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言宗對於『參話頭』之做法與教導


          禪宗日前在國內非常盛行,有人或許會把參話頭比做腦筋急轉彎

      ,其實是不一樣,腦筋急轉彎到最後仍是無明、妄念一大堆,兩者是

      有很大差別的。參話頭有一定的程序與特徵,這個特徵就是「任你怎

      麼想也想不通」,譬如父母未生你之前,本來的面目,是什麼,先有

      雞還是先有蛋,什麼是無……等等。


          類似這樣的問題,把你兩頭的思緒通通打掉,人總是希望得到一

      個答案,尤其活在一個對立的環境堙A像我們所居住的這個有形世界

      ,那一樣不是對立的,例如沒有對立的方向,怎麼能夠走到家堜O,

      沒有對立的觀念如何分出好壞與差別呢?所以人常常在對立的觀念

      去尋找答案,無法用整個心去體受,有所分別就有善惡,有善惡就有

      煩惱,有煩惱就有痛苦。參話頭讓你所有的思緒都派不上用場,硬是

      把你逼到絕路,逼到讓妳毫無辦法時,在絕望之際,自然放棄一切思

      惟,放棄一切對立的觀念,此時萬般皆不用,自然不現而自現,才能

      用全體的心去觀照,套一句詩詞來形容:尋他千百回,驀然回首,伊

      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六祖壇經說:「思量即不中用,動念即乖。」就

      是這道理了。


          在禪宗很有名的臨濟棒喝,時常用香板把修禪者打得莫名奇妙,

      又驚又怕,其實他的香板並不是亂打的,當你參話頭,參到某一狀態

      ,剛好心識活動要去除而未去除之際,將要進入全體的覺受,那個時

      候,如藕斷絲連般,稍為還有一點思緒,這個時候禪宗的師父就會過

      去大聲的用話頭考你,如念佛者是誰?當你剛要動腦筋〈人類的習性

      〉時,還來不及回答,拍一聲,香板已經落在你身上,整個思緒就被

      這一棒打斷了,如果你當下契入真如,則打出了一尊佛,如果沒有契

      入,則只有皮肉之痛罷了。未動念之前,那一刻就是真,動了念就是

      假,開口便錯,動念即乖,所以香板不是亂打的,能夠被香板打得起

      的人,沒有幾個。


          要參話頭必須要有一定的程度,前行功夫不夠的話,參話頭就會

      變成打妄念,譬如說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程度不夠的人參一輩子也都

      在那邊打妄念,說不定臨終時,念頭停在這上面,念頭不是雞就是蛋

      ,結果往生雞道,那就太冤枉了。人的念頭平常是很散亂,根本無法

      去體察自心較微細,深層意識的變化,各位可以試試看,現在用數息

      觀從一數到十,中間不可以有念頭,呼氣時數一,吸氣時不要數,數

      到十又從頭開始數,很可能不到五分鐘,你就忘了數到那堣F,十個

      數字都沒有辦法數清楚,更不用說去參話頭。參話頭的基本條件,必

      須能夠身心統攝,身心專一,沒有達到這個程度,絕對無法參話頭,

      要不然就是那位師父錯解話頭,程度不夠。


          以能量學來說,身心專一就是將你的能量集中在一點上,這一點

      的能量是石破天驚,非比尋常的。把所有的念頭都泯滅掉,集中在一

      個念頭,進而把這一點念頭也泯滅掉,才有辦法契入般若空性,才能

      體證到真如。話頭本身就是兩頭空,沒有答案的,當你身心能統攝,

      能夠集中在一點時,用話頭把你逼絕了,你才會跳進去,跳進去以後

      才能整體活現出來,才能從此海闊天空,逍遙自在。前行功夫不夠,

      是無法參話頭的。


          禪宗師父的教法是很活的,有時候是從反面來啟發你,所以有很

      多弟子跟著師父團團轉,平常就是吃飯、睡覺、參禪,好象沒啥事一

      樣,師父對弟子也沒有指導,好像閒人一般,其實這些弟子已在師父

      的掌握之中,一步一步的走入陷阱,等到時機因緣成熟時,拍一聲,

      就把你拉出來。有一個很有名的公案:馬祖禪師依於百丈禪師座下修

      行,有一次,一個人獨自在打坐,百丈禪師看因緣成熟了,就拿兩瑰

      磚頭在他的身旁磨,馬祖禪師本來不理會,可是看百丈禪師磨那麼久

      還不停,覺得很奇怪,就問說:師父啊!您在做什麼?百丈禪師回答

      說:我要把磚頭磨成鏡子。馬祖禪師滿腹懷疑的說:磚頭怎麼可能磨

      成鏡子呢?百丈禪師見機不可失,便反問他:既然磚塊不能磨成鏡子

      ,你在那邊坐,就能成佛嗎?結果一語驚醒夢中人,馬祖禪師當下大

      悟,從此禪宗又多了一位祖師。所以在禪宗來講,對師父的信心必須

      很具足,不然的話是待不下去,因為禪宗師父的手法,無所不用其極

      ,只要能讓你開悟的方法,什麼都可以做的。


          日本有一位非常有名的和尚-----圓空法師,小時候因為兵荒馬

      亂,家堥S有錢,只有把他送去當和尚,才不會餓死,當然圓空法師

      是心不甘情不願的。長大後便四處行腳,有回借宿在一個雕刻師的家

      堙A那天晚上,禁不起誘惑,竟然破了戒,跟雕刻的女兒發生不可告

      人的關係,於是他人留下來,順便學習雕刻技巧。有一天,當圓空法

      師睡醒後,雕刻師和他的女兒都不見了,搬到其它地方去,這次的失

      戀讓圓空法師非常難過,但是也莫可奈何,他就離開了那個村子,繼

      續行腳去了。從此以後他就開始雕刻佛像,第一尊雕的就是觀音菩薩

      ,臉相雕的就是那個女孩的臉,他把滿腹的思緒寄託在這尊佛像上,

      就這樣邊行腳邊雕刻佛像,漸漸的也小有名聲。


          那時候他雕的佛像還不靈驗,一直到某一次因緣,他借宿在一間

      寺堙A有一回他雕佛像,正入神時,寺堛漲礅顴蒂b後面看了很久,

      就對他說,你刻的佛像沒有心。圓空法師一聲,很驚訝的說:您怎麼

      說我刻的佛像沒有心呢?住持說:你不相信嗎?我證明給你看。住持

      就帶圓空法師到佛堂堙A佛堂堥悕^的佛像至少三、四百年以上,可

      以說都是國寶級的雕刻,不靈驗也很難,住持就對他說:你隨便挑一

      尊。他挑了一尊最古老的佛像,年代約五、六百年,住持就把這尊佛

      像擺在地上,也把圓空法師雕的佛像拿過來放在一起,當下把他雕的

      佛像砍成兩半,圓空法師並沒有什麼反應,住持二話不說,又往那尊

      古佛砍下去,圓空法師啊了一聲,頓時暈倒,圓空法師醒來以後,就

      向住持頂禮膜拜。從此以後,圓空和尚刻的佛像便非常的靈驗,生病

      的人去求他,他刻尊佛像給病者,病就好了;某個地方有洪水,他刻

      尊佛像鎮壓,洪水就退了,真是靈驗異常。


          佛像是對心中有佛的人才有意義,對心中沒有佛的人,只不過是

      塊木頭,圓空和尚刻佛像時,沒有把精神貫注在其中,當然佛像沒有

      生命,所以被砍成兩半,也不會覺得心疼。而一尊五、六百年的佛像

      ,對他來說幾乎是一尊活生生的佛,這一砍就等於砍在圓空和尚的心

      上,無怪乎他悶絕暈倒。而住持和尚的大慈大悲與般若智慧更是令人

      讚嘆,他要的是真正的佛,圓空和尚才是真正的佛─生身佛,木頭的

      佛像再刻就有了,用這塊木頭來換取真正的佛出世,是很值得的。由

      此可以看出禪宗的手法,有時非常激烈,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但是

      也要因緣湊巧,時機成熟,彼此之間能相應,才有辦法成功的。


          密宗要求弟子對師父要完全的信任,這與禪宗的「接心」是很類

      似的,禪宗弟子從開始修行,就一脈相承師父的教導,幾乎形影不離

      地跟在身旁,一方面吸收師父的教誨,一方面等待因緣成熟,也就是

      在等待師父的棒喝,而開悟後,通常會繼續留下來一段時間再離開,

      一則報答師父的恩澤,一則把保任的功夫,做得純熟一點。在真言密

      教也是這樣,密行者跟著上師修行,所要鍛鍊、調整、瞭解的事項有

      很多,依照個人的根器、習氣的不同,必須要用不同的方法,經過長

      時間的歷練,才能穩定、成熟下來,急不得的,這與禪宗是相類似,

      所以修完四度加行,灌小阿闍梨後,並沒有馬上給你傳法灌頂的許可

      ,還要留在 上師的身旁繼續學習的。


          禪宗的參話頭必須身心能夠統攝專一,然後把你逼到極點,越過

      最後那一點,契人真實的世界。全體的生命,才能活現出來。而真言

      宗從最基礎的觀想尊形,一直到觀想心月輪、種子字、咒縵,咒縵旋

      轉收攝,歸於種字,化為明點,契入空性,愈來愈細微,一步一步地

      將妳的念頭收攝於一點,而這些初步的功夫就是要求密行者能做到,

      將生命所有的能量在一剎那集中一處再拋射出來,隨時隨地都能將生

      命在每一點活現出來,這是契入自性過程中,一個很重要的銜接環扣

      ,相當重要,等於把你逼到絕路,這與禪宗的參話頭有異曲同工之妙

      。

          初皈依修行的人,  上師不會交代羯磨事業給你,也不會交代你

      做東做西,初修行的人就好像在學數息一樣,藉著觀想把心統攝專一

      ,這點都做不到,其它的根本不用談,所以初學者一定要如法修行,

      修行到某一個程度,  上師可能會交給你一些個案〈為施主加持〉,

      這是一種挑戰,也是對你內心的開展、開發,這猶如參公案一樣,可

      以匯入自家風光。由於剛開始還在迷中打轉,修持時可能會有境界產

      生,比如說看到本尊,或看到什麼……等,  上師會依照每個人習氣

      的不同,而採取不同的手法,比如說不斷地肯定你的修持,到最後的

      關卡,也就是你的貢高我慢心或成就感達到最高的那一剎那,也來一

      記臨濟棒喝,全盤否定你的修持,讓你大死一番;或者一開始就否定

      你的修持,看到什麼境界都對你說錯,一路錯到底,到最後那一點才

      給你肯定,全盤的肯定,剎那間,整個生命都安穩下來,活現出來。


          每一宗派的教導手法可能類似,而表現的方式則不太一樣,有些

      時候  上師會要你觀想某些東西,或者交代某些羯磨事業給你做,甚

      至叫你做些奇怪的事,這當下就如同叫你去參一個公案一樣,在做的

      當中,自然進入  上師的安排堙A一步一步的落入  上師的用心,在

      做的當中,自然會往內心開展,會有很多心路歷程,慢慢的會體察到

      自己的起心動念,感受到心識的作用是這麼微妙,如實地瞭解到心的

      妙用,最後才能夠如真言祖師所講的─如實知自心,徹底了悟一切畢

      竟空。


          如此才能完全把妄念放下,惟有這樣,才能夠從真空產生妙有,

      從妙有產生真空,出空入有,出有入空,神通變化,生死自在。祖師

      大德曾說.密宗是大禪宗。這並沒有錯,因為一切宗教,修到最後就

      是要離開一切相,如實知自心,就如同真言宗所說:「離一切作業,

      離一切戲論,離一切造作」,以六袓壇經來講,即「不思善、不思惡

      ,當下即是。」最重要的就是能夠直接認取。因此密宗行者一定要完

      全遵照  上師的指導去修行,就如同禪修者必須將身心交給禪宗師父

      ,才能完全承受其教法,直接開顯出來,不然這一棒下去,只有痛的

      感覺,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


          一般人修行,很少能將自己的能量完全拋射出去,就像電光石火

      一樣,讓生命在剎那間產生最燦爛的光芒,在真言宗來說這必須經過

      長時間的技巧訓練,修持到能夠將本尊、種字、咒縵清楚觀出來,身

      心能夠統攝到某一個程度時,上師才會傳授這方面的訓練,並且交代

      你做一些羯磨事業。在做羯磨事業的當下,也有很多問題存在,畢竟

      此時還在迷中打轉,難免有些事情會著相,往往有些人以為把羯磨事

      業做好,就已經成了,隨著羯磨事業愈做愈靈驗,貢高我慢心就愈提 

      升,原本清楚的知道,應該是以智慧的增長,無明煩惱的斷除,做為

      進步與否的根據,曾幾何時,已經變成以神通力是否比以前增加,作

      為衡量的標準,如此就漸慚步入魔道,你修行的慧命,大概就到這邊

      結束,再進步也是很有限了。

 
          有很多人都停在這個地方打轉,實在很可惜,無法再細心地接受

      教導,不斷地要求自我突破,超越自己的極限,其實到了這個階段,

      應該比以前更親近你的  上師,切記要去除貢高我慢心,不能妄加衡

      量自己的境界,最好把自己當作幼稚園的學生,從零開始出發,一切

      遵循  上師的指示與教導,有問題就發問,這樣的成長應該是最安全

      的。慢慢地,  上師會引導你開展身心,進入超能力的世界,從做的

      當中,你會體察到宇宙的奧秘,發覺到生命的意義,從現象界堙A你

      漸漸地也會瞭解一切都是自心所變現的,因此你就能將執念、妄念放

      下,能夠不被色相所轉,進而轉識成智,藉相轉相,契入般若空性。

      當你能完全掌握到自心實相後,就如真言祖師所講:「開口發聲皆是

      真言,舉手投足皆是印契,心之所起妙觀自成。」這個不就是禪嗎?

      所謂歸源不二就是這個道理,而最重要的,就是對你的  上師要有百

      分之百的信心,如此才能修行成就,證得菩提。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