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摩訶衍論卷第二


龍樹菩薩造
姚秦三藏筏提摩多奉 詔譯

 


已說立義分。次說解釋分
解釋分中法門名字其數幾有。其相云何。

頌曰
唯有四種法  餘二十九門
略不解釋故  九論已說故


論曰。解釋分中唯釋四法。所餘法門略不別釋。云何為四。一者一體摩訶衍。二者三自摩訶衍。三者真如門。四者生滅門。何故餘法略不解釋。一心遍滿等九論中已解釋故。所謂一心遍滿論中唯釋四法。所餘法門略不別釋。云何為四。一者一體一心摩訶衍。二者三自一心摩訶衍。三者一體一心門。四者三自一心門。融俗歸真論中唯釋四法。所餘法門略不別釋。云何為四。一者無量無邊諸法差別不增不減體大摩訶衍。二者寂靜無雜一味平等不增不減體大摩訶衍。三者諸法差別不增不減體大門。四者一味平等不增不減體大門。法界中藏論中唯釋四法。所餘法門略不別釋。云何為四。一者如來藏功德相大摩訶衍。二者具足性功德相大摩訶衍。三者如來藏功德相大門。四者具足性功德相大門。祕密微妙論中唯釋四法。所餘法門略不別釋。云何為四。一者能生一切世間因果用大摩訶衍。二者能生一切出世間善因果用大摩訶衍。三者世間因果用大門。四者出世間善因果用大門。眾命合一論中唯釋四法。所餘法門略不別釋。云何為四。一者無量無邊諸法差別不增不減摩訶衍。二者寂靜無雜一味平等不增不減摩訶衍。三者諸法差別不增不減門。四者一味平等不增不減門。真如三昧論中唯釋四法。所餘法門略不別釋。云何為四。一者如來藏功德摩訶衍。二者具足性功德摩訶衍。三者如來藏功德門。四者具足性功德門。心性清淨論中唯釋四法。所餘法門略不別釋。云何為四。一者能生一切世間因果摩訶衍。二者能生一切出世間善因果摩訶衍。三者世間因果門。四者出世間善因果門。

不動本原甚深玄理二種論中唯釋一法。所餘法門略不別釋。云何為一所謂不二摩訶衍法。廣說略說各差別故。何故諸論建立門中備標本數。散說門中各闕其數。為欲顯示法體不分義門得別故。復次為欲令使學者增長思惟力故。復次為欲令使開示教理甚深極玄。出生尊重讚歎心故。復次為欲顯示法門廣大如虛空界。義理無窮如澄神海。言說不能具談。思惟不知其量故

 

已說本數。次當別釋
本曰。
解釋有三種。云何為三。一者顯示正義。二者對治邪執。三者分別發趣道相
論曰。如是三門解釋四法大門數量本曰。顯示正義者。依一心法有二種門。云何為二。一者心真如門。二者心生滅門。是二種門皆各總攝一切法。此義云何。以是二門不相離故

論曰。即是略說分。此中有三門。云何為三。一者建立四種法相門。二者法門該攝圓滿門。三者發起問答顯因門。依一心法有二種門。云何為二。一者心真如門。二者心生滅門者。即是建立四種法相門。二法二門名字差別。其數幾有其相云何。

頌曰
各有十種名  契經異說故
而無有別體  隨能立名故


論曰。二法二門各有十名。諸契經中別別說故。而其法體無有差別。隨彼功能立其名
故。二種本法十名云何。

頌曰
毘摩訶健那  摩訶鳩尸帝
摩尸陀那羅  摩迦羅俱舍
必薩伊尼羅  婆伽婆俱舍
必達摩邊那  或名摩訶衍
婆伽叉一婆  必阿素摩利
如是十種名  通二種本法


論曰。二種本法各有十名。名通義別。云何為十。一者名為廣大神王。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鳩那耶神王。二者遮毘佉羅神王。第一神王住金剛山。一向出生吉祥神眾。第二神王住大海中。遍通出生一切種種吉祥神眾過患神眾。二種本法廣大神王亦復如是。一體本法。一向出生真如淨法。三自本法。遍通出生一切種種清白品法染污品法故。

自體契經中作如是說。文殊師利前白佛言。世尊甚深極妙二種大乘。不知不覺同異極疑眾心。如宜世尊為眾更說。佛造作相而告文殊言。善男子如是二法。譬如金剛神王及主海神王其相各差別。謂如金剛神王住金剛山現諸境界。唯現金光不現餘光。真如一心金剛神王亦復如是。唯有淨法無有餘法故。又如金剛神王唯出生清淨眷屬。嘗不出生雜亂眷屬。真如一心亦復如是。唯出生無垢清淨法故。

復次譬如主海神王住大海中。出生種種麤惡眷屬種種善妙眷屬。生滅一心主海神王亦復如是。出生一切染淨法故。二者名為大虛空王。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空自在空王。二者色自在空王。第一空王以空容受而為自在。第二空王以色容受而為自在。二種本法亦復如是。一體空王以無住處而為自在。三自空王以有住處而為自在故。金剛三昧契經中作如是說。一心如法理自體空無。如彼空王本無住處。一地契經中作如是說。一心法體於諸障礙。無有障礙令住諸法。譬如空王於一切色。得自在故容受大種故。三者名為出生龍王。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出生光明龍王。二者出生風水龍王。第一龍王以淨光明而為依止。第二龍王以風水德而為依止。二種本法出生龍王亦復如是。一體本法以純淨法而為其體。三自本法以染淨法而為其德故。順理契經中作如是說。一心本法純一無雜。譬如光明龍王以淨光明而為宮殿。以淨光明而為相身。以淨光明而為徒眾。無始契經中作如是說。譬如大海中有大龍王。名曰出生風水。從其頭頂出生澄水。從其尾末出生標嵐。由是龍王故大海水。風常甯裗繺L有斷絕。一心龍王亦復如是。能生一切差別平等種種諸法。常甯裗繺L有斷絕故。四者名為如意珠藏。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金主如意。二者滿主如意。第一如意唯出金剛。第二如意具足出生善不善物。二種本法亦復如是。一體如意唯生淨法。三自如意通生染淨法故。如如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告金剛藏菩薩言。佛子譬如金翅鳥王命終。然後其心入海為如意珠。能生金沙利益龍王。一心本法亦復如是。能生真理利圓滿者。故本性智契經中作如是說。譬如遮多利鬼。為報恩故於一萬劫。為如意珠利益海生。一心如意亦復如是。能生長生死及涅盤法故。五者名為方寸。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白毫方寸。二者亂色方寸。第一方寸中唯現前天像。第二方寸中通現前五趣。如是二毫眾生身分。顯了分明譬如明鏡。二種本法亦復如是故。攝無量契經中作如是說。清淨法界如白必薩伊尼羅。無盡法界如亂必薩伊尼羅故。六者名為如來藏。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遠轉遠縛如來藏。二者與行與相如來藏。實際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子如來藏者。唯有覺者唯有如如。離流轉因離慮知縛。一一白白。是故名為如來之藏。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說。如來藏者。為善不善因受苦樂。與因俱若生若滅。猶如伎兒故。七者名為一法界。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純白一法界。二者無盡一法界。第一法界如空劫時。第二法界如住劫時。真法界契經中作如是說。空種無礙如空長時。遍種無礙如有長時故。八者名為摩訶衍義如前說。九者名為中實。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等住中實。二者別住中實。第一中實如獨明珠。第二中實如順明珠。明中實契經中作如是說。離邊真心。若真如依如異同珠。若生滅依如同異珠故。十者名為一心。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是一是一一心。二者是一切是一切一心。第一一心隨所作立名。第二一心隨能作立名。一心法契經中作如是說。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本地修多羅中作如是唱。其心體性非大非小。非法非非法。非同非異非一非一切。何因緣故。今日自言真如一心因一故一。生滅一心因多故一。將非世尊無有前後相違過耶。佛言善男子莫作如是說。所以者何。心法非一。因所作一故假名為一。心法非一切。因所作一切故假名為一切。而言一心不說一切心者。隨能作心立其名故。乃至廣說。是名為十。如是十名總攝諸佛一切法藏根本名字


已說二法十種別名。次說二門名字差別。真如十名其相云何。

頌曰
婆伽婆俱舍  健遮阿多那
必菩提婆梨  健訶健婆那
阿陀阿只尼  阿伽阿始耶
度羅諾補帝  漠呼健那地
摩訶標陀一  婆阿叉尼羅
如是十種名  真如不共稱


論曰。心真如門有十種名。云何為十。一者名為如來藏門。無雜亂故。二者名為不二平等門。無差別故。三者名為一道清淨門。無異岐故。四者名為不起不動門。離作業故。五者名為無斷無縛門。無治障故。六者名為無去無來門。無上下故。七者名為出世間門。無四相故。八者名為寂滅寂靜門。無往向故。九者名為大總相門。無別相故。十者名為真如門。無虛偽故。是名為十。如是十名。總攝諸佛一切法藏平等義理法門名字。生滅十名其相云何。

頌曰
   阿梨耶鍵摩  婆伽婆俱舍
   阿伊婆那羅  健訶健只尼
   健伽健始耶  叉叉筏那羅
   羅諾補帝尼  闍縛多涅盤
   呵只伽那尸  多跋多健舍
   如是十種名  生滅不共稱


論曰。心生滅門有十種名。云何為十。一者名為藏識門。攝持一切染淨法故。二者名為如來藏門。覆藏如來法身體故。三者名為起動門。相續作業故。四者名為有斷有縛門。有治障故。五者名為有去有來門。有上下故。六者名為多相分異門。染淨之法過琩F故。七者名為世間門。四相俱轉故。八者名為流轉還滅門。具足生死及涅盤故。九者名為相待俱成門。無自成法故。十者名為生滅門。表無常相故。是名為十。如是十名。總攝諸佛一切法藏種種差別法門名字


已說二門十種別名。次說同異分相門。二種本法同異差別其相云何。

頌曰
有三異二同  各依門境別
各遍名同故  同名異義故


論曰。二種本法有三異二同。云何為三異。一者依異。各有所依摩訶衍故。二者門異。各具能入門差別故。三者境異。各緣自依為境界故。是名為三異。云何為二同。一者遍同。周遍法界等其量故。二者名同。十種名字通二法故。是名為二同。何故如是。同名異義故。二種法門同異差別其相云何。

頌曰
有七異一同  人法依行體
境界位別故  異名異義故


論曰。是二種門有七異一同。云何為七異。一者人眾異。真如門中唯有清淨解脫者故。生滅門中備有三聚諸眾生故。二者法門異。真如門中唯有一向清白品故。生滅門中備有一切染淨法故。三者所依異。各有所依摩訶衍故。四者行法異。真如門中一心一念生縛。不生以為其行故。生滅門中以生滅生以滅滅滅。以為其行故。五者體相異。心真如門與其本等故。心生滅門與其本別故。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說。寂滅者名為一心。一心者名如來藏故。六者境界異。各緣自依為境界故。七者位地異。真如門中相雜住故。生滅門中往向住故。是名為七異。云何為一同。所謂遍同故。何故如是。異名異義故。二門位地何等契經分明顯說。各有幾位。

頌曰
楞伽等契經  真如有一種
生滅門有二  唯亂上下故


論曰。二門位地楞伽等契經中明了顯說謂大本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說

迴向即信心  信心即佛地
佛地即十地  十地即發心


分流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說

十地為初地  初地為八地
九地為七地  七地為八地
二地為三地  四地為五地
三地為六地  寂滅有何次

真修契經中作如是說

一歲母一時  生五十歲兒
彼五十歲兒  懷妊一歲母
生五十一歲  大丈夫男子
或豈如是有  或豈如是無


如是等諸經依心。真如門建立其位地。於真如門唯有一向雜亂住位無有餘位。是故頌曰唯亂。餘契經中次第往向種種位地。依生滅門而所安立。應審觀察。於生滅門有二種位。云何為二。一者向上門。二者向下門。如是兩門生滅決擇自當顯說。心生滅門正智所證性真如理何門所攝。生滅門所攝。非真如門。分界別故。二門真如復有何別。真如門理理自理故。生滅門理智自理故。二門位地以何義故其理各別。無障有障故。舉是一隅隨應應觀。已說建立四種法相門。是二種門皆各總攝。一切法者。即是法門該攝圓滿門。謂以真如門攝一切法。無一一法而非真如。以生滅門攝一切法。無一一法而非生滅故。然真如門。不能攝生滅門一切諸法。又生滅門。不能攝真如門一切諸法。而言總攝一切法者。總攝生滅一切法故。總攝真如一切法故。所以者何。如是二門皆悉平等各各別故。已說法門該攝圓滿門。此義云何。以是二門不相離故者。即是發起問答顯因門。謂直表問故直說答故


已說略說分。次說廣說分
本曰。心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所謂心性不生不滅。一切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別。若離心念則無一切境界之相。是故一切法從本已來。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以一切言說假名無實。但隨妄念不可得故。言真如者亦無有相。謂言說之極。因言遣言。此真如體無有可遣。以一切法悉皆真故。亦無可立。以一切法皆同如故。當知一切法。不可說不可念故。名為真如。

問曰。若如是義者。諸眾生等云何隨順而能得入。
答曰若知一切法。雖說無有能說可說。雖念亦無能念可念。是名隨順。若離說念名為得入。復次
真如者。依言說分別有二種義。云何為二。 一者如實空。以能究竟顯實故。二者如實不 空。以有自體具足無漏性功德故。所言空 者從本已來。一切染法不相應故。謂離一 切法差別之相。以無虛妄心念故。當知真 如自性。非有相非無相。非非有相非非無 相。非有無俱相。非一相非異相。非非一 相。非非異相。非一異俱相。乃至總說。依一 切眾生以有妄心。念念分別皆不相應故 說為空。若離妄心實無可空故。所言不空 者。已顯法體空無妄故。即是真心常琱變 淨法滿足。則名不空。亦無有相可取。以 離念境界唯證相應故

論曰。即是廣說分。此中有三門。云何為三。一者根本體性真如門。二者發起問答決疑門。三者假說開相真如門。第一門中即有三門。云何為三。一者建立名字門。二者直詮真體門。三者解釋名字門。心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者。即是建立名字門。謂隨功能立其名故。一心真如各有十名。何故除餘唯立是名。作業當故。所餘眾名必非如是故略不立。此義云何。一心作大業。法作總業。界作相業。故法之門。門則是體。是故說言法門體。種種別相率向應審。已說建立名字門。次說直詮真體門。所謂心性不生不滅者。直詮真如門而簡生滅門。謂真如法非生非滅無生無滅。非住非異無住無異。非如生滅之法。是生是滅有生有滅。是住是異有住有異故。以相有無為差別故。

復次非是言不。非謂是非故言不焉。所以者何。其真如法百非非非。千是非是。非非非是。於非二亦不住故。一切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別者。且假彼有顯此是無。謂假生滅門之假有。示真如門之實無故。若離心念則無一切境界之相者。若離諸戲論之識。無有一切妄境界故。是故一切法從本已來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者。直顯示真如法離絕之相故。言說名字心量各有幾數。其相云何。

頌曰
言說有五種  名字有二種
心量有十種  契經異說故


論曰。言說有五。云何為五。一者相言說。二者夢言說。三者妄執言說。四者無始言說。五者如義言說。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說。大慧。相言說者。所謂執著色等諸相而生。大慧。夢言說者。念本受用虛妄境界。依境界夢。覺已知依虛妄境界不實而生。大慧。執著言說者。念本所聞所作業而生。大慧。無始言說者。從無始來執著戲論。煩惱種子熏習而生。金剛三昧契經中作如是說。舍利弗言。一切萬法皆悉言文。言文之相即非為義。如實之義不可言說。今者如來云何說法。佛言我說法者。以汝眾生在生說故。說不可說。是故說之。我所說者義語非文。眾生說者文語非義。非義語者皆悉空無。空無之言無言於義。不言義者皆是妄語。如義語者實空不空。空實不實。離於二相中間
不中。不中之法離於三相。不見處所如如如說故。如是五中前四言說。虛妄說故不能談真。後一言說。如實說故得談真理。馬鳴菩薩據前四故。作如是說。離言說相。名有二種。云何為二。一者字字名。二者字影名。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說。大慧。

復次名身者。所謂諸字從名字差別。從阿字乃至呵字名為名身。道品契經中作如是說。鏡中共說名為影名故。字有二種。云何為二。一者依聲字。二者依空字。楞伽契經中作如
是說大慧。

復次字身者。謂聲長短音韻高下名為字身。大海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告文殊師利言。汝所前問。云何名為虛空輪字者。譬如虛空中飛鳥。踰明耀時出十種和聲。虛空輪字應如是觀故。如是二中各初
一種。不能詮表甚深真理。各後一種得詮真理故。今據前門作如是說。離名字相。心量有十。云何為十。一者眼識心。二者耳識心。三者鼻識心。四者舌識心。五者身識心。六者意識心。七者末那識心。八者阿梨耶識心。九者多一識心。十者一一識心。如是十中。初九種心不緣真理。後一種心得緣真理而為境界。今據前九作如是說。離心緣相。本有契經中作如是說。甚深真理非餘境界。
唯自所依緣為境界故。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者。顯示三離之功德故謂一切差別以四種妄言說。而為根本而轉。一切外道九種變論十種異執。唯以名字為本而轉。一切煩惱破障一切所知壞障。唯以心品為依轉故。而真體中離三相故滿三德耳。唯是一心故名真如者。總結體真如。以一切言說假名無實但隨妄念不可得故者。顯示三離之因緣故。謂以一切言說無實。一切假名無實。一切心識但隨妄念不可得故。不可言說真實理中。不離三相故。虛假之相。如實之法極相違故。言真如者亦無有相者。第二轉言遣執著之過。謂愚眾生作如是執。遠離三相圓滿三德體真如理。雖無假相而有實相。自然常住決定實有。由如是計墮於常邊無出離時。是故為遣如是見故。言言真如者亦無有相。謂言說之極因言遣言者。直示真如無相之因緣。謂諸言說極於真如更莫超過。既絕言說。豈得有相無言。故得因言遣言而已。於是能遣如如如說。所遣四種虛妄言說。大本維摩詰契經中作如是說。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語鳩那阿筏陀多言。我等諸大眾。皆悉各各隨所自樂。宣說八千一種向
不二門。如宜維摩詰為我等大眾。離言說言說說非不二不二。除遣假說之垢。於是維摩詰默然無所說。爾時文殊讚維摩言。善哉善哉居士。如言說如如耳聽如。善哉善哉斯乃真實不二法門。斯乃真實不二法體故。

 

已說直詮真體門。次說解釋名字門。
此真如體無有可遣以一切法悉皆真故者
約真釋名。亦無可立。以一切法皆同如故者。約如釋名。此文明何義。所謂顯示無有斷證智故。此義云何。謂斷道起必因治障。不能自起。而真體中。無有染法而可除遣故。無有能治之斷道。所以者何。以無有一一法而非真體故。復次若有障智隨心高下。應可建立一切位地。而如體中。無有分位而可建立故。無有能立之方便所以者何。以無有一一法而非如體故。當知一切法不可說不可念故名為真如者。總結所上說故


已說根本體性真如門。次說發起問答決疑門

問曰。若如是義者諸眾生等云何隨順而能得入者。生疑致問。問者依何等句發何等疑。所謂依不可說不可念句故。發難隨順之疑。依第二轉言句故。發難得入之疑。於是隨順之句直疑其因。得入之句直疑其果。所以者何。善巧言說生長聞慧隨順方便。聞所成慧生長思慧隨順方便。思所成慧生長修慧隨順方便。一切善教極於言說。一切三慧盡於念法。若無言說則無三慧。若無三慧則無萬行。而真如法不可說故無有言教。不可念故則無三慧。無三慧故無以成就十地萬行。諸眾生等以何為依漸漸進修。如是疑故。作問而言云何隨順。行因能起果德所起。若無起因則無能入。若無能入不得所入。能入謂金剛心。所入謂金剛地而已。無因以何為門。證入於如來薩婆若海中。如是疑故。作問而言而能得入。如是二問依生滅門疑真如門。謂有眾生作如是疑。如生滅門中斷一切惡修一切善。備足因行圓滿果德。真如門中亦復如是。豈不可說撥加行善。不可念誹五等位。
今舉此意發如是問。
答曰若知一切法雖說無有能說可說雖念亦無能念可念是名隨順若離說念名為得入者。如其次第決彼二疑。所謂隨順自有二種。云何為二。一者生滅隨順。二者真如隨順。生滅隨順中而有其二種。云何為二。一者向上隨順。二者向下隨順。向上隨順者。從信乃至金剛。能為菩提果隨順方便故。向下隨順者。從自性淨妙藏乃至第一念信。能為耶耶地隨順方便故。所言向上隨順者。因無常音聲言
說。生長無常之聞慧。因無常之聞慧。生長無常之思慧。因無常之思慧。生長無常之修慧。因無常之修慧。生長無常之行德。是名向上。所言向下隨順者。因常之行德。生長常之修慧。因常之修慧。生長常之思慧。因常之思慧。生長常之聞慧。因常之聞慧。生長常之言說。是名向下。如是二門同時具足無有前後。障智別相至於文處自當顯說。真如門中作如是說。不可說者。以無有常無常之音聲言說故。不可念者。以無有常無常之三慧故。非無自門之言說及念。作如是說不可說不可念。以此義故。不可以異門難異門。此有故彼有。彼有故此有。

若爾真如門中言說及念何等相耶。謂有言說。非常音聲非無常音聲。謂無能說可說如如如說。復次有念。非常三慧非無常三慧。謂無能念可念寂滅寂靜念。所以者何。真如門中無有往向。雜亂住故。云何名為真如隨順。謂若知一切法雖說。無有常說說無無常說說。無能說說無可說說。是名為隨順於真如音聲。若與此相違。是名為顛倒於真如音聲。復次若知一切法雖念。無常慧念無無常慧念。無能念念無可念念。是名為隨順於寂滅寂靜念。若與此相違。是名為顛倒於寂滅寂靜念。已說隨順相。次決得入疑。此中有二。云何為二。一者生滅得入。二者真如得入。生滅得入中而有其二種。云何為二。一者向上得入。二者向下得入。言向上得入者。即金剛地。言向下者。則耶耶地。須隨順句應審觀察。真如得入者。則自所依。以何得入。謂是雜位。云何得入。謂離說念。離何等說念耶。謂真如門俱非言說及俱非念。是故說言若離說念名為得入。第一轉言得成就故。第二轉疑決斷理明

 

已說發起問答決疑門。次說假說開相真如門。
此中有二門。云何為二。一者如實空真如門。二者如實不空真如門。如實空者。如如體中。過於琩F一切染法。皆悉空空無所有故。如實不空者。如如體中。過於琩F一切淨法。皆悉具足無所少故。如是二門隨一一具不相捨離。於是應誦玄理頌言。如彼頌言

遠離三假相  圓滿三實德
以此因緣故  建立體真如
遠離四句相  圓滿四法德
以此因緣故  建立相真如
一切過患行  三四相為本
一切功德品  三四德為本
以此因緣故  不增亦不減
止於數量品  作如是安立


今誦此頌本應持真如門。以離念境界唯證相應故者。是亂住證非往向證


已說心真如門。次說心生滅門
本曰。心生滅者。依如來藏故有生滅心。所謂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名為阿梨耶識。此識有二種義。能攝一切法能生一切法。云何為二。一者覺義。二者不覺義

論曰。此中有二門。云何為二。一者所依總相門。二者能依別相門。此中有二重。住思應觀察。謂生滅門一心為依。生滅門攝覺義不覺義。梨耶為依故。先說初門。心生滅者者。唱上立故。依如來藏故者。所依一心。彼多一心亦名如來藏故。則是上心字下降建立異名故。有生滅心者。能依法門。謂生滅門故。今當依經如來藏門分明顯示。如來之藏其數幾有。今如來藏何所攝耶。

頌曰
如來藏有十  契經異說故
此中如來藏  與行與相攝


論曰。如來藏有十種。於契經中別別說故。云何為十。一者大總持如來藏。盡攝一切如來藏故。諸佛無盡藏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告文殊。有如來藏。名曰大寶無盡殊勝圓滿陀羅尼。盡攝諸藏無所不通無所不當。圓滿圓滿平等平等。一切所有諸如來藏。無有以此非為根本。何以故此如來藏。如來藏王如來藏主。如來藏天如來藏地。以此義故。名曰大寶無盡殊勝圓滿陀羅尼如來藏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陀羅尼藏所依總相。餘契經中諸如來藏能依別相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謂攝持故。二者遠轉遠縛如來藏。一清一滿故。實際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子如來藏者。唯有覺者唯有如如。離流轉因離慮知縛一一白白。是故名為如來之藏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真如門一心。無有惑因無有覺因。無有惑果無有覺果。一真一如唯有淨妙如來體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謂無雜故。三者與行與相如來藏。與流轉力法身如來令覆藏故。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說。如來藏者。為善不善因受苦樂。與因俱若生若滅。猶如伎兒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生滅門一心。於惑與力於覺與力。出現生死涅槃之法。譬如非幻幻人於諸幻事。隨其所應與力用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謂令覆故。

者真如真如如來藏。唯有如故。真修契經中作如是說。如理如理如來藏。非建立非誹謗。非常非無常。非正體智之所證得。亦非意意識之所緣境界。何以故。唯有理理無彼彼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真如門中性真如理。唯理自理非智自理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謂無他故。五者生滅真如如來藏不生不滅被生滅之染故。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說。大慧。愚癡凡夫不覺不知。執著諸法剎那不住。墮在邪見而作是言。無漏之法亦剎那不住。破彼真如如來藏故。復次大慧。金剛如來藏如來證法。非剎那不住。大慧。如來證法若剎那不住者。一切聖人不成聖人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生滅門中性真如理。遠離無常之相不生不滅之法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謂被染故。

六者空如來藏。一切諸空覆藏如來故。勝鬘契經中作如是說。世尊空如來藏。若離若脫若異一切煩惱藏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生滅門中一切染法。隱覆自相本覺無量性功德故。以何義故一切染法總名為空。所謂一切染法幻化差別。體相無實作用非真故名為空。而能隱覆法身如來實德真體。是故名為如來之藏。從能藏染立其名故。七者不空如來藏。一切不空被空染故。勝鬘契經中作如是說。世尊不空如來藏。過琩F不離不脫不異不思議佛法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生滅門中自相本覺。備過琩F一切功德。被過琩F一切染法之所染故。以何義故一切淨法總名不空。所謂一切淨法自體中實作用勝妙。遠離虛假超越巧偽。故名不空。被染之覆名如來藏。於出現時名為法身。於隱覆時名如來藏故。從所藏淨立其名故。八者能攝如來藏。無明藏中自性淨心。能攝一切諸功德故。不增不減契經中作如是說。如來藏本際相應體及清淨法。此法如實不虛妄不離不脫智不思議法。無始本際來。有此清淨相應法體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一切諸眾生自性清淨心。從無始已來具足三智圓滿四德無所闕失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由顛倒心不知不覺故。從能所淨立其名故。九者所攝如來藏。一切染法無明地藏。乃出離圓滿覺者為所攝故。不增不減契經中作如是說。如來藏本際不相應體。及煩惱纏不清淨法。此本際離脫不相應。煩惱纏不清淨法。唯有如來菩提智之所能斷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始覺滿佛。斷一切障具一切智。智明為外障闇為內。一切染法智所攝持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謂攝持故。十者隱覆如來藏。法身如來煩惱所覆隱沒藏故。不增不減契經中作如是說。如來藏未來際平等琱峖釭k。則是一切諸法根本。備一切法具一切法。於世法中不離不脫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多一心體。等於法界遍於三際。具足圓滿染淨諸法。無所不通無所不至故。

復次顯示隨緣門中自性淨心。於染法中隱藏沈沒。法身如來未出現故。是名為十。如是十中今如來藏。與行與相已說如來藏門。

 

次說阿梨耶識門。
所謂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名阿梨耶識者。略去分名建立滿名。雖義具足言未足故。此中所說不生不滅及與生滅。各何等法分際云何。


總攝諸無為  名為不生滅
總攝諸有為  故名為生滅


論曰。總攝一切無為法故。是故名為不生不滅。不生不滅諸無為法之總相故。總攝一切有為法故。故名生滅。生滅之言諸有為法之總相故。如是有為無為二法各有幾數。何等名字。

頌曰
無為雖無量  略說有四種
謂真如本覺  始覺與虛空
有為雖無量  略說有五種
謂根本無明  及與四相品


論曰。無為法有四種。云何為四。一者真如無為。二者本覺無為。三者始覺無為。四者虛空無為。是名為四。有為法有五種。云何為五。一者根本無明有為。二者生相有為。三者住相有為。四者異相有為。五者滅相有為。是名為五。且四無為以何為體。有何等用。

頌曰
依各有二種  所謂通及別
如體用亦爾  隨釋應觀察


論曰。真如無為有二所依。云何為二。一者通所依。非有為非無為一心本法以為體故。二者別所依。生滅門內寂靜理法以為體故。本覺無為有二所依。云何為二。一者通所依。非有為非無為一心本法以為體故。二者別所依。生滅門內自然本智以為體故。始覺無為有二所依。云何為二。一者通所依。非有為非無為一心本法以為體故。二者別所依。生滅門內隨他起智以為體故。虛空無為有二所依。云何為二。一者通所依。非有為非無為一心本法以為體故。二者別所依。生滅門內無所有事以為體故。是名二依。

復次真如無為有二種用。云何為二。一者通用。一切諸法令出生故。二者別用。平等之性令不失故。本覺無為有二種用。云何為二。一者通用。不守自性故。二者別用。不轉變故。始覺無為有二種用。云何為二。一者通用。隨妄轉故。二者別用。對治自過故。虛空無為有二種用。云何為二。一者通用。欲有令有故二者別用。空無之性令不失故。是名二用。此中所說通謂他義別謂自義。依此二言應廣觀察。種種別相至於文處自當顯說。五種有為以何為體。有何等用。

頌曰
依各有二種  所謂通及別
如體用亦爾  隨釋應觀察


論曰。根本無明有為有二種依。云何為二。一者通依。非有為非無為一心本法以為體故。二者別依。生滅門內大力住地以為體故。生相有為有二種依。云何為二。一者通依。非有為非無為一心本法以為體故。二者別依。生滅門內細分染法以為體故。住相有為有二種依。云何為二。一者通依非有為非無為一心本法以為體故。二者別依。生滅門內麤分染法以為體故。異相有為有二種依。云何為二。一者通依。非有為非無為一心本法以為體故。二者別依。生滅門內麤分染法以為體故。滅相有為有二種依。云何為二。一者通依。非有為非無為一心本法以為體故。二者別依。生滅門內麤分染法以為體故。是名二依。

復次根本無明有二種用。云何為二。一者通用。能生一切諸染法故。二者別用。隨所至處作礙事故。生相有為有二種用。云何為二。一者通用。於上下中與其力故。二者別用隨所至處作礙事故。如說生相住異亦爾。滅相有為有二種用。云何為二。一者通用。於上及自與其力故。二者別用。能作礙事故。是名二用。種種別相至於文處自當顯說。以何義故作如是說。有為無為一切諸法。通以一心而為其體。於契經中如是說故。何等契經。謂道智經。云何說耶。於彼經中作如是說。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阿梨耶識。具一切法備一切法。過於琩F過於琩F。如是諸法以誰為本生於何處。佛言如是有為無為一切諸法。生處殊勝不可思議。何以故。於非有為非無為處。是有為法是無為法而能生故。文殊師利又白佛言。世尊云何名為非有為非無為處。佛言非有為非無為處者。所謂即是一心本法。非有為故能作有為。非無為故能作無為。是故我說生處殊勝不可思議。

復次善男子。譬如庶子有二所依。一者大王。二者父母。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亦復如是。各有二依。謂通達依及支分依。復次善男子。譬如一切草木有二所依。一者大地。二者種子。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亦復如是。各有二依。謂通達依及支分依。乃至廣說故。與和合者。即是開示能熏所熏之差別故。云何開示。所謂顯示染淨諸法。有力無力互有勝劣故。今當作二門分明顯說。云何為二。一者下轉門。二者上轉門。生滅門中不出此二。如是二門云何差別。

頌曰
諸染法有力  諸淨法無力
背本下下轉  名為下轉門
諸淨法有力  諸染法無力
向原上上轉  名為上轉門


論曰。由染淨諸法互有勝劣故。二種轉門得成而已。今當先說初下轉門根本無明以何等法而為所熏於何時中而作熏事。


頌曰
所熏有五種  謂一法界心
及四種無為  非初非中後
取初中後故  如契經明說


論曰。根本無明以五種法而為所熏。謂一法界及四無為。熏一法界其相云何。

頌曰
一種法界心  有二種自在
謂有為無為  是根本無明
依於初自在  而能作熏事


論曰。一法界心有二種自在。云何為二。一者有為自在。能為有為法而作依止故。二者無為自在。能為無為法而作依止故。根本無明依初自在能作熏事。非後自在。中實契經中作如是說。根本無明熏自所依分際之量。非他所依故熏真如法其相云何。


頌曰
真如無為法  有二種作用
所謂通及別  如前決擇說
是根本無明  依於初作用
而能作熏事  餘無為亦爾

 

論曰。真如無為有二種用。謂通及別。如前所說。根本無明依初作用能作熏事。非後作用。如說真如餘三無為亦復如是。皆依初用非後用故。作熏事時量。非初亦非中後。取初中後故。本智契經中作如是說。大力無明作熏事時。初及中後一時具取。而非別取故。此中所說能熏所熏以何義故名言為熏。謂能引彼法。而合自體不相捨離。俱行俱轉故名能熏。又能彼法不作障礙。若隨若順不逆違故。名為所熏。謂五有為法。能熏四種無為法及一法界心。所熏五法隨來。而與五能熏共會和合同事俱轉。是故說言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如大無明一心本法為通依故。依初自在作熏習事。四相有為應如是知。如大無明依四無為通達作用能作熏事。四相有為應如是知。如是等義至自決擇其理分明。非一非異者。即是開示有為無為同異差別故。云何開示。所謂顯示一法界心無為自在。四種無為別事作用。與一法界心有為自在。四種無為通達作用不同理故。名為非一。為欲顯示受能熏染法一法界心有為自在四種無為通達作用。與能作熏事五種有為不異理故。名為非異。復次所熏淨法與能熏染法。各差別故名為非一。能熏所熏俱一心作。無有他故名為非異。名為阿梨耶識者。總結圓滿字

已說下轉門。次說上轉門。若欲成立此上轉門。更應安置經本之辭。所謂楞伽王契經中作如是說。爾時世尊告大眾言。諸佛子我念往昔。於出時中我來依他。於入時中他來依我故。此經文明何義。謂顯示二轉故。云何顯示。謂於出時中我來依他者。即是下轉。於入時中他來依我者。即是上轉。此義云何。我謂則是真如本覺如來藏佛故。來謂受熏之義故。依他者背自本覺依無明他故。依此經文作解釋故。是故說言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則是下轉門。若欲成立上轉門者。可言生滅與不生不滅和合。以此義故玄理論中則存斯詞。馬鳴菩薩本阿世耶。比來次第分明顯了。舉一兼一影示而已。是故無有闕失過咎。上轉門義於對治分其理自明。已說上轉門。次說該攝安立門。諸識差別其數幾有。何等契經中各說幾種識。

頌曰
牟尼大覺尊  一代聖說中
總集有十種  各異說契經
謂一種為始  十種而為終
歸本等契經  分明顯說故


論曰。凡集一代諸聖說中異說契經。總有十種。謂從一種識乃至十種識。云何為十種差別經。一者立一種識總攝諸識。此中有四。云何為四。一者立一切一心識總攝諸識。所謂以一心識遍於二種自在無所不安立故。一心法契經中作如是說。爾時文殊師利承佛威神之力。即白佛言。世尊說幾種識。體相如何。當願為我分別開示。爾時世尊告文殊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為諸大眾當問此事。諦聽諦聽善思念之。我當為汝分別解說。於是文殊白佛言。善哉世尊願欲樂聞。佛告文殊言。我唯建立一種識。所餘之識非建立焉。所以者何。一種識者多一一識。此識有種種力。能作一切種種名字。而唯一識終無餘法。是故我說建立一種識。所餘之識非建立焉故。二者立阿梨耶識總攝諸識。所謂以阿梨耶識。具足障礙義無障礙義無所不攝故。阿梨耶識契經中作如是說。爾時觀自在菩薩即白佛言。世尊云何名為通達總相識。以何義故名為總相。佛告觀自在菩薩言。所言通達總相識者。即是阿梨耶識。此識有礙事及非礙事。具一切法備一切法。譬如大海為水波等作總相名。以此義故名為總相故。三者立末那識總攝諸識。所謂以末那識具足十一種義無所不攝故。顯了契經中作如是說。種種心識雖有無量。唯末那轉無有餘法。所以者何。是末那識具足十一義。無所不作故。四者立一意識總攝諸識。所謂以意識有七種轉變自在。隨能作其事故。七化契經中作如是說。譬如幻師唯是一人。以幻術力變化七人。愚人見之謂有七人。而智者見唯有一人無餘七人。意識幻師亦復如是。唯是一識能作七事。凡夫見之謂有七事。而覺者見唯有意識無餘七事故。是名建立同一種識四種契經。二者立二種識總攝諸識。云何為二。一者阿梨耶識。二者意識。阿梨耶識者。總舉業轉現三識故。意識者。總舉七種轉識故。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說。大慧廣說有八種識。略說有二種。何等為二。一者了別識。二者分別事識。乃至廣說故。三者立三種識總攝諸識。云何為三。一者阿梨耶識。二者末那識。三者意識。阿梨耶識者。總舉三相識故。末那識者。直意根故。意識者。總舉六種轉識故。慈雲契經中作如是說。

復次敬首廣說有十種識。總說有三種識。何者為三。一者細相性識。二者根相性識。三者分離相性識。乃至廣說故。四者立四種識總攝諸識。云何為四。謂前三中加一心識故。無相契經中作如是說。識法雖無量不出四種識。云何為四。一者所依本一識。二者能依持藏識。三者意持識。四者遍分別識。乃至廣說故。五者立五種識總攝諸識。云何為五。謂前四中加隨順遍轉識故。大無量契經中作如是說。復次有識。非彼彼識攝。遍於彼彼識。所謂隨順遍轉識故。六者立六種識總攝諸識。云何為六。所謂眼等五種別識。及第六意識故。四聖諦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告樹王。我為小根諸眾生故。以密意趣作如是唱。但有六識無有餘識。而實本意。為欲令知六種識中具一切識。於大眾中作如是唱故。七者立七種識總攝諸識。云何為七。謂前六中加末那識故。法門契經中作如是說。復次文殊師利識法有七種。云何為七。所謂六識身及末那識。如是七識或一時轉或前後轉。復次第七識有殊勝力故。或時造作持藏之用。或時造作分別之依故。八者立八種識總攝諸識。云何為八。謂前七中加阿梨耶識故。道智契經中作如是說。心王有八。云何為八。一者眼識心王。乃至八者異熟報識心王。種種識法不出此數故。九者立九種識總攝諸識。云何為九。謂前八中加唵摩羅識故。金剛三昧契經中作如是說。爾時無住菩薩而白佛言。尊者以何利轉。而轉眾生一切情識入唵摩羅。佛言諸佛如來常以一覺。而轉諸識入摩羅故。十者立十種識總攝諸識。云何為十。謂前九中加一切一心識故。法門契經中作如是說。心量雖無量而不出十識。乃至廣說故。是名十種異說契經。如是十種於寶冊中云何該攝。云何安立。

頌曰
於本論雖明  今更作重釋
將契經散文  屬斯論總言

 

論曰。於本論中。雖分明說。而今為鈍更作重釋。將契經文屬當論言。所謂一心法契經中。總所建立一切一心識。摩訶衍論一法界攝。義如前說。阿梨耶識契經中。總所建立阿梨耶識。摩訶衍論總阿梨耶攝。所以者何。於本論中作如是說。所謂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名為阿梨耶識。此識有二種義。能攝一切法生一切法。云何為二。一者覺義。二者不覺義故。顯了契經中。總所建立大末那識。摩訶衍論總末那攝。所以者何。於本論中作如是說。復次生滅因緣者。所謂眾生依心意意識轉故。此義云何。以依阿梨耶識。說有無明不覺而起。能見能現能取境界。起念相續故說為意。此意復有五種名。云何為五。一者名為業識。謂無明力不覺心動故。二者名為轉識。依於動心能見相故。三者名為現識。所謂能現一切境界。猶如明鏡現於色像。現識亦爾。隨其五塵對至。即現無有前後。以一切時任運而起常在前故。四者名為智識。謂分別染淨法故。五者名為相續識。以念相應不斷故。乃至廣說故。七化契經中總所建立同一意識。摩訶衍論一分意識攝。說相雖闕具密意故。於本論中作如是說。

復次言意識者。即此相續識。依諸凡夫取著轉深。計我我所種種妄執。隨事攀緣分別六塵。名為意識。乃至廣說故。如是如是彼彼諸經。隨應當處應如如配。已說該攝安立門。次說藏識剖字門。阿梨耶識名字差別其數幾有。契經異說其相云何。何等字義屬何等處。

頌曰
有十阿梨耶  契經異說故
摩訶鍵怛摽  鍵阿尸伽羅
白白唵摩羅  黑白唵摩羅
羯羅羅鍵摩  縛多提鍵摩
奢呵那鍵摩  婆阿叉尼羅
白白迦薩羅  黑白迦薩羅
如是十種識  摩訶衍論中
分明顯說故  隨應各配屬


論曰。阿梨耶識總有十種。所以者何。於契經中別別說故。云何為十。一者名為大攝主阿梨耶識。所謂即是總相大識。義如前說。二者名為根本無明阿梨耶識。所謂根本無明別立。以為阿梨耶故。十種妄想契經中作如是說。剎奢只多提王識。直是妄法。不能了達一法界體。一切染法阿梨耶識以為根本。出生增長無斷絕時。若無提王識。黑品眷屬永無所依不能生長故。此阿梨耶識當何決擇攝。於本論中作如是說。所言不覺義者。謂不如實知真如法一故。不覺心起而有其念。乃至廣說故。三者名為清淨本覺阿梨耶識。所謂自然本智別立。以為阿梨耶故。本覺契經中作如是說。自體淨佛阿梨耶識。具足無漏圓滿功德。常痦M淨常琩M定。無受熏相無變異相。智體不動具足白品。是故名為獨一淨識故。此阿梨耶識當何決擇攝。於本論中作如是說。

復次覺體相者有四種大義。與虛空等猶如淨鏡。乃至廣說故。四者名為染淨本覺阿梨耶識。所謂不守自性陀羅尼智。別立以為阿梨耶故。本因緣起契經中作如是說。爾時光嚴童子即白佛言。尊者以何因緣故。難入未曾有會中作如是說。隨他緣起陀羅尼智名。為楞伽王識。云何名為楞伽王。以之為喻示彼緣起陀羅尼智。於是尊者告光嚴童子言。此楞伽王常在大海摩羅山中。率十萬六千鬼神之眾以為眷屬。如是諸眷屬皆乘化宮殿遊於諸剎。皆悉承賴彼楞伽王。方得遊行。所謂諸鬼神眾作如是言。我等神眾無有威德無有氣力。於諸所作無有其能。如宜大王。我等眾中與堪能力。彼楞伽王即隨其時與殊勝力。不相捨離而共轉故。謂楞伽王雖非分身。而能遍滿諸神眾中。各各令得全身之量。於一切時於一切處共轉不離。不守自性智亦復如是。能受一切無量無邊煩惱染法鬼神眾熏。不相捨離而俱轉故。以此因緣故。我難入會中作如是說。隨轉覺智名為楞伽王識故。此阿梨耶識當何決擇攝。於本論中作如是說。自性清淨心。因無明風動。心與無明。俱無形相不相捨離。乃至廣說故。五者名為業相業識阿梨耶識。所謂根本業相及與業識。別立以為阿梨耶故。本性智契經中作如是說。阿梨耶識無能了作無所了作。不可分析不可隔別。唯由精動隱流義故。名為鍵摩故。此阿梨耶識當何決擇攝。於本論中作如是說。

復次依不覺故生三種相。與彼不覺相應不離。云何為三。一者無明業相。以依不覺故。心動說名為業。覺則不動。動則有苦。果不離因故。六者名為轉相轉識阿梨耶識。所謂能見境界之相及與轉識。別立以為阿梨耶故。大無量契經中作如是說。阿梨耶識有見見轉無見見起故。此阿梨耶識當何決擇攝。於本論中作如是說。二者能見相。以依動故能見。不動則無見故。七者名為現相現識阿梨耶識。所謂境界之相及與現識。別立以為阿梨耶故。實際契經中作如是說。別異別異現前地轉。相異相異具足行轉。是故名為阿梨耶識。復次此阿梨耶識。真是異熟無記之法。淨白相故或名成就故。此阿梨耶識當何決擇攝。於本論中作如是說。三者境界相。以依能見故。境界妄現。離見則無境界故。八者名為性真如理阿梨耶識。所謂正智所證清淨真如。別立以為阿梨耶故。諸法同體契經中作如是說。有識是識非識識攝。所謂如如阿梨耶識故。此阿梨耶識當何決擇攝。所謂清淨般若質境真如攝故。九者名為清淨始覺阿梨耶識。所謂本有清白始覺般若。別立以為阿梨耶故。果圓滿契經中作如是說。

佛告菩提樹王言。自然始覺阿梨耶識。當常不離清淨本覺。清淨本覺當常不離始覺淨識。隨是彼有。隨彼是有。或非同種或非異種故。此阿梨耶識當何決擇攝。於本論中作如是說。本覺義者對始覺說。以始覺者即同本覺故。十者名為染淨始覺阿梨耶識。所謂隨緣始覺般若。別立以為阿梨耶故。果圓滿契經中作如是說。

復次樹王。如始覺淨識及白淨本覺。說染淨始覺阿梨耶識。不守自性緣起本覺。亦復如是故。此阿梨耶識當何決擇攝。於本論中作如是說。始覺義者。依本覺故而有不覺。依不覺故說有始覺。又以覺心原故名究竟覺。不覺心原故非究竟覺。乃至廣說故。如是等義至自決擇自當備演。十種末那六種意識。於後文中隨次釋故。今略而已。已說藏識剖字門。分相門。

次說總識攝生圓滿門。此識有二種義。能攝一切法能生一切法。云何為二。一者覺義。二者不覺義者。而總顯示本識殊勝圓滿相故。此義云何。所謂具足二種圓滿故。云何為二。一者功德圓滿。二者過患圓滿。功德圓滿者。覺義字句。能攝一切無量無邊過於琩F不離不斷諸功德故。能生一切無量無邊過於琩F不離不斷。諸功德故。過患圓滿者。不覺義字句。能攝一切無量無邊過於琩F若離若脫諸過患故。能生一切無量無邊過於琩F若離若脫諸過患故。如是種種攝生熏習差別之相。至彼別相決擇分中。分明顯示

 


釋摩訶衍論卷第二

釋摩訶衍論序


天冊鳳威姚興皇帝製


蓋聞月鏡日珠。居爰山王禪宮。履於雙道。 遊于百國乘於等觀。達於瓻b舉極喜之珠[玨/(冗-几(樂-白+〡))]。窺寂滅之靈宮。道聞在昔。而猶弗覺其百琱妍洁C惘惘想想。方于時始釋矣。前聞街巷之稱聲。佇教化之期。見像跡之虛形。瞻風散之界。後果面摩尼寶藏之區至于東境。當因陀羅網之珠。得于沙界。溢喜於內獲之心乎。祇園之蓮坐。棄來以企龜鏡。盈慶於外瞻之目乎。望舒之涌臺。勿返以欽星岸歟。朕方解茂花因於七覺之寶林。植蓮種於八德之珠池。卻歡往向。即急來後。加以金輪東方自來。應于威門之區。道王之偈先冊。珠鏡山虛已降。至于沙界之面。摩耶之文曾記。以未來八萬而輪之駕東。及過去五百而覺之珠南至矣。其為教也。於觀音中乞眼手之暇。而矚搜過琱妤衁龤C其為義也。於尸迦中借珠網之功。而曜羅塵數之義理。以馬鳴聖光明之德。于時具顯。龍樹大士。妙雲之瑞。于方圓啟。洋洋肅肅。自非結僧那于山林中。植雙因于香池中。誰懸演水之珠蓋於彌勒已前。敷服膺之祕軌於釋迦已後哉。釋摩訶衍論者。斯乃窮性海之源密藏。罄行因之本淵詞。以輪星而過乎月珠。君子莫識其旨歸。以錦華而達于日域。和疇莫測其涯際。可謂一山界中在兩日月。一天下中在兩皇帝。朕聞其梵本先在于中天竺。遣[馬*夷]奉迎。近至東界。以弘始三年歲次星紀九月上旬。於大莊嚴寺。親受筆削。敬譯斯論。直翻譯人筏提摩多三藏。傳俗語人劉連陀等。執筆之人謝賢金等。首尾二年方繕寫畢功。兩曜之面圓臨。群星之目具舒。江河之水澄淨。大海之瀾泰然。朕未及詳。出金輪於坤之上。入妙高於掌之內。細哉喜門周于法界。大哉靜室入于毫端。厥若斯理。絕稱歟爰翰牘。離像歟爰彩畫。語則淨名朕呵。談則善吉朕吐。然而道言。住絕理于諷誦。止爽詞于默然。破其臺觀莫弘大虛。滅其鏡玉勿釋像跡。朕將無以于[(迷-(這-言)+└)*下]月文請。于龜免翰借。輒申鄙製。爰題序云



釋摩訶衍論卷第一


 龍樹菩薩造
   姚秦三藏筏提摩多奉 詔譯


 頂禮圓滿覺  覺所證法藏
 并造論大士  及諸賢聖眾
 欲開隔檀門  權顯往向位
 利益諸眾生  分報師恩故


論曰。今造此論重釋摩訶衍。為欲顯示自師其體深玄其窮微妙。未得正證未出邪行。漠漠冥冥實絕窺[穴/(烈-歹+(跳-兆))](莫昉反)。域超思惟境故。或為欲令利鈍眾生開頓入門。顯漸進位趣入甚深所詮理故或由師亭毒極深重故。小分為報師大恩故。或祕觀察當來眾生。起百千諍壞論宗故。或親聽受阿世耶故。有如是等因緣。所以須造論已說本趣次說論差別。論有幾數。幾論所攝摩訶衍論何所攝耶。頌曰


 十萬九千部  總十論所攝
 摩訶羅跋提  鄔舍摩闍他
 筏那提舍論  阿部帝跋摩
 呼呵摩僧那  鍵婆摩迦攝


論曰。凡集一代種種諸論。總有十萬九千部焉。如是諸論總十所攝。云何為十。一者摩迦羅論。二者跋提論。三者鄔舍摩論。四者闍他論。五者筏那提舍論。六者阿部帝論。七者跋摩論。八者呼呵論。九者摩僧那論。十者鍵婆論。是名為十。摩訶衍論如意論攝。馬鳴菩薩所作之論。其數幾有幾文幾義。摩訶衍論何所攝耶。頌曰

總有一百部  九十九種文
十種義所攝  斯論寶冊攝


論曰。馬鳴菩薩所作諸論總一百部。於百部中九十九種花文論攝。餘十種論攝義論攝。斯論寶冊。十種攝義論其名字云何。所其開示同耶異耶。頌曰

遍滿及歸真  中藏與微妙
合一并三昧  清淨本原論
玄理起信論  建立同一相


論曰。云何為十。一者一心遍滿論。二者融俗歸真論。三者法界中藏論。四者祕密微妙論。五者眾命合一論。六者真如三昧論。七者心性清淨論。八者不動本原論。九者甚深玄理論。十者大乘起信論。是名為十。如是十論其數雖別。而建立相同一種焉已說論差別次說藏差別。藏有幾數幾藏所攝。摩訶衍論何所攝耶。頌曰

或五十一藏  或唯十如經
總三藏所攝  論或通或別


論曰。五十一者。別因果故。表功德故。引行者故。金剛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告佛子。我當為汝無礙言詞。宣說開示五十因藏及一果藏。故或有十藏。云何為十。一者唯立一藏總攝諸法。謂法界法輪藏。圓滿契經中作如是說。一切眾生所有言音。莫非如來法輪聲攝故。二者立二藏總攝諸法。謂聲聞藏及菩薩藏。總持契經中作如是說。法門雖無邊不出二種藏故。三者立三藏總攝諸法。謂加如來藏。光明契經中作如是說。過於琩F一切諸佛。唯當宣說聲聞法藏菩薩法藏如來法藏。更無餘道故。四者立四藏總攝諸法。謂加補特伽羅藏。道品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子諦聽為汝解說。仁藏義藏禮藏智藏及與信藏并聲聞藏及菩薩藏大覺法藏。所以者何。一切行者漸次轉勝次第之法故。五者立五藏總攝諸法。謂加天藏。天子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告耶論。不可言說清淨報空。我為大眾廣大宣說淨藏人藏并二乘藏一切諸佛大覺法藏故。六者立六藏總攝諸法。謂加奈落迦藏。怖畏契經中作如是說。我不動坐分別宣說八萬四千奈落迦藏。如前所說五種藏故。七者立七藏總攝諸法。謂加魔羅鳩多耶藏。班母契經中作如是說。我今實言為班母等一億七萬三千大眾。分別宣說五萬一千三百二種鬼神道藏。如前所說六種藏故。八者立八藏總攝諸法。謂加鍵婆陀那跋藏。龍王契經中作如是說。難陀龍王發八千問問於如來。佛開十億傍生道藏。如前所說七種藏故。九者立九藏總攝諸法。謂加器世界藏。世界契經中作如是說。

爾時世尊告樹神言。善哉善哉如汝所說。若欲聞者我今為汝分別演說所依止藏。如前所說八種藏故。十者立十藏總攝諸法。謂加雜亂藏。音聲契經中作如是說。我今開示八種雜藏。如前所說九種藏故。是名為十。如是諸藏總攝十億八千法藏。根本三藏或攝十藏。云何為三。一者素呾嚂藏。二者毘捺耶藏。三者阿毘達磨藏。是名為三。摩訶衍論或諸藏攝。或唯阿毘達磨藏攝。是故頌曰或通或別。通謂總通別謂簡別。持其行法隨應不失。所以立名曰藏焉也


已說藏差別。次說經差別。經有幾數幾經所攝。今摩訶衍論何等經為依。頌曰

總百洛叉數  十二部經攝
修多羅祇夜  及毘伽羅那
伽陀憂陀那  并與尼陀那
阿波陀那經  伊帝目多伽
闍陀伽佛略  阿浮陀達摩
優波提舍經  依或通或別


論曰。凡集一代種種諸經有一百億部。如是諸經總十二部攝。云何十二。一者修多羅。二者祇夜。三者毘伽羅那。四者伽陀。五者憂陀那。六者尼陀那。七者阿波陀那。八者伊帝目多伽。九者闍陀伽。十者毘佛略。十一者阿浮陀達摩。十二者優波提舍。是名為十二。摩訶衍論所依本經。或通或別。通謂總通。別謂簡別。摩訶衍論文狹句少甚極微少。何故無量無邊契經之海通為依耶。如婆薩伊伽諾故。如標多羅呾提故。是故無失。別所依經其數幾有。何等名字眷屬各幾。頌曰

總一百契經  光明大覺等
初五十各百  後五十各千


論曰。摩訶衍論別所依經。總有一百云何為百。一者光明大覺經。二者甚深順理經。三者金剛三昧經。四者諸法無行經。五者樹林說法經。六者無盡一地經。七者清淨如如經。八者自性自體經。九者大乘同性經。十者阿梨耶識經。十一者果圓滿經。十二者虛空等經。十三者三三昧經。十四者一心法經。十五者本性智經。十六者真法界經。十七者攝無量經。十八者最上極經。十九者維摩詰經。二十者楞伽王經。二十一者中實經。二十二者無始經。二十三者十因經。二十四者輪轉經。二十五者慈雲經。二十六者器心經。二十七者無位經。二十八者賢聖經。二十九者隱密經。三十者華嚴經。三十一者大品經。三十二者寂滅經。三十三者聖軌經。三十四者遍緣經。三十五者熏習經。三十六者佛性經。三十七者玄理經。三十八者楞伽經。三十九者本業經。四十者蘊高山經。四十一者歸本經。四十二者真修經。四十三者八德經。四十四者佛慧經。四十五者緣起經。四十六者一體經。四十七者自佛經四十八者大海經。四十九者無相經。五十者遍真如經。五十一者十種如來藏經。五十二者三身本有經。五十三者八識通達緣經。五十四者眾生身等法經。五十五者諸佛無盡藏經。五十六者讚歎不善品經。五十七者諸法同一相經。五十八者一體大悲觀經。五十九者如如本智慧經。六十者塵塵法界剎土經。六十一者輪轉本際經。六十二者法界法輪經。六十三者大智本有經。

六十四者平等法界經。六十五者四相常住經。六十六者真如一相經。六十七者流轉不動經。六十八者寂靜涅槃經。六十九者通達音聲經。七十者如來自相經。七十一者夫人經。七十二者法門經。七十三者八喻經。七十四者中在經。七十五者總持經。七十六者不動經。七十七者兩智經。七十八者道智經。七十九者本覺經。八十者大無量經。八十一者自然本果經。八十二者甚深法藏經。八十三者一道清淨經。八十四者十種妄想經。八十五者法門顯了經。八十六者境界圓滿經。八十七者光明實智經。八十八者因果同體經。八十九者心神不空經。九十者真智無生行經。九十一者無礙解脫經。九十二者隨緣增長經。九十三者法性實際經。九十四者廣大虛空經。九十五者本因緣起經。九十六者諸法無為經。九十七者本來清淨經。九十八者修行道地經。九十九者不修具德經。百者摩訶薩雲若經。是名為百。如是百經眷屬。如次初半各百後半各千。舉經之目屬論之綱。下當隨文開示現說已說經差別。次論當造人。契經異說其數幾有。今馬鳴師何所攝耶。頌曰

總有六馬鳴  契經異說故
然隨機應故  無有相違失


論曰。凡集一代諸契經中種種異文。總有六種。云何為六。一者大乘本法契經中作如是說。無上大覺尊說入涅盤緣。馬鳴菩薩即從坐起。頂禮佛足合掌恭敬。向佛世尊而說偈言

大慈滿足無上尊  無邊劫海備萬行
唯慈悲群生類故  而佛自言入涅盤
我及一切諸大眾  冥冥而亂失心神
大慈滿足世尊尚  棄自子等往異界
況我慈悲未滿足  隨佛往異界誰謗


爾時馬鳴說此偈已。睹佛眼睛徐自命終。二者變化功德契經中作如是說。爾時世尊告馬鳴言。我滅度後三百餘歲。汝當承我加力。以種種方便法利益安樂末代眾生。若我不加力汝當不能自。三者摩訶摩耶契經中作如是說。如來滅後六百歲已。九十六種諸外道等。邪見競興毀滅佛法。有一比丘名曰馬鳴。善說法要降伏一切諸外道輩。四者常德三昧契經中作如是說。佛滅度後八百歲中。有一智人名曰馬鳴。或外道眾或佛家眾。破諸外道建立佛法。五者摩尼清淨契經中作如是說。佛涅盤後一百餘歲。馬鳴大士出現於世。守護正法安立佛幢。六者勝頂王契經中作如是說。如來成道第十七日。有一外道名曰迦羅諾鳩尸摩。變化其身作大龍王。出現八萬六千頭八萬六千舌。一時發起八萬六千相違難問問於如來。如來則作三重答說通彼切難。於是龍王又作十重問問於如來。如來則作百重答說通彼切難。如是問答已。佛告龍王言。善哉善哉馬鳴沙門。為護法城故。以破壞相建立佛法。耐也耐也。常如是修常如是行。勿小遊行普遍遊行。於是龍王以其本形捨畜生相。無上尊前頂禮和南。歡喜之貌向佛世尊。而說頌言

善哉善哉言  經聽於我耳
假耶實耶自  極疑於我心
我非畜生身  我非外道眾
而贊化為生  變化如是形
世尊如鏡知  我沒於是界
出於餘世界  如教普遊行


爾時馬鳴說此偈已。如入禪定入於寂室。是名為六。如是諸經各各別說。隨機現應無相違過。馬鳴菩薩當何位人。何城誕生何因馬鳴。頌曰

本大光明佛  因不動位中
西天竺出現  從過去立名


論曰。馬鳴菩薩若剋其本大光明佛。若論其因第八地內住位菩薩。西天竺誕生。盧伽為父瞿那為母。同生利益。過去世中有一大王。名曰輪陀。有千白鳥皆悉好聲。若鳥出聲大王增德。若不出聲大
王損德。如是諸鳥若見白馬即出其聲。若不見時常不出聲。爾時大王遍求白馬終日不得。作如是言。若外道眾此鳥鳴者。都破佛教獨尊獨信。若佛弟子此鳥鳴者。都破外道教獨尊獨信。爾時菩薩用神通力。現千白馬鳴千白鳥。紹隆正法令不斷絕。是故世尊名曰馬鳴


已說人別相。次唱本作釋。本曰

歸命盡十方  最勝業遍智
色無礙自在  救世大悲者


論曰。此一頌中則有二門。云何為二。一者總攝一切眾命門。二者歸向圓滿大覺門總攝門者。通攝一切十方界中所有眾生眾命根故。如本命盡十方故歸向門者。用如是眾命歸契於滿足大慈悲人故。如本歸最勝業遍智色無礙自在救世大悲者故。論師舉幾德讚歎大覺尊。各其相云何。頌曰

總八萬四千  四十八種德
最勝等各十  智無礙各四
及八萬四千  色相差別故
功德雖無量  終不出此數


論曰。馬鳴菩薩總舉八萬四千四十八種功德。奉仰讚歎無上大覺。佛果滿位中功德淨品。雖有無量無邊。而終不出此數量。是故馬鳴菩薩總相讚歎。云何為八萬四千功德。色相差別故成八萬四千。云何為四十。最勝業遍各十種故成四十數。云何為八。智及無礙各有四種故成八種。云何為十最。
一者超過最。遠離二乘地故。二者出離最。永離三界域故。三者對治最。頓斷四住地故。四者厭患最。已過五蘊聚落故。五者離愛最。永別六道岐故。六者威德最。勝退七惡軍故。七者兵眾最。皆盡八邪林故。八者智慧劍最。決斷九結絆故。九者解脫最。斷除十纏繩故。十者勇猛最。摧伏九十六種諸外道故。是名為十最。於契經中十種第一。

云何為十勝。一者力勝。具足十力故。二者無畏勝。具足四無畏故。三者不共勝。具足十八不共法故。四者道品勝。具足三十七道品故。五者變化勝。具足百千種變化故。六者言音勝。具足八十八梵音故。七者端嚴勝。具足三十二種丈夫相故。八者吉祥勝。隨作境界處出生增長功德善根故。九者難得勝。於三界中獨尊一故。十者住處勝。所居宮殿以九萬八千微妙圓滿而所莊嚴故。是名為十勝。於契經中十種殊勝。云何為十業。一者自然業。所作自在故。二者平等業。教化利益無差別故。三者相應業。隨機出現故。四者具足業。圓滿福智二資糧故。五者無盡業。無邊際故。六者同生業。隨趣受生故。七者無著業。遠離塵累如蓮華故。八者依止業。作歸依處如大地故。九者無厭業。攝生無窮如大海故。十者通達業。無有障礙如虛空故。是名為十業。於契經中十種作用。

云何為十遍一者根遍。佛諸色根各各一一根周遍法界故。二者識遍。佛諸心識無所不達故。三者境界遍圓智所緣無分界故。四者壽命遍。不可思議故。五者眷屬遍。不可測量故。六者功德遍。一一功德等虛空界故。七者慈悲遍。無簡擇故。八者言說遍。佛言音聲無所不至故。九者證遍。無所不窮故。十者無等遍。無與等故。是名為十遍。於契經中十種周遍。云何為四智。一者光明無盡藏智。能出生十億一千智慧門故。二者一味一相智。通達琩F一切諸法無差別故。三者大悲無邊智。隨起一化遍滿一切十方世界故。四者無為寂滅智。遠離一切起動作業故。是名為四智。於契經中四種圓滿智。

云何為四無礙。一 法無礙。了知諸法實相實性故。二者義無礙。了知諸法共差別相及生滅相故。三者辭無礙。不壞假名而說實相故。四者樂說無礙。發無邊言說契經海次第不斷絕故。是名為四無礙。於契經中四種解脫智。自在之言皆通於上。故不別釋。色相名義如大總持中廣顯說已說覺寶次說法僧。本曰

及彼身體相  法性真如海
無量功德藏  如實修行等


論曰。此一頌中復有二門。云何為二。一者體攝一切眾身門。二者總達法藏僧伽門。體攝門者盡攝一切無量眾生生滅流轉無常身故。如本彼身體相故。總達門者。以如是眾身。總達於諸甚深法藏一切如實修行者故。如本及法性真如海無量功德藏如實修行故。等言總通和南之意。論師依幾法僧而
和南耶。其相云何。頌曰

總歸於十四  僧十法四故
或兼上下故  有多類僧眾


論曰。馬鳴菩薩總歸依於十四德處。十僧四法各差別故。云何為十僧。十地差別故。云何為四法。教理行果各差別故。法謂教法。所謂隨順機根一切契經之海。性真如謂理法。於一切法體性平等。離虛妄之假絕執著之實故。海謂果法。於妙覺果萬德圓滿。無有窮盡如大海故。無量功德藏謂行法。六度萬行淨品眷屬。不可思議超過數量故。如謂十種真如。實修行謂十種正智。證真如理於真實智建立僧名。理智和通能所一味平等。平等無諍論故。

何故取命標十方耶。為欲顯示所攝命根廣大圓滿無邊際故。何故取身標其相耶。為欲顯示四相所亂一切眾生皆悉攝取。欲令獲得金剛常住不動身故。何故八聖唯不歸自身命。乃通取一切無量眾生所有身命歸於三寶。由明了知一切眾生平等平等唯一真如無有別異。眾生身命及我身命。一味一相不相離故。是故頌言等。等言極甚深。何故攝取一切眾生無量身命。歸於三寶成和南相。由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皆悉歡喜。十方三世一切諸菩薩皆悉讚歎。十方三世一切諸法藏。常甯y布不斷絕故。馬鳴菩薩證不動地。下地功德悉已滿足。何故下位諸僧皆悉和南。由能歸人皆非同於自得位故。若自歸依唯應和南不動地滿并上二地。若爾何故不取地前。非無歸人故不別舉。以上兼下影顯示故。法雲地菩薩能歸人時當依何僧。於妙覺地有真實僧故無過失。

若爾何故不別舉耶。以下兼上影顯示故。是故頌曰或兼上下故有多類僧眾已說法僧次說本趣。本曰

為欲令眾生  除疑捨邪執
起大乘正信  佛種不斷故


論曰。此一頌中則有二門。云何為二。一者斷絕障縛門。二者連續解脫門。斷絕門中有四差別。云何為四。一者決定信心門。為令一切無量眾生。斷除疑惑心發起堅固信。決定於甚深大乘正道故。二者遠離捨心門。
為令一切無量眾生。遠離厭捨心增長欲樂意。精進於甚深大乘正道故。三者對治邪論門。為令對治九十六種諸大外道。九萬三千眷屬外道。四種大魔三萬二千眷屬魔眾斷除一億四萬六千種諸世論。趣入於大乘甚深正道故。四者除遣執著門。為令一切無量異生。及諸二乘一切菩薩。斷除五種人見證得五種對治。斷除二種法執證得二種對治。迴向於甚深大乘正道故。如本為欲令眾生除疑捨邪執起大乘正信故。


連續門中有三差別。云何為三。一者不斷大覺門。為令集成萬行之因。莊嚴大覺之果。無上法王不斷絕故。二者不斷法藏門。為令出現勝妙梵響。宣說一切契經之海。八萬四千法藏不斷絕故。三者不斷僧伽門。為令修地前地上之大道。建立真如法界之宮殿。住正後二僧而不斷絕故。如本佛種不
斷故故。頌眾生言分際云何。為欲對治何等斷故。建立三寶不斷耶。頌曰

通攝三聚人  未得圓滿故
對四種斷故  建立三不斷


論曰。馬鳴菩薩通緣三聚。而為境界。所以者何。由未證得圓滿果故。然三聚門有其三種。云何為三。一者十信前名為邪定聚。不能信業果報等故。三賢及十聖名為正定聚。決定安立不退位故。十種信心名為不定聚。或進或退未決定故。二者十信前并十信心名為邪定聚。皆無善根故。無上大覺
果名為正定聚。已滿足故。三賢及十聖名為不定聚。皆未究竟故。三者十信前名為邪定聚。無樂求心故。十聖名為正定聚。已得真證故。十信三賢名為不定聚未得正證故。是名為三。馬鳴菩薩須彼初門。為欲對治四種斷故。建立三寶不斷之義。云何為四。一者疑惑斷。由猶豫心不能決定。斷三寶種故。二者厭捨斷。由愛有心不能樂法。斷三寶種故。三者見邪斷。由妄想心不能正見。斷三寶種故四者定執斷。由實有心不能離著斷三寶種故。是名為四斷


已說本趣。次開總體
本曰。有法能起摩訶衍信根。是故應說論曰。此文中有二門。云何為二。一者能入門。二者所入門。能入門者。於所詮理善趣入故。所入門者。善為彼法作依止故。有法者。總標十六能入門法。能起信根者。總標門法作業之相。摩訶衍者。總標十六所入法體并及不二摩訶衍體。信決定進心。根生長行法。若為入理無超此二。故曰信根。

復次信謂十信。根謂從初發心住乃至法雲地。所以者何。初信無根隨緣進退。譬如班多伽伊摩華故。後信轉勝堅固不動。譬如鍵鳩阿彌禮樹故。信根有幾義。各其相云何頌曰

各有十種義  澄淨下轉等


論曰信有十種義。云何為十。一者澄淨義。能令心性清淨明白故。二者決定義。能令心性淳至堅固故。三者歡喜義。能令斷除諸憂惱故。四者無厭義。能令斷除懈怠心故。五者隨喜義。於他勝行發起同心故。六者尊重義。於諸有德不輕賤故。七者隨順義。隨所見聞不逆違故。八者讚歎義。隨
彼勝行至心稱歎故。九者不壞義。在專一心不妄失故。十者愛樂義。能令成就慈悲心故。是名為十。

根有十種義。云何為十。一者下轉義。能除憍慢故。二者隱密義。能詮甚深理故。三者出生義。生長種種諸功德故。四者堅固義。皆悉攝持不闕失故。五者相續義。轉轉增長無斷絕故。六者出離義。地地轉勝漸漸遠離故。七者集成義。修集種種道品法故。八者茂榮義。以諸行德而所莊嚴甚可愛樂故。九者具足義。等覺位中圓滿因行故。十者高勝義。於妙覺果最勝廣大無能超過故。是名為十。能入所入種種差別。立義分中自當顯說


已說總體。次明建立。本曰。
說有五分。云何為五。一者因緣分。二者立義分。三者解釋分。四者修行信心分。五者勸修利益分
論曰。何故次第如是。教法出現法如是故。此義云何。為欲顯示上味妙藥。當由所對疾障出現。能化教法。定由所治機根發起。疾前無藥機先無教故。初立因緣分。為欲顯示如意寶珠雖唯是一。而為一切諸寶根本。摩訶衍法雖唯是一。而為琩F法門體性。重威大龍乃所受用。利根智者乃所領解故。第二立立義分。為欲顯示摩尼寶藏雖備無量萬寶而開千重門群龍所了知。大乘本法雖圓無邊千義而別釋散說鈍根所分明故。第三立解釋分。為欲顯示雖眼耳中見聞寶雨之妙術。思心中解知無盡之圓德。而出現舌威不競入門開通往向不近隔檀。得如意寶藏無由蹬臺宮。雖口語中誦持教義之尊辭。思心中觀察廣略之深理。而勤加行添於勝進。方於金剛。不起堅固信。得法界寶藏而無由契玄理故。第四立修行信心分。雖開廣略之法示進入之門。而怯弱眾生。聞廣說法門不堪進修行鈍根眾生聞略說法門。不能解故生厭離心。如是等眾類。若值勸請緣漸漸進修。備百行因至萬德果。若不得值勸策緣彌彌遠退。將琩F煩惱而及於無性。馬鳴菩薩見是利故。顯示利益勸請修行。是故後立勸修利益分。

有何因緣不增不減唯立五分。頌曰

攝彼大總地  五十法門故
是故不增減  唯建立五分

論曰。馬鳴菩薩十萬嗢拖南大總地論中。總立五十門判釋諸教理。今此論中五分法門各攝彼十門。是故不增減唯立五分。所謂彼論建立所化圓滿等十門。因緣分所攝。百六十摩訶衍等十門。立義分所攝。安立隨順決擇等十門。解釋分所攝。修習決定趣入等十門。修行分所攝。勸請呵責引導等十門。勸修分所攝

已說建立門次說唱章判說門。本曰。初說因緣分。問曰。有何因緣而造此論。答曰。是因緣有八種。云何為八。一者因緣總相。所謂為令眾生離一切苦得究竟樂。非求世間名利恭敬故。二者為欲解釋如來根本之義。令諸眾生正解不謬故。三者為令善根成就眾生。於摩訶衍法堪任不退信心故。四者為令善根微少眾生修習信心故。五者為示方便消惡業障。善護其心遠離癡慢出邪網故。六者為示修習止觀。對治凡夫二乘心過故。七者為示專念方便生於佛前。必定不退信心故。八者為示利益勸修行故。有如是等因緣。所以造論


論曰。是八因緣中。初一為立義分作正因緣。次二為解釋分作正因緣。次四為修行信心分作正因緣。後一為勸修利益分作正因緣。初一因緣中即有四門。後七因緣中各具三門。云何為四。一者能化教法出興門。二者所化眾生分際門。三者出興作業善巧門。四者除遣諍論誹謗門。云何為三。謂前三門。今當舉相隨次別釋。因緣總相者。總舉能化教法出興門。謂為八種根本總體作正因緣。故言因緣總。為二十四種分離別相作正因緣。故言因緣相。三十二種總別法相。立義分中自當顯說。為令眾生者。總舉所化眾生分際門。謂攝邪定聚十億八萬六千種眾生。不定聚三十種眾生。正定聚一百二十種眾生故。離一切苦得究竟樂者。總舉出興作業善巧門。謂緣三聚而為境界。

宣說開示妙法要者。欲令一切無量眾生。遠離生滅無常之苦。獲得根本總相之樂故。非求世間名利恭敬故者。總舉除遣諍論誹謗門。謂愚眾生作如是疑。馬鳴菩薩居位不動地未及法雲地。而緣上地諸菩薩等。為其所化之境界者。唯顯自殊勝。為求名利等。有其虛言無有實義。豈下地菩薩應得教化上地菩薩。是故馬鳴為遣如是不信疑故。自通而言。我久遠劫成正覺訖。而助教化利益群生。為滿本願故權示藍修位。非謂欲求名利等故作如是說。已說初因緣。第二因緣言解釋如來根本之義者。總舉能化教法出興門。謂是因緣能為顯示正義對治邪執。作正因緣故。言如來根本之義。

所以者何。十方三世一切如來。無有一佛不為根本一心二門七種對治成正覺故。令諸眾生者。總舉所化眾生分際門。謂攝十億八萬六千種邪定聚眾生故。正解不謬故者。總舉出興作業善巧門。謂緣邪定聚狂亂眾生而為境界。宣說開演顯示正義對治邪執甚深法者。正琩F之謬邪解。摧塵數之逆亂見。斷除其闡提不信障。而為令趣入於十信大道故。已說第二因緣。第三因緣為分別發趣道相作正因緣。是名為能化教法出興門。謂三種發心。善根成就眾生者。總舉所化眾生分際門。謂攝上品十信三品十解三品十行三品十向三品十地諸眾生故。於摩訶衍法堪任不退信心故者。總舉出興作業善巧門。謂緣二聚眾生而為境界。宣說開示三發心者。為令超過自分獲得勝進故。已說第三因緣。第四因緣為修行信心分四種信心四種修行作正因緣。是名為能化教法出興門。善根微少眾生者。總舉所化眾生分際門。謂攝得十信位前五心中品眾生故。已得前五故。非都無善根名言微少。未得後五故不能具足。不名成就。修習信心故者。總舉出興作業善巧門。謂能為令成就後五信心故。已說第四因緣。第五因緣為修行信心分進門之終。

復次若人雖修行信心乃至得免諸障善根增長故作正因緣。是名為能化教法出興門。此中眾生攝得十信位初心下品眾生故。是名為所化眾生分際門。消惡業障等者。總舉出興作業善巧門。謂示禮拜懺悔等方便。而為消除種種業障海故。已說第五因緣。第六因緣言修習止觀者。總舉能化教法出興門。謂為修行信心分修行止觀門作正因緣故。凡夫二乘者。總舉所化眾生分際門。謂攝得十信位二心下品眾生。邪定聚攝一切二乘故。對治心過者。總舉出興作業善巧門。謂以兩輪通為對治凡夫二乘見執過失故。已說第六因緣。第七因緣為修行信心分之終。

復次眾生初學是法乃至畢竟得生住正定聚故作正因緣。是名為能化教法出興門。此中眾生攝得十信位前四心。更不能勝進下品眾生。謂住是世界信心成就極怖畏故。是名為所化眾生分際門。必定不退信心故者。總舉出興作業善巧門。謂以勝緣力而為安立正定聚故。已說第七因緣。第八因緣為勸修利益分作正因緣。是名為能化教法出興門。此中眾生攝十億八萬六千種邪定聚諸眾生故。是名為所化眾生分際門。為示利益勸修行故者。總舉出興作業善巧門。謂為欲令宣說功德增長欲樂。顯示過患覺悟厭離故。已說第八因緣。一切諸教法皆盡於立義分。一切諸所化之機皆盡於初因緣分。

何故開三分而別釋。立七因緣而散說耶。為欲顯示利鈍廣略總別不同故。何故二乘人重取於四處。為欲顯示二乘眾生下劣狹少。發菩提心向無上道。甚極切難超過於餘類眾生故。何故所餘邪定眾生唯取於三處。為欲顯示所餘眾生形於二乘輕其過失故。何故不定人別取三品耶。為欲顯示不定眾生微薄暗鈍。發決定心向無上道。甚極切難超過於正定眾生故。何故正定人不別三品通總攝耶。為欲顯示正定眾生形於不定輕其過失故。有何因緣不增不減唯立八種。何故次第如是
頌曰

總攝大總地  八十因緣故
修行轉勝法  次第如是故


論曰。馬鳴菩薩十萬嗢陀南大總地論中。總立八十因緣。以為論緣由。今此論中八種因緣。各攝彼論十種因緣。故不增減唯立八種。由是義故言如是等。等字總攝彼八十故。因緣次第行法法爾故。謂除闡提不信障得十信心。除著我障得十住心。除畏苦障得十行心。除捨離障得十向心。斷異生性
等十種障證歡喜等十種地故

已說八因緣。次說四種根。本曰。
問曰。修多羅中具有此法。何須重說。

答曰。修多羅中雖有此法。以眾生根行不等。受解緣別。所謂如來在世時眾生利根。能說之人色心業勝。圓音一演異類等解。則不須論。若如來滅後。或有眾生能以自力廣聞而取解者。或有眾生亦以自力少聞而多解者。或有眾生無自心力。因於廣論而得解者。自有眾生復以廣論文多為煩。心樂總持少文而攝多義能取解者。如是此論為欲總攝如來廣大深法無邊義故。應說此論

論曰。此文中有二門。云何為二。一者所說無異難問門。二者舉時分位決疑門。

問曰。修多羅中具有此法何須重說者。則是難問門。謂光明大覺等一百契經中。開示一切無量法藏。隨機根量攝取利益無所闕失。中士何用煩造此論。重傳彼法更無加顯力。今造此論重說彼法者。頗不求稱讚等事耶。畢竟尊信不盡其理。是名為所說無異難問門。

答曰。修多羅中雖有此法以眾生根行不等受解緣別者。總舉決疑門。所謂馬鳴自通而言。三世諸佛一切教理。自然常住一味平等。無有移轉無有起滅。是故雖題榜差別翰牘不同。而其教法唯是一味唯是平等。或不分或不別。然而眾生根性差別利鈍不等。心行差別廣略不同。既所化之機異。能化之人不能自同。令受教法名字各別。令解文義因緣各別。謂或有眾生依佛伽陀修梨毘羅而得解者。或有眾生依菩薩遮陀尸修梨毘羅方得解者。故為是人當須造論。

復次如來在世時所化清淨。能化圓滿八萬四千種色四種心遍智十種作業十種殊勝。六十八梵圓八十八妙音。無有前後一時敷演。無量無邊種種異類。或有眾生見佛妙色而得解者。或有眾生思惟佛心品而得解者。或有眾生觀察如來十業十勝而得解者。或有眾生聽聞佛梵圓妙音而得解者。如是平等明了通達則不須論。若佛滅後所化雜亂能化少闕。經論機異廣略根別。

根謂四種根。機謂三乘機云何為四。一者廣自力根。二者略自力根。三者廣無力依他根。四者略無力依他根。如是四種根性中。初二是修多羅眾。後二是優婆提耶眾。何故因緣門中所化圓滿。根性門中所化微少。為欲顯示清淨僧那阿世耶無有邊際故。為欲顯示受教實行眾生之類有其分際故。以何因緣出興兩重廣略教法。其相云何。頌曰

本願繫屬故  出興此法門
楞伽王契經  分明顯說故


論曰。繫屬因緣之力故。出興兩重甚深法門。所以者何。於契經中明顯說故。所謂楞伽王契經中作如是說。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言。我念過去無量劫海。於五百世忍辱仙人。在山林中專心修行小欲知足四聖眾種清淨之法。於時有一大蛇從山頂下。來詣我所聞我所誦。則投其體禮拜懺悔。投體已訖以頭攢地。區區作文而說偈言

我過去世  忍辱仙人  住於此山
六時行道  而一時瞋  因緣力故
今得蛇身  常受大苦  若命終後

得人同分  我當弟子  隨汝修行
汝所讀誦  常我所誦  是故我今
發大慚愧


說是偈已即便命終。後得人身則我弟子。爾時互相發願繫屬。謂作如是願。我若證無上道。宣說九十落叉廣說修多羅。利益意樂廣大眾生。宣說十落叉略說修多羅。利益意樂總持眾生。即我弟子作如是願。我當師滅後造作九十部廣說優婆薩提耶。利益意樂廣大眾生。造作十部略說優婆薩提耶。利益意樂總持眾生。以此因緣我今宣說諸契經海。以此因緣故。我滅度後我弟子現造作論教

已說因緣分。次說立義分。立義分中法門名字。其數幾有其相云何。頌曰

有三十三種  十六所入法
十六能入門  及不二別故


論曰。立義分中法門名數。總有三十三種差別。云何為三十三差別。所謂十六所入本法。十六能入門。及不二摩訶衍各差別故。何故摩訶衍成十六種。根本摩訶衍中開八種故。一心法界三大義中各開二種故。何故能入門成十六種。一心法界及三大義各二種故。或各開二種門故。是名為本數

已說法數。次當別釋。本曰。摩訶衍者總。說有二種。云何為二。一者法。二者義。所言法者謂眾生心。是心則攝一切世間法出世間法。依於此心顯示摩訶衍義。何以故。是心真如相。則示摩訶衍體故。是心生滅因緣相。能示摩訶衍自體相用故。所言義者即有三種。云何為三。一者體大。謂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不減故。二者相大。謂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三者用大。謂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果故。一切諸佛本所乘故。一切菩薩皆乘此法到如來地故

論曰。此文中有三門。云何為三。一者所入根本總體門。二者能依趣入別相門。三者通達軌則不動門。初二種門有其兩重。住思應觀。摩訶衍者總者。即是所入根本總體門。即是根本摩訶衍中有八差別。云何為八。者一體一心摩訶衍。二者三自一心摩訶衍。三者無量無邊諸法差別不增不減體大摩訶衍。四者寂靜無雜一味平等不增不減體大摩訶衍。五者如來藏功德相大摩訶衍。六者具足性功德相大摩訶衍。七者能生一切世間因果用大摩訶衍。八者能生一切出世間善因果用大摩訶衍。是名為八。如是八種摩訶衍法。皆從能入建立其名。

謂以一體一心。而為其門所趣入故。名為一體一心摩訶衍。乃至以能生一切出世間善因果用大。而為其門所趣入故。名為能生一切出世間善因果用大摩訶衍。譬如轉輪聖王。謂如輪王隨其輪相建立名字。摩訶衍法亦復如是。隨其門相建立名故。大覺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告文殊師利言。諦聽諦聽善思念之。我當為汝分別開說八種身法。何等為八。一者一體趣入身法。二者三自趣入身法。三者諸法差別不增不減體大趣入身法。四者純淨一相無雜不增不減體大趣入身法。五者如來藏功德顯了大趣入身法。六者圓滿性功德顯了大趣入身法。七者出生世間因果自在無礙大趣入身法。八者出生出世間妙因果自在無礙大趣入身法。是名為八。

乃至廣說。馬鳴菩薩正攝彼文。是故說言摩訶衍者總。此中總言。於兩處中是總體故。所謂望上及下臨故。大總地論中開八十門。廣釋根本摩訶衍法。今各攝十成一種故。唯立八法。由何義故有八應知。能入別相有八種故。所入總體有八應知。能入所入八種法相。勝劣廣狹其相云何。頌曰

平等平等一  皆無有別異
各攝諸法故  然終不雜亂


論曰。如是能所十六法相。遍滿遍滿平等平等。一味一相皆無差別。所以者何。各攝諸法畢竟盡故。若爾本末及與總別。皆悉渾同應雜亂耶。終其本末不相雜亂。其總別門初後不無。然各各別皆悉等量。故曰平等。非謂一法故稱平等。已說初重。第二重四種法中各具三門。云何為三。一者本法所依決定門。二者根本攝末分際門。三者建立二種摩訶衍門。所言法者謂眾生心者。即是本法所依決定門。今當須嗢拖南頌總持顯說。其相云何。頌曰

眾謂四衍眾  生謂四種生
是一法界藏  遍於彼八處


論曰。眾有四種。云何為四。一者一切如來眾。二者一切菩薩眾。三者一切聲聞眾。四者一切緣覺眾。是名為四眾。生有四種。云何為四。一者卵生。二者胎生。三者濕生。四者化生。是名為四生。過數故眾。受生故生。是一法界心。彼八處中周遍圓滿。不可分析不可離散。唯是一體唯是一相。以四種眾攝諸聖盡。以四種生攝諸凡盡。馬鳴論師為顯一心廣大圓滿。名為眾生。順理契經中作如是說。爾時世尊放大光明顯神力已。告佛子言。諦聽諦聽善思念之。我當為汝分別解說一法界藏。善男子。一法界藏者。所謂遍於諸如來眾諸菩薩眾諸聲聞眾諸緣覺眾及諸異生。無所不通。無所不至無所不當。是故名為一法界藏。今攝此文故名眾生。馬鳴菩薩六萬嗢拖南本藏論中。開十種門別釋散說。今略攝故唯言眾生。已說本法所依決定門。是心即攝一切世間法出世間法者。即是根本攝末分際門。其相云何。頌曰

是一法界心  總攝二種門
名攝世出世  作法界名法


論曰。一法界心總攝一切生滅門法。是故名為攝世間法。總攝一切真如門法。是故名攝出世間法。皆作法界故名為法。自體契經中作如是說。廣大神王即攝一切種種無明。一切種種染法。一切種種淨白品法。又攝一切清淨法。一切無礙法。一切解脫法。一切絕離法。一切滿足法。一切寂靜法。而廣大神王非世間法非出世間法。今攝此文故名為攝。馬鳴菩薩八萬嗢拖南歸宗論中。開二十門分明顯說。此中略故如是而已。已說根本攝末分際門。依於此心顯示摩訶衍義等者。即是建立二種摩訶衍門。其相云何。頌曰

總標二種門  言依於此心
總標二本法  顯示摩訶衍


論曰。總標能入二種門故。言依於此心。總標所入二種法故。言顯示摩訶衍義。云何為二門。一者心真如門。二者心生滅門。云何為二本法。一者一體摩訶衍。二者自體自相自用摩訶衍。如是所入二種本法。或從能入建立其名。所謂以真如體。而為其門所趣入故。名言為體。以自相本覺心。而
為其門所趣入故。名言為自。由能入門二種別故。所入本法有二應知。何以故者。即請問辭。謂由何義。依於此心句中具二種門。顯示摩訶衍義句中具二種本法者焉。答曰。作一法界心真如門。即顯示一體摩訶衍法。作一法界心生滅門。能示自體自相自用摩訶衍法。由此義故。當知各具二門二法。大覺契經中作如是說。

復次文殊師利。有二種法。甚深微妙不可思議。何等為二。一者體相平等摩訶衍。二者自相自然摩
訶衍。若欲證得是二種法。當行二門。何等為二。一者無斷無縛門。二者有斷有縛門。乃至廣說。今攝此文作如是說。大總地中開八種門分明散說。已說建立二種摩訶衍門。三大義中各略初二門立後一門。馬鳴菩薩本趣意樂。舉後攝初中故如是而已。

復次比來次第分明顯了故。以上二頌本流應至於此。一者體大者。總標所入二種本法。云何為二。一者無量無邊諸法差別不增不減摩訶衍。二者寂靜無雜一味平等不增不減摩訶衍。謂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不減故者。總標能入二種別門。云何為二。所謂如本法名門亦爾故。二者相大者。總標所入二種本法。云何為二。一者如來藏功德摩訶衍。二者具足性功德摩訶衍。謂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者。總標能入二種別門。云何為二。所謂如本法名門亦爾故。三者用大者。總標所入二種本法。云何為二。一者能生一切世間因果摩訶衍。二者能生一切出世間善因果摩訶衍。謂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果故者。總標能入二種別門。云何為二。所謂如本法名門亦爾故。三種大義別別分釋。如總地論本地品中分明顯說。何故不二摩訶衍法無因緣耶。是法極妙甚深獨尊。離機根故。何故離機根。無機根故。何須建立。非建立故。是摩訶衍法諸佛所得耶。能得於諸佛。諸佛得不故。菩薩二乘一切異生亦復如是。性德圓滿海是焉。所以者何。離機根故。離教說故。

何故八種本法從因緣起。應於機故。順於說故。何故應機。有機根故。如是八種本法諸佛所得耶。諸佛所得。於諸佛得不故。菩薩二乘一切異生亦復如是。修行種因海是焉。所以者何。有機根故。有教說故。何故依真如門所趣入之摩訶衍法唯立體名。依生滅門所趣入之摩訶衍法立自名耶。真如門中無他相故。生滅門中有他相故。他謂一切不善品法。自謂一切清淨品法。若所對治他無。能對治自無故。唯言體不說自焉。若所對治他有。能對治自有。故名言自不唯體焉。

復次為欲顯示一法界體平等平等無有其私。無量性德自然本有非得他力故。復次隨宜安立。無有定故。何故別說門中。一心別為一三大總為一。而等同各詮二摩訶衍。三大義合。方應得詮二摩訶衍。大義之名通於三種。故總為一義。無別意趣。今所開示十六法門。勝劣廣狹其相云何。頌曰

平等平等一  皆無有別異
各攝諸法故  然終不雜亂


論曰。能入所入十六法門。圓滿圓滿平等平等。周遍法界無有差別。所以者何。各攝諸法畢竟盡故。然終不雜本末能所。已說總別二門。一切諸佛本所乘故一切菩薩皆乘此法到如來地故者。即是通達軌則不動門。謂微塵數過去諸佛。微塵數現在諸佛。微塵數未來諸佛。皆悉乘此三十二種。甚深安車。達於清淨無上地故。十方三世一切菩薩亦復如是。此中菩薩言通取三聚一切眾生。所以者何。無有眾生而不通達如來地故

 


釋摩訶衍論卷第一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