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覺讚略釋

實相慧是非空非有、亦空亦有,要「空」有「空」,要「有」有「有」,但非「真空」,亦非「非有」。譬如「白花」在平常的知識裏,曾告示為「無比純潔,毫無瑕疵」,所以當心境好時,看見白花便頓覺喜悅;但心情不佳時,白花又讓人勾起無限悲傷或不堪回首的往事,這時白花又代表「消極悲悽的知識」。所以這兩種皆非真正的「實相」;今者乃須泯除一切分別,還其原本真相─「花就是花」;不假任何思惟,當下即是,它是原本具在的,不需人類賦予名稱或代表,乃至不需欣賞的角度、鄙視的眼光,它仍然本具存在。所以,花是聖潔亦非聖潔,是悲傷亦不悲傷,這便是「非空非有」、「亦空亦有」,亦是心之全體,圓滿的覺受,直下承擔;即用心直接去體受,不作任何分別,即以圓融之心,了覺諸法本空,如自心實相。以此心照諸世間一切事情,反而能看出事之本來面目,也不會為世俗的不同說法,莫衷一是,或落入某種圈套之中;或對於過去或現在所處之「悲傷」而悲傷,也不會為某些「喜悅之事」而狂喜,於是很多事情雖已發生,很多人物皆在變遷,但在心靈上只趨向於平淡而不執於當中。因此能打開心胸,包容一切,不被某點或某事所束縛,如此便無「得失之心」,於是在一切處皆能自在攝取,不偏於空,不偏於有,也不偏於非空非有,於一切時處皆能全體體受,三諦俱足,安住全體體受之法性。

三、「我依身密如來部、口密蓮花部、意密金剛部」—我依甚深微妙之菩薩行,開展自性三寶,自性原本清淨,但因著染身、口、意而不能展現圓融,故皈依之旨在清淨我們的身口意三業。而所謂之「身」乃日常之一切言行舉止,若「覺」則為如來體,為如來身,為清淨「身密妙行」;若「迷」則為眾生身,為著染「造業身」;換言之若「覺」則每一言行皆西方人一尊一尊的如來示現,因此,迷之眾生應皈依清淨之「身密」,使每一行舉皆屬妙行。眾生每一個行為之中皆包含了初衷之「意」及「口」與「身」,所以,每一言行若歸於清淨,則表示依止於「身、口、意三密」三部之間,此刻便具足一切,故雖是成於心中言行於外,若「覺」則為清淨妙體,表面上是一般言論行止,卻具足無垢妙意,能令眾生脫離迷境,心開意解,了知事情真相,此為「蓮華部」。如周圍之人遇到困心之事,經吾人的話語而能豁然開朗,不再執著,此即為「口密蓮華部」。如果以已安住妙理之境,以心之所覺,透過口傳,令他亦同時安住清淨妙理,了知事情真相,這就是「金剛部」。所以,佛法並非深奧之哲理,只要行之於日常,加上不斷的修持安住,從內心整體提升,進而去除分別,清除三毒而認知真理,當事情發生時,便可以一顆清淨之心去處理、對待。

四、「皈三寶竟住平等……轉妙法輪利群生」若以身口意三密無上甚深妙行皈命於自性三寶,大眾皆同時平等如實,則在生活上自然不會產生顛倒,不會不明真諦所在,此心常住法樂境中,自說清淨,沒有任何的執意、戲論及妄想等,達無「過去、現在、未來」之障礙心,便不在生死流浪輪迴,能自性圓滿守護。總言之,「受戒」乃是吾人至心皈依清淨、皈依自性,守住整體,而將心之所受展現於日常言行,並使週遭一切人等,亦能如此受持,遠離諸執著,如實展現清淨三密妙觀妙行,而無任何障礙,這就稱為「三世無礙戒」。所謂「四重禁」即指「四重戒」;四者,一為犯淫戒,二為犯盜戒,三為殺人戒。四為大妄語戒;此句是指修行若能不忘失三寶清淨之心,則自能清淨無疵.遠離四種戒犯;也就是清淨之間自然俱足一切戒,不染一切濁行,是不守而守,守而不守的當下即成。此圓融圓滿即能包含一切,週遍法界,即為清淨一體圓滿戒,若能安住便是證知「大覺」,因此密教的「發菩提心」,便以圓滿的月輪為表徵,象徵俱足三寶菩提心,就是去除一切念、一切意或迷,皈止於不假絲毫思惟之本體,於是毫無分別相,自能利益一切眾生,卻非曾起任何「利益眾生」之思惟〈包括慈悲度眾生,自利利他等戲論〉,這便是真正的轉妙法輪利益群生,若有「人我眾生相」則落入思緒,便非真正淨菩提,更不是廣利群生。

發願頌曰
眾生無邊誓願度 福智無邊誓願集
法門無邊誓願覺 如來無邊誓願仕
彿道無上誓願成 過去恩處共成佛
現世恩處增福壽 善惡知識及怨親
信謗見聞隨喜者 因我所修功德力
同乘安穩法印車 我是中臺遊四方
直至金剛內道場 自他同入光明藏

五、「眾生無邊誓願度,福智無邊誓願集」—「眾生」分為身內及身外二種;眾生是因「自我」之分別才存在,世上本來是沒有「我」的〈應是與「眾生」一體、一性的〉,卻因為有「我」的意識執慮後,才有一個「眾生」,乃至無數眾生,所以眾生實際上是無明心識的投射產生,是有垢染之境所現化的有相體。所以「眾生」實為無邊煩惱;換言之:無邊煩惱是成於心識田中,眾生是心田中成熟果實的形體,正如內心有「忿怒」意念,便呈現出忿怒相之眾生〈我〉,或但見此意念所召感的無數忿怒眾生〈他〉;若內心生起「百八煩惱」,使現「百八眾生相」或見「百八眾生」。因此唯有淨除內心煩惱,我相他相眾生才自盡去,如果三業皆清淨、圓滿,則天下眾生皆能清淨圓滿,覺知本性,所以地藏菩薩欲度盡天下眾生,無非在指引眾生應斷盡煩惱,度己亦度他,己成則他亦成,也無怪乎釋迦牟尼佛頓證大覺時,自言:「天下無眾生可度」。所以眾生就是我,我心即眾生,去除心中垢,眾生皆成佛,而不需另起意生慈悲,抓個眾生來度脫。自性不假言詞、不假任何相,不著任何思惟,是為空:大空能容生一切妙理妙行,是為有;故真空能生萬有,萬有來自牟尼自心,所以了覺自性即自具三密妙深妙行,獲至無上福田,此刻才是真正福智莊嚴妙趣。因此,契入自性乃是種植福田的最妙藥方,契入自性就是往無邊福智之誓願而行了。我等切勿有「抓個眾生來度脫」之執心,復設「另作布施於他眾以求取無邊福智」之煩惱心。總而言之,「度眾」與「福智」實無可度亦無可集,但往清淨菩提,則眾自度,自成佛,亦也聚集無邊福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