所觀的執著,故須

          以十緣生觀法對治之。以下說明十緣生觀法之意義。


              〈一〉如幻:猶如魔術師所變化之戲法,這邊摸出是一個雞蛋,另外

          一邊摸出是千元大鈔。試問他若真能變現出千元大鈔,就不需再為生活而

          變魔術了。由此可知,這畢竟是假,非是真實。是故眼見未必是真,或許

          亦是一種幻覺。譬如看到阿彌陀佛莊嚴法相,是屬於即心之幻,亦非真實

          。又如撞見兇殺案,若被人誣賴,則百口莫辯;或其他被誤解的種種情形

          ,凡此等等皆足以令我們產生無明煩惱。若能以幻師所變戲法的方式,去

          觀照的話,自然諸事所生的無明煩惱就可排除,而契證空性三昧。
          

              〈二〉陽焰:「日照山野,似水如煙。」是否有這些境界?有的。譬

          如:在修行的過程中,也會有此「似水如煙」的現象產生,修至最後,整

          個人空空的,似乎此世界已不存在,彷彿遺世獨立,超然物外。所以,在

          修行過程中,會產生陽焰,如見到火光,像「日照山野,似水如煙。」的

          感覺。此處是真的發生火災嗎?非也。乃水蒸氣與陽光之緣所成,看起來

          似火焰、水蒸氣上升時如之煙狀;亦如彩虹,雨後在陽光的照射下所產生

          的情形,而此都是水氣與光的作用成果,非是真實的。然而,有些啟靈學

          者或神教徒常捕風捉影,故弄玄虛顯神變異術,或以氣功治病,來顯異惑

          眾。凡此皆非解脫之道,與生死大事無關,只是執於現象界罷了。他們不

          了解為什麼會擁有這種力量?亦未去探究這種力量是來自於那裡?說穿了

          ,此緣起只不過是水蒸氣與陽光的關係。因此,他們唯有看到火焰,而不

          了解「日照山野,似水如煙。」的原因何在。
              〈三〉夢:人生如夢,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猶如黃梁

          一夢。現世有很多榮華富貴,恩恩愛愛,到最後雙手一攤,大限來臨,亦

          是轉頭空,是以吾人若能如實了解所見所聞畢竟是虛幻不實的。誠如各位

          在修法上所看到的境界,是真實的嗎?並非是真實的,只不過是因緣聚會

          而已。若依佛教云,亦是吾人自心所化現的,並非真實身外有佛。誠如在

          夢中,栩栩如生,似活在現實的感覺般,醒後方知是夢,又是落入一場空

          。因此在靜坐或在修法上,縱使看到境界現前,與現實生活一樣,栩栩如

          生,亦不是真的。是故凡此情形,須如實明白,不為境所騙,知其為夢幻

          泡影。


              〈四〉影:凡境中所示現之善惡、好壞之影相皆是過眼雲煙,猶如
			  
          幻影稍縱即逝,不值得去回味留念或厭惡的。唯把握現實環境,及時努力
		  
	   精進行道為是。
              〈五〉乾闥婆城:如海市蜃樓,亦如水氣所凝聚出來的現象,亦是幻

          化不實,亦無一處值得留念的。
              〈六〉響:如空谷之傳聲。山谷中,空曠遼闊,會有種奇妙音聲發出

          。此是否真有人在那堸的q一曲,其實並沒有,乃空谷中所傳來之聲響也

        。

              〈七〉水月:所謂千江有水千江月,即如映在水中之月影也,故云水

          月,亦是虛幻的。
              〈八〉浮泡:如雨水浮起的虛球,亦是無中生有,如水泡浮現出來,

          立刻又幻滅。
              〈九〉空華:眼有病的人,見空中有華。有人云是白色或黃色,有人

          云是三朵或兩朵,各不相同,爭論紛紛,莫衷一是。試問到底誰是真的?

          世間上有許多事情亦是如此。例如:有很多無法解決的問題,有些人就到

          處求神問卦希能得到解決,結果眾說紛紜,問題依然在。究竟真正的問題

          存在那堙H問題是對執著的人,確實是有花的存在,如目眚所見空彩;對

          不執著者,則無有花之存在。然此皆是心的感覺,都是內心的世界,亦皆

          無法脫離生死輪迴,唯有擺脫自我的執著,破除我執的觀念才能超脫。


              目前許多民間宗教、神祕學等種種流派,都犯有此類通病。這些弊病

          ,不外是眾生的執著重,唯能以佛法為皈依處,方是上策。若不了解其問

          題的真正道理何在,而各執己見,如瞎子摸象,各說其是,不明所以,有

          如見空華,毫無實義。


              〈十〉旋火輪:如持火把急旋,似有圓相。試問:是真的有旋轉的火

          輪嗎?事實上,只是一隻火把,並非真有火輪在旋轉。


              以上十緣生觀法,可對治目前宗教界許多怪異現象。現世上有許多人

          提倡怪力亂神,妖言惑眾的說法,以此十緣生法,皆可一一摧破之。另外

          ,生活上所遇到的種種事情,很多人往往不能以理智去處理問題的癥結,

          都參雜有自我的意識觀念。若能以此十緣生法,去觀照日常生活,或在修

          行上所示現的境界,就可解決很多疑難雜症,人生也會步上光明有智慧的

          坦途,不至於生活在烏虛有的幻化世界裡。故此十緣生觀法很重要,若能

          如實依此去修去行,用心去體會,自可了解許多事情的真相,並能使人智

          慧增長。若能落實於生活,則一切亦皆能如意自在也。
  

回目錄|下一章|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