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覺讚略釋

「普門塵數諸三昧,遠離因果法然具」
人由初生、成長乃至年老,經歷了多少酸甜苦辣,嘗盡了喜怒哀樂滋味,世事的變化諸多,心中的感受亦不可言喻,這種體受是整體而不可分別的,如果將這種內心深處的感受,以次第強作分別時,就是無量無邊心識的化幻;但是以已經解脫的現在來說〈因為過去的一切,當時的感受雖雜沓,如今已是過去往事,對內心感受已不再如前〉,此心識即為經驗的累積,智慧的成就,而且每一階段皆有智慧生成,所以方便而說,眾生心識放諸於外有如微塵剎土一般多,能成就之智慧亦是等量,故曰:「普門塵數諸三昧」。

「無邊德海本圓滿,還我頂禮心諸佛」
過去的種種,不論是非好惡等,皆成過眼雲煙,此時此刻只有自心徹知通明,所謂「如實知自心」正是這種寫照。既能拋捨心中之是非,就是遠離因果,而內心卻是清明朗朗,自可法爾自然。眾生之所以為眾生,這就此般是非、對立、分別不能遠離,所以塵垢積累、無明日深,當然不能清明自照,何能顯自心本性,因此終究不能成佛。一個人如果能遠離因果,法爾自生,則了覺清淨圓明之本性,至清獲新自在,即能放下一切,不著任何色相,具足圓滿。諸佛諸相亦是圓滿德海所現,所以無所分別不著相時,則一切平等,故自心頂禮皆是心之所現的一切,也是自心頂禮自心,猶若大日與四方佛之相互轉供,故稱「還我頂禮心諸佛」。

受戒頌曰
我等至心受四歸 大日如來為戒師
我依身密如來部 我依口密蓮華部
我依意密金剛部 歸三寶竟住平等
無諸戲論修三密 唯願大日阿遮梨
授我三世無礙戒 自性修行四重禁
不捨三寶菩提心 頓具清淨一實戒
周遍法界證大覺 轉妙法輪利群生

一、「我等至心受四歸」─所謂「四歸」是指四皈依,也就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密教優於他教之處,乃在加設依止皈依於金剛上師,因為無論根器深淺利鈍之人,任何思想、理趣、儀軌等一點一滴,非經由 上師口授心傳,不能得到真正的實相,縱然祖師大德有所流傳,卻也易令人著文字相或誤其真諦妙趣 ;所以教密行者皆必須以皈依上師為最根本,唯有以集 「佛、法、僧三寶於一身」以 上師為依止,才能求得出離。而且所謂「皈依 上師」,不只是儀軌等方面,應是與心一體,完全託付;正如往昔無數成就之高僧大德,不惜犧牲生命,斷捨一切,一念一意只在受持 上師之所傳、所諭..。 所以自古而今乃至未來,皆是因皈依上師〈至心〉才能證得菩提 。

而所謂的「上師」,除了眼見之肉身外,最重要的是心中的 上師,將心中 上師與肉身密密結合,見肉身如見心中師,對心中師猶如目睹肉身,兩者等無亳別,在日常言行中皆以之為依止,才不愧為佛門中人,堪為密教行者。

二、「大日如來為戒師」大日如來乃自性菩提也,圓融無礙之菩提乃如大日,能大公無私,無所不至,能遍一切處,照一切物;菩提自性無任何分別相,心中坦蕩蕩,正大光,不假任何修飾地呈現於應現之處。大日能雨生萬物,令萬物心胸寬闊,正如自性之清淨無別,能生一切、包容一切,不分時、不分地,無遠弗至。所以我等應以大日如來為戒師,為指引導師,希望大日不捨悲願,一者指引已迷的我〈眾生〉,一者回歸清淨的摩尼自性;「我」是種種因緣和合所成,是一種幻化,身外的眾生〈也足另一族的我〉,也是他種因緣所成之個體,也是無數幻化他身,這些都是心念所迷所成,如果心無所迷就是清淨本體,就不會衍生無數幻化之身與任何一草一木,所以以大日如來為戒師,一方面是願大日如來不捨悲願作為吾人之戒師,使我們能受持一切,以回歸自性;一方面也直接以自性之清淨為導師,以斷錯止念。

自性是實相慧,不被外相所轉,不為外因所束。能離開一切分別、一切思惟,而能直知原本真諦。至於人類現有之知識皆屬世間的知識,非真正的「本明心慧」,也就是它並非「般若智」,它只能幫助人類認知事相而已,甚且可能給人類造成誤導,造成極相背之判斷與認取;譬如某些地方之習俗,對去世家人之處理,有「入土為安」的觀念,所以在儘短時間內將予下葬;但他地風俗卻視之為大不孝的行為……。或又如世間有人認為家中不應供奉地藏菩薩,認為它是主管陰間鬼魂,若供之則將招引無數鬼魂,弄得宅中人畜不安、事事不順……。諸如此類事情,煩多不眥。這些說不出一個真理的論調〈姑且稱為「知識」〉,給人類帶至無邊煩惱,這是所謂的「所知障」。而「實相慧」乃不假言說,完全由個人修持證之,一切形式外相皆是一種指引,借此而消除執迷、了覺真相;換言之,「實相慧」能覺了諸法,乃非空非有,亦空亦有,是為「自性三寶」。〈另依據蒙山施食其中有述:「釋迦如來閱睹明心,樹王得道,是為佛寶,說四諦十二因緣是為法寶,初度五比丘是為僧寶」,佛滅度後,佛之舍利、刻畫、雕塑為佛寶,經典佛卷為法寶,剃髮染衣紹宏佛法,是為僧寶─此稱住持三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