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新主題 | 回討論區首頁 | 回上一頁|

真實故事-無常的可怕-不可思議的簡易護摩法
【發佈人】 A0015 59.113.139.1
    許家琿-我的侄子-弟弟唯一的兒子,從小長得胖胖壯壯很少生病,因為他的腳掌厚實多肉,很像熊掌,我們暱稱「小熊」。

  小學、國中、五專到海洋大學畢業一路走來平平順順,身高176公分,體重75公斤,壯碩的體型、樂觀健康的形象,臉上常帶著靦腆的笑容,有他在不勞長輩動手,是個勤快又貼心的孩子。家庭聚會裡有他的參與,總會把就讀五專時期擔任社團幹部和大學時期帶活動所發生的趣事,搬出來與大家分享;甚至當兵時所學到的CPR,當場找來助手一邊表演,一邊照本宣科一字不漏、口傳教授。常哄得老少笑聲不斷,熱鬧非凡。

  海洋大學畢業後,當上海軍,派在「中正軍艦」上服務,當的是汽機兵,又因人力分配需求被派駐守鍋爐艙,聽說「中正軍艦」是二次世界大戰下的老舊軍艦,鍋爐內「人爐一室」又因管路破損,蒸氣、壓力、溫度、都在關閉室內,每次值更四小時一天兩次,總有人受不了溫度過高而「熱痙攣」昏迷而送急救,「家琿」處在那種環境下仍然安之若素、生活自在,不叫一聲苦。就這樣在民國九十三年五月二十日結束了一年七個月的兵役,退伍還鄉。正好好規劃往後的彩色人生。在這段空檔裡,(家琿)隻身上北部找表哥、宜蘭找同學敘舊聯誼,也跑了一趟澎湖。

                     待續

【發佈時間】2008-01-21 11:00:29【點閱數】17383

【回覆人】:a0015(59.113.131.87)
  首先要拿到一等輪機員的正式執照,雖通過國家甲級船員的考試,但必須實習一年才能換到正式執照,目標瞄準(中鋼)公司的船運部,想上船賺個二、三年(因船員薪水高),再轉地勤或往「中船」嘗試造船工作,然後成家。寄出履歷、通過中鋼運通的面試,並約定七月十五日交回所需人事資料要分發派船。



              無常的到來



  七月初感冒染身,七月三日,不想漏失網路作家「蔡智恆」來高雄的簽書會,因而冒雨參加,返家隔天(七月四日),感冒加重、發高燒,平常多喝開水、多喝退火飲料即可痊癒,故原法炮製,不以為意。怎知這次來勢兇猛,喝了整天的水,仍不退燒(因逢星期假日,醫師休假),第二天(七月五日)上診所看完診中午飯後11:30吃下了第一包退燒藥,吃下不久後有感覺雙唇麻麻的,四肢乏力,當時以為這是感冒正常症狀。半夜發燒,午夜三時吃下第二包退燒藥,第二天早上起來,嘴唇浮腫歪鈄,我們還揶揄說是「士林大香腸」或「嘉義的黑香腸」。其實當時在鼠蹊部份已經起水泡破皮,疼痛非常,他媽媽看到他舉步維艱、傾斜緩慢,詢問之下發覺事態嚴重,於是第二次複診,醫生一看就知不妙,研判是「藥物過敏」,嘴裡嘀咕說:「這個年輕人忍耐力有夠強,這種痛苦還能默默承受,自己沖洗抹藥不吭一聲」一邊說:趕快到高醫去住院。



             -----     待續  -----

【回覆時間】:2008-01-22 10:39:12

【回覆人】:a0015(59.113.139.118)
  [住院後小水泡擴大,成大汽球,脖子上的水泡,大到自己看得見,喉嚨嘴破不能進食,全靠打點滴維持。第三天病情加劇,高醫研判這是罕見疾病「史蒂芬強生氏症」也就是藥物過敏引起的黏膜細胞溶解症,紅疹水泡從局部漫延至全身,七月九日轉入燒燙傷無菌加護病房,一進加護病房,馬上進行「插管」以及「水療」。所謂「水療」就是把全身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水泡戳破再以消毒水、碘酒消毒全身,蓋上人工敷料(類似人工皮)再包媮^帶。當會客時間到,我們隔著玻璃看到的:除了手掌、腳掌、眼睛外,《眼膜也因水泡破損不能張開》全身裹著繃帶、砂布、像一尊木乃尹。躺在床上,因怕他疼痛難忍會撥掉針管、維生系統等,手腳都被綁在床沿,全身又冷又痛不停的發抖。氧氣罩下的他,模糊意識知道大家在病房外看他,想說話因插管無法達成,困難的勉強舉手致意,一翻激動折騰,讓已經脆弱的鼻子、皮膚破裂,氧氣罩內流出怵目驚心紅色的血液,噢!一個健壯的年青人!此境此景,止不住的淚水直流,真是錐心疼惜不捨啊!



  七月十日第一次病危通知



  七月十二日看到他時 是拿掉氧氣罩,多了一條藍色肺部內管(還好不是氣切),因怕他扯掉管子,所以打了鎮定劑,看到昏睡中的他,雖然可以免除冷、痛的感受,可是……唉……真怕他一睡不醒!



  七月十九日會客時間到,久久不見拉開布幔 (會客時間只准一人進去,其他只能隔層玻璃往內觀看),<家琿>媽媽剛好進去目睹整個急救過程,真是痛徹心扉,傷心不已。



  整個身軀因水泡破皮,全身潰爛,體無完膚,真的是血肉模糊,每次換藥必須借助麻醉劑,花費四、五小時,換藥中及換藥後會冷、會痛、會發抖,想像中的痛楚更甚水深火熱,人間煉獄!



i              -----     待續  -----



【回覆時間】:2008-01-23 16:07:42

【回覆人】:a0015(59.113.139.158)
  護士抽痰,因沒有先以少許開水潤喉,常因強力的乾抽,往往沒有把痰抽出,反而血水汨汨地從抽痰管流出。



  這位勇猛耐力超強的戰士,偶而清醒,也會無力地說:「媽媽我不想再玩這種遊戲了」 嗚呼!誰聽了能不動容?!



  為撫慰他的情緒,激勵他的生命力,他的同輩表姊弟妹們,每天錄製不同CD,內容有親友們的鼓勵加油,小輩們的嬉鬧聲、有他喜愛的偶像流行歌曲,拜託護士小姐幫忙播放,振奮他求生的意志力,讓他在病房內有如家人陪伴,不是孤軍奮戰。



  醫生說:患者比一般燒燙傷嚴重,因「家琿」是由內五臟六腑受傷潰爛再引發出 皮膚毛孔出水 泡,你們看到的只是外表,其實內臟也如外表一樣嚴重,要能痊癒, 冀望奇蹟!



  醫生說:「家琿」本身免疫力強,因此反座用力也強,抗生素第一代大量注射後,又滋生另一種菌,還要經過培養後又改換注射第二代抗生素,撲殺後,同樣的事一再重演,這次的頑強細菌已經換到第三代抗生素,如此大量注射後,怕以後腎臟、肝臟,會受影響而萎縮,即使病癒,可能也要洗腎。



  有人說:高燒三十多天(都在40°以上),腦神經必受損、智商會降低。



  有人說:即使痊癒也會併發許多後遺症,對患者本身來講,要有心理準備,將來的生活會很不輕鬆。



  傳聞住過這間病房的人,沒有一個用走的出來。



  有人說:仍堅持救下去嗎?!



  一個壯碩健康的青年,只為了兩顆退燒藥就這樣放棄,豈能甘心!



                      -----     待續  -----





【回覆時間】:2008-01-24 13:05:52

【回覆人】:a0015(59.113.131.142)


  在七月十日第一次收到病危通知,立即求救師父,上師的回覆是:「會幫他修法加持,也請道場的專修們幫忙修法,照片上看來,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聽後著實寬心不少!一向對「簡易護摩法」最有信心,想想自己也該供獻所學,如能對(家琿)一些幫助、減少一點病痛,儘一份心力。於是,準備香花、素果,備好香案,升好爐火,點上祈福油燈,遵照 上師傳授的「簡易護摩法」與自家師兄勤修。先修 上師相應法,再按照「簡易護摩法」次序,虔誠、專注、認真修觀。其間振錫扙、誦咒語,尤其大聲唸誦光明真言、不動明王咒,鏗鏘有力、震徹宇宙,最起碼也要上達天聽。



  每次修法後,感覺上有如卸重負,覺得應該沒有那麼悲觀。



  然而,一次一次又一次的病危通知,我們的信心一層層的剝落、方寸大亂,真的是病急亂投醫,還是忍不住跟著親友走訪通靈人士。



  通靈人士(一)

福德正神:澎湖七美中的一美邱姓女魂,跟著他回來,解決方法是,十八碗豐盛的供品加上燒金紙、銀紙代求和解。



  通靈人士(二)

佛母:有某王爺女兒,要招他為婿,要求摺一百零八朶蓮花、元寶化解。

   其他繁瑣不及細載。



  通靈人士(三)

禪宗:坐禪後的提示:某龐大家族的女魂要他,但是他們雖然魂多勢大,可是你們的家族也有許多人為他修法,持咒、誦經、拜佛,功德迴向給他,所以你們的光色略站上風,應該無礙。



                   -----     待續  -----







【回覆時間】:2008-01-28 11:40:43

【回覆人】:a0015(59.113.139.111)
  全家族的人、心境、情緒、隨著病情的轉變、好壞,起起伏伏,備受煎熬,尤其是(家琿)的爸爸、媽媽,浸浴在痛苦的深淵中,用一夜白髮、暴瘦如柴形容絕不誇大。



  八月七日會客時間到,看到(家琿)比手劃腳,向媽媽要了紙和筆,用被綁住的雙手,右手寫寫換左手,很不簡單地拼湊出五個字。隔層玻璃,大家左看、右看、溝通、討論、急著猜猜他的心意,突然他的妹妹,靈犀一點通,大叫一聲「媽媽我愛您」!這一聲叫出來,透過話筒傳進病房,(家琿)手比著【O K】。那位堅強的媽媽,在旁早就涕泗縱橫、淚流滿面,偉大的爸爸,在外面眼眶泛紅,臉部的肌肉不停的抽動,大家更是興奮莫名,又一次淚水潰堤!哇哈!老天有眼!好久不見的太陽,終於沖破黑暗,露出了曙光!



 八月十二日,拔掉插管,開始學習坐起來、也稍能進些流質食物,復健師也進駐病房,帶他站立,試著走路,「因躺太久,兩腳已經萎縮」拿掉「包大人」-尿布,可以走動幾步就吵著要出院回家,實在是加護病房空間有限,只適合躺著的病人。但因醫生深恐傷口未癒,容易感染,有待觀察,撫慰家屬、再忍耐些天吧!





                 -----     待續  -----









【回覆時間】:2008-01-30 11:55:28

【回覆人】:a0015(59.113.139.99)


  八月24日,終於脫離住了四十五天的加護病房,轉入一般病房,當(家琿)走幾步路坐上輪椅,從加護病房轉出的時候,醫生、護士放下手邊的工作一起拍手歡送這位最配合的患者戰勝病魔,也讓他們有很大的成就感,在此我們非常感謝,所有參與的醫生護士們的仁心仁術,有您們的認真呵護,才有今天重生的(家琿),感謝您們!



  8月24日那天,在普通病房看到的(家琿)只能穿一條平口褲,胸口吊掛一條紗布,皮膚大部分仍舊滲出血水,部分好的皮膚,紅通通的,吹彈即破,只要稍微用力,表皮就有可能隨時脫落,換藥仍是疼痛非常,只見他咬牙發抖忍受,不曾聽他大聲哀嚎叫痛,每次換藥回來,總看到他非常疲倦,連講話的力氣都沒有,有時心疼他的感受,不敢太打擾。



 當我們第一次近距離面對面時,家琿還是帶著靦腆的笑容,用他剛拔掉鼻胃管,帶點沙啞的聲音



  家琿說:嗨!三姑,您是我在加護病房四十五天生死搏鬥中,出現最頻繁的,還有三姑丈,我感覺到我好像做了一段很長的夢,雖然模模糊糊的,可是做了好幾個片段的夢,清淅可述,三姑,要不要聽?



    要!當然要!帶著輕鬆的心情,聽他細述從病魔掙脫出來的故事。



           見證的時刻



  40幾天,所感應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是真?是假?是虛幻?還是南柯一夢?卻又有那麼多神奇的巧合,不是切身經歷,實不敢置信!



 因為(家琿)想到一段就說一些,不是一次全部說完,沒有分前後,所以不分哪一段前哪一段後,期間歷經過去現在未來,細述如下,與大家分享。



                 -----     待續  -----











【回覆時間】:2008-01-31 14:45:12

【回覆人】:a0015(59.116.26.61)
事隔三年多,有些記憶消失,為求真實,只好敦請我們的主角(家琿)來此現身說仔細:



家琿說:在加護病房40幾天,我感覺到三姑和三姑丈,好像天天都來看我、保護我,你們都會穿著黑色的海青出現,雖然看不清楚你們的五官,可以感覺出來那是你們,通常你們出現時,關聖帝君也會現身,幫助我驅趕黑影。



片段一

家琿:記得我剛進去加護病房的時候,做第一次水療﹝用消毒水清除爛掉的皮膚,比傷口上灑鹽還痛﹞,做各種維生系統的裝置,如插管。推到加護病房內,已經疲累不堪,只覺得又餓又冷,因為高燒40度還不停的發抖,當病房安靜下來後,剩我一個人時,覺得身體浮浮沉沉的,好像隔沒多久,又被推去做第二次水療,迷迷糊糊中,看到了兩個人,一個穿全白的西裝,年紀看來有點大;一個穿全黑的西裝,兩個人看起來都像黑社會的人,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後來想想,在加護病房的手術室裡,大家都穿消毒衣,他們兩個卻可以穿西裝,感覺出來他們在等我,過沒多久一個穿著紅袍的仙姑出現了,她在我旁邊開始寫咒文,一線一線搭起像是黃色的蚊帳,罩在我四周,那兩個穿黑白西裝的人,就無法靠近。



片段二:

家琿:好像有一個女孩子化身成護士,把我推到不一樣的地方,感覺一個穿著古代官服的人﹝似乎是一位王爺﹞,走到我面前,突然就變成襯衫短褲,對我說:「就是你!你最適合當女婿。」那位王爺請他媽媽出來,王爺的媽媽拿了30幾支正在燃燒的香,全部戳穿我的左腳腳底,不知道是不是做記號,不過從那次之後,那隻被戳過的左腳開始漂浮,甚至可以浮在空中。



片段三:

家琿:不知道是被推還是召喚,進到一間像是組合屋的樓房,在最高那一層,我看到三姑、三姑丈開了一間中醫診所。三姑丈要我躺在一張舖滿白米的床上,躺在上面刺刺的,有點不舒服,沒有多久,所有的白米,把我包裹起來,白米就像海浪一樣,一波波從頭到腳的反覆推動,白米像是在吸取我身上不好的東西,慢慢變成黑色的米,那些黑米被推到腳邊滲出黑水,米再把黑水吐出,變回白米,但已經不是原先的那麼白。又從頭開始吸取不好的東西,這樣的過程重覆三至四次。這時三姑的 師父出現在旁,幫忙並解釋:「看來沒辦法一次通通吸完,不能急躁,只能慢慢來,多做幾次療程。」從這裡開始每當三姑、三姑丈出現,都會聞到香味,此味道世俗少聞,近似盤香或檀香的味道,在加護病房聞到,也是蠻不可思議。



P.S. 本來以輕鬆的心情聽故事,當聴到白米、黑水變黑米,這段奇妙的感受,一時之間,瞠目結舌、內心震撼,無法言語。記得當時與自家師兄,修「簡易護摩法」,親友們無人知曉。「簡易護摩法」五個字,對他們來講,是完全陌生的,尤其在加護病房,昏沈中的「家琿」,竟有如此感應,真不可思議呵!

【回覆時間】:2008-02-02 16:57:54

【回覆人】:A0015(61.223.237.57)
片段四:

家琿:那位身穿紅袍的仙姑,把我帶到一間像是寺廟道場的地方﹝外觀近似瑞芳道場﹞,黑白西裝的人,還有夥同王爺的手下,還是要帶我走,場面真的有點像電影裡黑道火拼。除了那位紅袍仙姑以外,所有親戚朋友、裡面有慈濟的師兄師姐,他們穿著制服,站在那間寺廟道場門口,排成長方形的隊伍;真言宗的師兄師姐,他們是繞著那間道場圍成一圈;大姑帶領的「靜空法師」麾下師兄姊們,全在道場門口與那些曠野幽靈對峙。當兵的朋友之中有兩位是跳八家將,也以八家將模樣出現;接著王爺那方勢力比較大,我方有些抵擋不住,紅袍仙姑深怕無暇顧及我,便教我比了一個手印,他說此手印雖然無法消滅黑影,但可以驅離他們。過沒多久出現哪吒﹝也就是俗稱三太子的中壇元帥﹞,他騎了一台重型機車出現,外表酷似藝人庾澄慶對著我說:「我來幫你」,最後仙姑的師兄也來幫忙,師兄一出現,關聖帝君也出現,順利逼退對方。



片段五:

家琿:好像置身在一列火車上,像要帶我回家,跟我比較親近的家族成員,都在這列火車上,火車上每個人都各司其職,還有一位來幫忙的仙姑跟之前那位穿紅袍的仙姑不一樣,她說她跟三姑是很久很久的朋友,仙姑能帶我們經過「過去、現在、未來」。所以交通工具,是火車、還有飛船在互換,每當經過其他人的地盤,為了避免被他們檢查到我的存在,有的跳迎賓舞,有的再以食物、錢、賄賂、希望他們不要為難我們前進,經過的地盤,有些是那位王爺的,這時免不了一場爭執,通常都是三姑出面談判斡旋,有時互相沒有共識,就會短兵相接,當時 只見三姑,雙手結手印,打出一個又光又亮的玻璃光球(裡面有一個複雜的梵字-事後查證-竟是不動明王的種子字)逼退,有時數量太多,打完一波,接一波,實因纏鬥太久,精疲力盡,眼看三姑即將敗下陣來,這時大姑挺身而出,身上出現一個「力」字,像一團熾盛強烈的光耀,照遍十方,雙手揮出一陣風,把所有的曠野幽靈通通捲走。

三姑聽到這一段,驚呼:「大姊這麼利害喔!」

我說:不好意思喔!三姑!大姑的功力真的比三姑您高強、深厚。

三姑說:「喔!開玩笑,大姑吃齋茹素十多年,受五戒,每天早晚念誦二部經典,波羅密多心經、無量壽經、阿彌陀經,還有地藏經都背誦如流,更是簽準捐獻大體的老師,懈怠庸俗的三姑,哪能跟精進的大姑相提並論。善哉!善哉!」



火車在前進中有幾次經過餓鬼道,餓鬼他們會爭著上車,這時都會丟豬、牛、羊一些牲禮,把他們引開,可以看到他們喝血、吃肉的景象,有時惡鬼太多,或是進入黑暗的迷障無法前進,真言宗師兄師姐都會伴隨(不動明王)出現,護持我們到一片綠色的草原繼續前進。



       -------------    待續    -------------

【回覆時間】:2008-02-05 11:43:59

【回覆人】:A0015(59.113.138.204)
其他片段::



住台中「家琿」的醫生表哥、護士表嫂,深入醫療團隊,提供很多寶貴意見,對當時病症,醫療發揮宏大助益。昏睡中的「家琿」強烈的感應到。醒來後,還預告,不久醫生表哥的家中會增添一位小公子。

當時醫生表哥還回說:「哪有可能!」回去後不到一星期,傳來說真的懷孕了,九個月後小公子出生,驗證果然不虛。



管仲將軍,哪吒(三太子)、關聖帝君,不僅常來相助,還帶他去覲見玉皇大帝,並在跪拜頂禮時,看到了龍爪。更有(阿門)也來摻一腳,(據說鄰居基督徒也曾為他禱告)。

寫了太多神跡鬼怪,好像武俠小說刀光劍影,真是有擾視聽,就此打住了!



(家琿) 93年7月6日住院

       7月9日入加護病房,四十五天後,

       8月24日轉入一般病房,五十三天後,

       10月15日出院,共住院一百零一天。



94年11月間,頭頂、胸口因為溫度較高,傷口在常溫下,依舊滲出些血水,不易癒合。近二年的時光一直忍受植皮換膚的痛苦,即使再冷的天,也只以紗布稍微圍住。出院後;



師父囑咐:< 找中醫師調理修護五臟六腑,醫生的名字含有木的最佳>。哈!機緣良好,找的醫生不僅有「木」而且還成「樹」。經過爸爸媽媽的耐心毅力,「家琿」的極力配合(再苦的藥也甘之如飴),每天唸誦經文修鍊氣功,如今也如往常身強體壯。最大遺憾是眼睛,因出水泡後,視網膜變得如皮膚般,成不規則凹凸不平,視力原為0.02,現在雖有進步到0.12,仍舊身處模糊,不能自己騎車或出門。媽媽是慈濟委員,把領到的保險金,湊足一百萬元,加入慈濟榮董,並參加慈誠隊培訓,十二月初受證,正式成為慈誠隊的一員志工。



經慈濟記者會披露,十二月十五日,聯合報登出,當天電視台播報,塵封三年多的傷口再度掀開。一個多月來,為書寫這篇故事,翻閱日記、電腦搜尋正確資料,又與「家琿」爸媽為找回記憶,回溯以往,再度陷入這塊傷痛的區域,情緒亢奮,心境隨著筆尖溶入當時的情景,血脈噴張,血壓上升,唉………心揪難抒矣!



執筆至此,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親人的祝福,意唸力的相助,有不可忽視的能量加持,尤其虔誠誦經、修法、功德迴向都會有所感應,實不可小覷也。



最後更要深深感恩, 師父慈悲無私的傳法,救渡苦難的眾生,離苦得樂,大恩大德永銘心中,感恩!再感恩!     



                                                          a0015跪拜頂禮



      

【回覆時間】:2008-02-12 10:34:02

【回覆人】:家琿(59.113.136.229)


感想1

想起我第一次下病床,看到鏡子中的自己,差點不能接受,漂泊的帥哥不見了,裡面是一個沒頭髮的阿伯,五官是怎麼看,都看不清楚。到現在我的眼睛,就像被一塊毛玻璃遮住,看東西很模糊,那時新長的皮又粘在一起,限制住我的行動,凡舉手動足,撕裂的疼痛隨之而來。



躺在病床上,恍惚了幾天,一直在想,我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怎麼會變成這樣!我的工作!? 變成這樣,要如何實行我的人生規劃,當下真的有閃過,想死的念頭!在每個人生旅途中,常有許多生涯規劃,而總是忘了,把(無常)放進計畫中,當計畫發生變化,真叫人不知所措!



轉到普通病房後,才有機會好好看看,已經憔悴的爸媽,他們的難受,一定不下於我。若我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他們一定會更傷心,怎能再讓他們傷心第二次!



住進普通病房這段期間,很多親戚朋友常來看我,念頭一轉再想,除了不該再讓爸媽傷心第二次之外;若死了,就算順利轉世輪迴,還要再活25年,也才能讀完大學,服完兵役,而且還不一定能遇到,這麼好的親戚朋友們!



想一想還真麻煩,就好像玩遊戲一樣,重新練等級,或是重新過關,都想保有一些寶物,或是經驗。因此我不再想,我失去了什麼,開始思考,我還擁有什麼寶物,或經驗,我的寶物就是--我的家人、朋友,我25年間所學的---就是我的經驗值。



人一生可以譬如盤香在燃燒,燒出什麼味道。什麼牌子可以自己選擇,友善的清香讓人懷念,下次就還會想再買;自私的惡臭,使人避而遠之。所以我目前雖然能力有些不足,能直接給人的幫助機會不多,但是,如果還能用我這微薄力量,幫助到人的地方,那麼我會很樂意去做。



                 -------待續-----



      


【回覆時間】:2008-02-14 09:53:27

|1 |2 |3 |<第1頁>

上一篇(密教的修---) | 回上一頁 | 回討論區首頁 | 下一篇(基金會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