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施文庫1999〉

《弘法大師——空海》

【出版緣起——代序】


遍照中日的密教龍象——空海

◎賴志銘


「哈日族」真的「哈日」?

時下有一個流行的新名詞:「哈日族」,指的是一個對日本流行事物趨之
若鶩的次級文化族群。舉凡「凱蒂貓」、「皮卡丘」等玩偶卡通人物,帕
妃、柏原崇、 SHAZNA等偶像明星,眾多俊男美女演出的偶像劇,還有諸
多日本的流行卡通、漫畫、電影等,都吸引著哈日族們競相追逐;連台灣
的一些綜藝節目,也從日本綜藝中「學習」了不少花招。

不可否認的,MADE  IN  JAPAN 的事物,的確都包裝得相當精美炫目,而
且不斷地求新求變,對社會大眾有相當的吸引力。但所謂的「哈日族」們
可曾想過:這些華麗耀眼的日本流行事物,便能代表日本文化嗎?若說「
哈日」或「認識日本」僅止於追逐東洋流行風而已,這便有如馬庫色(H.
Marcuse  ) 所說的「單向度的人」,僅滿足於「文化工業」大量生產的虛
擬世界,那就像是將一個人身上的裝飾品當成這個人本身一般地淺薄。

我們不能忽略的是,在日本流行風潮及強大的科技與經濟實力的背後,實
有著傳承千載的精神文明。在宗教及哲學方面,有創立「東密」的「弘法
大師」空海、開創「台密」的「傳教大師」最澄,還有禪宗的道元、良寬
,淨土宗的法然、親鸞;近代則有西田幾多郎、久松真一、鈴木大拙等國
際知名學者,這些人為日本留下了相當豐厚的精神遺產。在文學方面,由
《源氏物語》以降,《枕草子》、《徒然草》等隨筆集、西行法師的短歌
、松尾芭蕉的俳句,及至近代的芥川龍之介、夏目漱石、川端康成、三島
由紀夫、井上靖等文學名家的著作,為日本寫下了璀璨的文學史頁。

除了宗教、哲學、文學之外,日本還有傳統的劍道、茶道、花道,這些才
是日本文化真正的、深層的內涵。一味耽溺於日本流行時尚的「哈日族」
們,能算得上真的「哈日」嗎?


沒到過高野山的人,沒資格談日本文化!

繼《鑑真大師傳》之後,慈濟文化志業中心接著出版《遍照中日的密教龍
象——空海》一書。鑑真大師於西元八世紀以一中國僧侶的身分,遠渡重
洋赴日本弘揚佛法;九世紀時,空海大師以則日本留學僧的身分,冒狂風
巨浪之險,至中國學習當時盛極一時的佛教密宗及大唐文化。這兩位大師
皆對中日文化交流有著相當的貢獻,而空海大師對於日本文化更有其不可
替代的地位。

空海大師可說是佛教史上難得一見的天才。他冒險來到中國後,在三個月
內便得受金胎兩部灌頂,並成為傳法大阿闍梨;這對一般人來說,是需要
花上一輩子修業的。可貴的是空海並不拘泥於舊說,他融合了中印的佛教
理論,寫下《祕密曼荼羅十住心論》、《祕藏寶鑰》等鉅著,建構了一套
宏大緻密的教理體系,有學者稱其可媲美德國大哲黑格爾 ( F.W.Hegel )
的《精神現象學》。空海大師為日本真言宗奠下了不可動搖的基礎,其開
宗立派的高野山則成為真言宗信眾的精神故鄉。直到今天,空海的著作仍
是日本真言宗各派理論與實踐的依據。

除此之外,空海對漢文化浸淫頗深,根柢深厚,在文學、文學理論、文字
學、書法等文化領域,都有相當高深的造詣。又因密教是將教理「具象化
」的宗派,所以十分重視象徵藝術。空海除了從中國帶回相當豐富的佛像
、法器,曼荼羅等佛教藝術品之外,他回國之後,亦親自參與一些佛像雕
塑、繪畫等體現密教藝術的創作活動。

更難能可貴的是,空海大師並非拘於一格的佛教學究,他亦熱心地投入社
會建設。為了令教育普及,他創立了「綜藝種智院」,收納一般庶民及貧
賤子弟,讓他們也有受教育的機會。此外,大師還負起監督修建讚崎國滿
濃池的責任,令當地農田得以灌溉,不受水旱之苦,令當地百姓十分感念


由此可見,空海大師的生命實充滿著相當浩瀚恢宏的創造力及傳奇性。無
怪乎學者會將其喻為「日本的達文西」,及與德國大文豪歌德相比較了。

承蒙中興大學林景淵教授資料與文章的提供,以及李如明師姊的執筆撰述
,讓慈濟文化志業中心有幸出版《弘法大師——空海》一書,得以將這位
堪稱「震古爍今」的佛教大師引介給國內讀者,讓讀者們能一窺密教大師
一生的傳奇與風範。

牛津大學教授奧斯曾說:「沒到過高野山的人,根本沒有資格談日本文化
!」我們並不反對「哈日」、「崇洋」——重點在於須學習對方文化及文
明中的精髓,而並非迷失在轉瞬即逝的流行風潮堙C希望本書能收拋磚引
玉之功,讓沒能到高野山一遊的讀者們,亦能稍微領略日本文化深層的一
面,從而對自身生命及周遭的文化氛圍有所省思。

(作者為本書編輯)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