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臂菩薩所問經卷第四

                           分別諸部分第十一


         復次我今於持明藏。分別佛菩薩等。乃至諸部所說真言印契等。如

     來所說三俱胝五洛叉真言。及說明主名字故名持明藏。又觀自在菩薩亦

     說三俱胝五洛叉真言。而此部中真言主名曰馬首。亦說自部。種種曼拏

     羅名字。


         復有七真言主。此一一真言主皆十二臂。或六臂或四臂。持不空罥

     索隨意變現。或四面頭戴寶冠。以如意寶而為莊嚴。光明晃耀如日照世

     。此等真言主並是馬首曼拏羅所管。


         復有八明妃。所謂目精妙白君白觀一髻金顏名稱苾芻俱胝。此等皆

     是蓮花部明妃。亦說七俱胝真言。并種種曼拏羅及諸手印。為利益一切

     貧窮眾生。及摧伏一切作障潛行鬼類。


         復有十七真言王六十四眷屬。又有八大心明王。又有諸大忿怒明王

     。甘露軍拏利明王。最勝明王。大福德明王等。我此部名曰廣大金剛族

     說八洛叉真言。


         復有大神名半支迦。說二十千真言。彼神有妃名彌伽羅。說十千真

     言。亦名半支迦部。復有大神名摩尼跋陀羅。說一洛叉真言。又有財主

     說三洛叉真言名摩尼部。復有一切天人阿修羅等信佛者。即於佛前說無

     量真言。此等散入諸部。


         或有入我大金剛部者。或有入大蓮花部者。或有入阿[門@(人/(人

      *人))]毘也(二合)部者。或入半支迦部者。或入摩尼部者。如是或入

     非部所攝。如上所說種種真言之教。於此五部之內。諸有行人並可修行

     復次世尊所說。有內勝最上妙寶。又復於此流出究竟法寶。從此轉生八

     大丈夫不退眾寶。如是三寶於三界中。最尊最勝為大福田。


         是故行人欲得滅罪生福。及本尊現前速成悉地者。於念誦時先應歸

     命如是三寶。若有持誦我金剛部中真言者。初應歸命三寶。次復先稱那

     謨室戰拏。跋折囉皤拏曳。摩訶藥叉細那缽怛曳。然後即誦真言。其蓮

     花部亦然。半支迦部摩尼部亦爾。


         復次持誦行人於持誦時。必先歸命三寶。次復歸命本部明主。然可

     持誦本修真言。若是行人不歸信佛。又復唯信辟支聲聞等法。信既不足

     及更內心。常懷慳吝嫉妒者。不得執持我教所說大跋折羅復有比丘比丘

     尼優婆塞優婆夷等。以邪見謗此大乘妙真言教。言非正說是魔所說。我

     說此人是大愚癡。


         復謂我大金剛手是藥叉類。非實本宗不肯信禮。乃至復不信禮諸大

     菩薩。若或持誦我妙真言者。非久之間必招自損。何以故然佛菩薩等。

     豈有惡心損惱有情。但緣部內一切眷屬諸鬼神等。見此癡人執我大金剛

     族大跋折羅。兼持誦我教妙真言者。彼諸眷屬即當瞋目視之。乃至破壞

     身命。若有四眾修行行人。常時讀誦方廣大乘之教。又能為諸有情分別

     解說。具大精進轉不退輪。一心趣向無上菩提者。當知是人持誦我教。

     必定速得意樂成就。


         復次我已前說佛菩薩等種種真言之教。汝應專心信受勿生疑念。我

     今復更為汝。說彼世間出世間外道。及天人魔梵等真言之教。汝當諦聽

     。大自在天說十俱胝真言。那羅延天說三十千真言。大梵天說六十千真

     言。日天說二洛叉真言。帝釋天眾說一十八千真言。贊尼迦說八千真言

     。火天說三千七百真言。俱尾囉說三千真言。諸龍王說五千真言。鬼主

     說十二千真言。護世四大天王共說四洛叉真言。阿修羅王說二洛叉真言

     。忉利天主說二洛叉真言。如是天等各各具說種種真言印契。并曼拏羅

     儀軌等。可依法受持。若違本教。不唯真言不得成就。亦乃自招過咎。


                     妙臂菩薩所問經說八法分第十二


         復次成就之法總有八種。所謂成真言法。成長年法。藥成就法。出

     伏藏法。入修羅宮法。合成金法。土成金法。成無價寶法。此之八法說

     為三品。成真言成長年入修羅宮。此三為上品。成無價寶出伏藏土成金

     。此三為中品。合成金藥成就此二為下品。若復有情智慧過人及有戒德

     。亦復樂修大乘之法。如是之人可求上品。若復有情雖具修行。未息貪

     欲可求中品。若復有情在愚癡者必求下品。諸有行人雖備受貧苦琠狺

     足者。應求中品不應求下品。若欲獲得八法種種成就者。當須修福以為

     資持。若有福者求人天快樂。及一切愛樂延長壽命。威力特尊端正聰明

     法皆成就。


         若有行人不戀世樂愛樂修行。於三寶尊常在心念。真言法則琩蒤

     持。復於念誦未嘗間斷。如是之人必能成就。及滅罪障解脫諸苦。又復

     能於現在及彼未來成諸快樂。唯佛所說真言威力更無異法。譬如天火下

     降及降霜雹。能傷草木無所免避。真言威力。能摧苦惱及諸罪障亦復如

     是。又如劫樹能滿有情一切意願。真言之力能與有情一切悉地。及以富

     貴色力長壽亦復如是。


         又復菩薩觀諸有情。或遭王難或水火難。乃至賊盜劫殺之難。一切

     怖畏苦惱逼身。菩薩於是即自變身。為真言王種種色相。救濟有情令得

     解脫。又復有情雖處居家愛著妙境。於真言法及彼儀軌。雖則日有持誦

     。且非猛利精進。於久久時乃成先行之數。先行滿已或驗現前。乃於是

     時方離五欲具戒清淨。入於靜室更誦真言滿一洛叉。然後不久即得所樂

     悉地。


         復次行人於持誦時或悉地時。入曼拏羅近諸賢聖。既修是法要須清

     淨。澡浴之法先以淨水。調和淨土遍塗其身。然後入大水中隨意洗浴。

     淨手足已或面東或面西。蹲踞而坐作護身法。即以右手取水遍灑其身。

     不得令水有聲。復以右手取水一掌。掌中之水勿令有沫。乃誦真言咒掌

     中水三遍吸三吸。亦勿令有聲。然後用水以大指拭口兩遍。及灑身上以

     為護身。如後忽覺齒中有其磣穢。又以手觸或即欬嗽洟唾。或即覺氣逆

     噦。更須如前咒水吸水拭口漱口。澡浴畢已即入靜室。此後不得輒與人

     語。除助伴外應是男女在家出家之者。及外道婆羅門淨行之者。童子童

     女及復耆年。乃至諸不男等。如是人等。悉不得共相言語及相觸著。若

     相觸著。又須同前洗浴及拭口漱口。


         若有行人睄眵M淨。澡浴其身及樂持誦。及於有情普皆憐愍。亦不

     於他利養心生貪愛。乞食自居修真言行。如是之人妙陀羅尼自然獲得。

         復次行人若求悉地。於念誦時或有人來。奉施上妙衣服金銀珍寶。

     裝嚴騎乘塗香燒香。乃至飲食及一切樂具。或多或少悉不得受。


         復次行人求成就時。凡是大小便利畢已。一一並須依法。用其水土

     重重揩洗以求清淨。若其不食斯最為上。免使觸穢薰於賢聖復次行人將

     求成就。慮其罪障不獲現前。即須預前重重念誦伸其懺悔。


         譬如夏熱之時風搖眾樹。木相揩故火遂生著。功用不加自焚眾草。

     如諸行人以精進風搖淨戒樹。生念誦火焚燒罪草亦復如是。又如冬時雪

     自凝積。日所照故雪自消散。行人清淨戒日舒光。罪雪盡消亦復如是。

     又如室中千年黑闇。一燈倏照黑闇都盡。亦如行人千生之中所積黑業。

     忽從慧火燃念誦燈。明力威光爍黑闇業一切都盡復次行人持誦修行。乃

     至護摩由不獲悉地者。當以香泥和於淨砂。或江河邊或泉池側。選其勝

     處印造成塔滿一洛叉。想同如來舍利之塔。以虔心故行人自無始已來。

     所作罪障一切消滅。所求真言悉地。乃於今生定獲現前。


         復次持誦行人求悉地者。以持戒為根本。然後運菩提心。發精進勇

     施正勤力。持誦真言常不懈退。於佛菩薩倍生恭信。譬如輪王具足七寶

     。方理國土而得安靜。持誦行人奉戒清淨。乃至於佛菩薩倍生恭信。若

     具此者息滅罪障當獲悉地。


         復次行人修先行法以多為勝。持誦數滿然作護摩。以護摩故即得本

     尊歡喜。是故行人於所求事。即得意樂成就。若復行人作攝喜人法者。

     意有所樂。乃至極遠迨百由旬。自彼來者皆是藥叉婦女。若復有人欲成

     就藥叉女者。設得悉地非是殊勝。


         譬如世人衒賣女色與人為欲。本求財寶不求餘故。彼藥叉女亦復如

     是。變於身形求行人所。承事供給一切不違。本非情愛。但以真言力之

     所攝故。其藥叉女來事行人。雖即共居事無違者。然惡心琣b常伺其短

     。候得過失即便損害。有愚癡者。而為欲故求此悉地。不唯自犯邪行之

     過。亦乃上違諸佛菩薩辟支聲聞一切聖賢四大願心。


         孰有智人坦作斯過。所有一切天人阿修羅夜叉及龍乾闥婆。乃至部

     多并諸鬼類。以信重佛故為利益故。於世尊前自說本明乞佛證許。佛以

     悲願一切攝受。又復世尊為於未來一切有情無主無依。分別解說修真言

     行。使得上中及下三品之果。上品果者得神通。入修羅窟隱身自在。及

     變身為藥叉女夫主。或成聖藥。或即變身為密跡等。或作鬼國之主。或

     現忿怒之相。降諸鬼神及一切宿曜等。中品者為求長年。或求愛重或求

     貴位或求財富。下品者以法威力及咒藥力。治諸天龍夜叉一切部多。潛

     行鬼類作執魅之病。或以咒力治一切毒。或禁或縛袪一切毒類。或除一

     切藥毒之病。


         又復佛言於諸世間有毒無毒。蛇及眾蟲其類無量。略而言之總有四

     類。所謂一牙二牙三牙四牙。於此四類分八十種。內二十種舉頭而行。

     六種住即盤身。十二種雖[蠡-彖+若]無毒。十三種為蛇之王。餘外有半

     蛇半蟲之類。


         又復有毒蟲之類。所謂蝦蟆蜘蛛及虞馱等。如是之類其數尚多。然

     此蟲等毒有六種。一者糞毒。糞著於人即便毒發。二者尿毒。尿著人身

     即便毒發。三者觸毒。隨觸人身即便毒發。四者涎毒。涎所沾人即便毒

     發。五者眼毒。眼視於人即便毒發。六者牙毒。隨咬之處即便毒發。


         前所說言蛇四類者毒有深淺。一牙所咬者有一牙痕。此微有毒名之

     曰傷。二牙所咬者有二牙痕。有血流出名曰血污。三牙所咬三牙痕。將

     極所傷名之曰損。此三類者雖毒可救。四牙所咬者有四牙痕。毒疾遍身

     定趣於死名曰命終。此第四類或承法力而有差者。然諸毒所中。若用藥

     救不及真言之力。


         何以故譬如大火興盛。若遇大雨其火便息。大真言力攝其毒類亦復

     如是。諸有智者善知如是種種諸毒。常時持誦大威真言。與毒共戲無所

     怖畏。何以故譬如師子與牛共戲亦復如是。復次有天魅阿修羅魅。藥叉

     魅龍魅。乾闥婆魅餓鬼魅。乃至毘舍遮等種種之魅。或求祭祀或復戲弄

     或欲殺害。以如是故遊行世間。常噉血肉伺求人過。


         又復或因瞋故擊捉有情。或因飢餓惱亂有情。或令心亂或歌或舞或

     喜或悲。或即愁惱或即亂語。作如是等種種異相令人怪笑。即以金剛鉤

     或甘露忿怒金剛等真言治之即得除差。又有預知彼等諸魅之性及療治法

     。然可無畏行摧伏事。但以諸佛菩薩所說真言而加臨之。何以故無有諸

     天真言之力。能破佛菩薩等真言之力。


         復次我今更說滅罪之法。若有行人欲修此法者。應就幽深清淨之處

     成近江河。用香泥和砂造於制底。中安法身妙偈。彼梵天及一切天藥叉

     持明大仙。乃至迦樓羅乾闥婆部多等類。若有見者恭信禮拜。一切合掌

     作如是言。


         希有希有大慈悲者。愍念一切諸有情等。無依無住作如是事。希有

     希有微妙行人。愍念有情作如是事。以法威力故彼諸天等或見行人手執

     光明熾盛大金剛杵。或見手執堅固鐵杵。或見手執猛利大輪。或見手執

     不空罥索。或見手執三鈷大叉。或見手執鋒利之劍。或見執棒或一鈷叉

     。或見具執種種器仗殊特可畏。或見面相端嚴殊特。凡有見者歡喜愛樂

     。彼諸天等乃至部多等。而作是言我等歸命尊者。不久必得持明大仙。

     乃至下及富貴等事。


         若有修行如是正法。彼人速獲罪障消滅不受大苦。威耀世間如日出

     現。我等護持如是行人勿令心亂。乃至當獲如意成就。諸梵天等作是語

     已。皆大歡喜頭面禮足。各乘本坐退散而去爾時金剛手菩薩告妙臂菩薩

     言。妙臂我今所說汝已聽聞。可於世間流傳救度。時妙臂菩薩稟受奉行

     頂禮而退。即於世間廣為有情流傳宣說


                         妙臂菩薩所問經卷第四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