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海大師 

                     東密付法第八祖空海大師(七七 四-

              八三五),是讚歧國多度郡屏風埔人(即現

              在的京都附近),父親為佐伯直田,母親

              為阿刀玉衣,有一夜,他的父母同時作了

              一個夢,夢見一位梵僧飛入腹中,因此,

              母親便有了身孕,懷胎十二個月後,才在

              光仁天皇寶龜五年六月十五日生下空海大

              師 ,大師出生的時候,雙手就金剛合掌。

              在家排行第三,生後甚得父母歡心,取名

              貴物,乳名真魚,這是表示非常珍貴疼愛的意思。

                     
                      大師二歲時,曾有一位高僧釋法進,在讚州遊歷參訪,行至多

              度群 ,便在民家借宿,夜裡突然聽到嬰兒在誦佛頂真言的聲音,

              便向民家主人打聽,可是民家主人聽不懂,卻說:「這是嬰兒的哭

              聲啊!」,於是僧人又仔細聽了一番,確定嬰兒是在誦佛頂真言,

              隔天早上,就前往向他的父母說:「這個小孩子,以後將會弘揚大

              法,你們要好好的養育。」此嬰兒即是空海大師。


                      大師五、六歲時,時常夢見自已坐在八葉蓮台上面,跟諸佛一

              起談話。大師醒後非常高興,可是卻從來沒向別人說過。九歲時,

              有一次,地方官出巡時,突然看見四大天王舉著寶蓋,在大師的頭

              上護持著,他嚇了一 跳,趕快下馬向大師頂禮,因此,當地居民

              都稱呼大師為「神童」。


                      十五歲時,入京城隨舅舅阿刀大足學習儒學,遇到石淵僧正-

              -勤操和尚,僧正一看見大師就非常高興的讚嘆說:「真是佛法的

              大根器啊!」 便傳給他虛空藏菩薩求聞持法。十八歲,進入大學跟

              隨岡田博士學習毛詩、左傳、尚書、左氏春秋等儒學,學習後,卻

              單獨喜歡研讀佛經,覺得佛理較其它的經史,對人類不論是生前或

              死後都有實際幫助,於是作「三教指歸」的草稿三卷,闡述佛教、

              道教、儒教三教的比較,結果認為佛教優於其他二教。


                       十九歲,大師獨自到高山絕壁或無人到達的海岸、平原,苦修

              虛空藏菩薩求聞持法。後來前往阿國的大瀧獄,身穿布衣住於本尊

              之威儀,沒有進食任何糧食與茶水,精進的修持,可是卻沒有任何

              驗相,便非常氣餒,心想:「與其如此的虛耗一生,不如死掉算了

              ,如果我出生在娑婆世間是有任務的,那就讓我跳下懸崖而不死吧

              !」於是就往懸崖跳下去,就在半崖的時候,護法神突然托起大師

              的雙腳,冉冉升到崖上,大師因此肯定了自己,就更精進的修持。

              終於在阿國的大瀧獄,感得虛空藏菩薩的大劍飛來。在土州的室戶

              崎修持時,感得虛空藏菩薩化現的明星,飛入大師的口中,自此以

              後,大師對一切經典,就過目不忘了。


                      二十歲,皈依和泉國楨尾山寺的勤操僧正為師,正式剃度出家

              ,授沙彌十戒七十二威儀,法名教海,後來大師自己改名如空。二

              十二歲,在東大寺受具足戒,法名空海,從此更加精進研讀三藏經

              典。

                      二十三歲,大師參遊至高市郡久米道場,心中很感慨,就在佛

              前發誓說:「弟子自學習佛法後,一直在追尋佛法的心要,不論是

              三乘、五乘、 十二部經,都不能解除心中的疑惑,祈求三世諸佛慈

              悲,指示弟子一心不二的法門吧!」大師在當夜就作了一個夢,夢

              中有人告訴他說:「你所要的甚深經王,在道場佛後的大柱下。」

              大師醒後,馬上到大柱處,用手敲之,原來有一處是空心的:敲破

              一看,裡面有一本「大日經」,大師看了內容一遍,不能瞭解經中

              涵義及手印、 真言,但是心中都認為:這本大日經一定和我大日本

              國有很大淵源。於是上奏桓武天皇,天皇非常感動的將大日經頂戴

              在頭上,宮內的王公大官也都離席而向大日經頂禮。(按:傳說這本

              大日經乃善無畏三藏在養老二年帶來的,因當時日本沒有密乘的根

              器與因緣,便將大日經藏於久米道場佛後的大柱下,經過七十年後

              ,空海大師虔誠而感得。)


                      二十四歲,大師於十二月一日,正式完成「三教指歸」三卷。


                      延曆二十三年,大師三十一歲,於四月間獲准與台密始祖最澄

              大師入唐留學請益。空海大師與遣唐使葛野麻呂乘第一艘船,最澄

              大師與遣唐使菅清公乘第二艘船,當時有四艘船同時於七月六日由

              肥前國松浦群田浦港出發,可是第二天就遇到暴風雨而失散了。後

              來,第四艘即行蹤不明,沈於大海中,第三艘船被暴風雨摧毀,只

              好返回日本,空海大師所搭的第一艘船,在八月十日漂到南方福州

              長溪縣的赤岸鎮(福建省霞浦縣),最澄大師所坐的第二艘船,則於

              九月一日漂流到明州的寧波府。


                      空海大師的船到達赤岸鎮時,當地的人怕他們是倭寇或海盜,

              不讓他們登陸,叫他們到福州再登陸,無可奈何,只好再度啟航,

              終於在十月三日到達福州。當時刺史柳冕剛過世,觀察使(代理刺

              史)仍把他們視為倭寇,將船封了,人都趕到濕沙上面坐著。遣唐

              使葛野麻呂非常緊張,親自撰寫陳情書給衡州的州司(即福州觀察

              使),但是州司看完就把它扔掉,如此經過了三次,遣唐使非常憂

              愁,便向大師說:(盛傳大德的文筆很好,請您代寫陳情書吧了)於

              是空海大師在十月十三日寫了一封陳情書呈給觀察使,觀察使看了

              陳情書的內容如此通順誠懇,非常讚賞,而且相信他們是來留學的

              ,於是供給他們資糧與住處,同時與長安聯絡,協助他們入京。


                      後來,從長安送來允許入京的公文,由觀察使宣佈入京名單時

              ,大師的名字並不在裡面,大家都很奇怪,大師趕緊寫了一封「申

              請入京書」呈給觀察使,經過一番折騰,才被允許入京。


                      十一月三日,大師一行人騎馬從福州出發,十二月二十三日到

              達長安城,而最澄大師一行人九月一日就從明州入京,十一月十五

              日到達長安城。


                      延曆二十四年二月十日,第一艘船的人奉准配住西明寺,十一

              日,大使等人就回日本了,只有大師奉准留住在永忠和尚的故院-

              西明寺。後來大師就到長安的每一個地方參訪,遇到景教、摩尼教

              或拜火教的寺院,都仔細的進去參觀,而且請教的很詳細,可是那

              些宗教都無法吸引大師。後來遇到從印度北部出生的般若三藏與牟

              尼師利三藏,便跟著他兩學習梵文和印度哲學。


                     一直到六月上旬,才和西明寺談勝法師等五、六人,同往青龍

              寺參拜三朝國師惠果阿闍梨,惠果阿闍梨一看見空海大師就非常高

              興的告訴他:「我已經等你很久了,太好了,我的報命將要結束,

              還沒有遇到可以付法的人,必須趕快準備香花,入灌頂壇灌頂。」

              經過一番談話後,大師就入學法灌頂壇接受灌頂,當日入大悲胎藏

              界大曼荼羅灌頂壇,依法拋花,投到中台毗盧遮那加來,惠果阿闍

              梨非常讚嘆的說:「真是不可思議。」隨即傳授五部灌頂,得以接

              受三密加持。接著便是學習胎藏界的梵字儀軌,和諸尊的瑜伽觀。


                     七月上旬,入金剛界大曼荼羅灌頂壇,重新接受五部灌頂,依

              法拋花,仍然投中毗盧遮那如來,惠果阿闍梨再次的驚讚不已。八

              月上旬就接受傳法大阿闍梨的灌頂,得法號--遍照金剛,於是惠

              果阿闍梨將密法傾瓶而洩,大師自此紹東密第八祖師位。當日,惠

              果阿闍梨為大師設五百齋僧,青龍寺與大興善寺的供奉大德,都隨

              喜參加齋筵。


                     惠果阿闍梨又喚請朝中供奉丹青(畫工)李真等十餘人,畫胎藏

              界、 金剛界等大曼荼羅共十鋪,召集二十幾位經生,書寫金剛頂經

              等最上乘密藏經典,召喚朝中供奉鑄造博士楊忠信、趙吳等人,鑄

              造新法器十五種。在此將惠果阿闍梨咐囑給空海大師帶回日本的經

              典、畫像、法具,詳列如下: 


                     壹、經、讚、論疏:

                     一、新譯經典一百四十二部,共二百四十七卷。 

                     二、梵字真言讚四十二部,共四十四卷。 

                     三、 論疏章等三十二部,共一百七十卷。 

                     以上三種共二百一十六部四百六十一卷。

                     貳、畫像:

                     一、大毗盧遮那大悲胎藏大曼荼羅一 鋪( 七幅一丈六尺)。 

                     二、大悲胎藏法曼荼羅(三幅)。 

                     三、大悲胎藏三昧耶略曼荼羅(三幅)。

                     四、金剛界九會曼荼羅一鋪(七幅一丈六尺)。

                     五、金剛界八十一尊大曼荼羅一鋪(三幅)。

                     六、金剛智阿闍梨畫像一鋪(三幅)

                     七、善無畏三藏畫像一鋪(三幅)。

                     八、大廣智(不空)阿闍梨畫像一鋪(三幅)。 

                     九、一行禪師畫像一鋪(三幅)。 

                     十、青龍惠果阿闍梨畫像一鋪(三幅)

                     參法具:

                     一、五寶五鈷金剛杵一口。

                     二、五寶五鈷鈴一口。

                     三、五寶三昧耶杵一口。

                     四、五寶獨鈷金剛(杵)一口。

                     五、五寶羯磨金剛(杵)一口。

                     六、五寶輪一口。

                             (以上六種,都鑲有佛舍利。) 

                     七、五寶金剛橛四口。

                     八、金剛盤子一口。

                     九、 金花銀閼伽盞四口。

                                以上九種法器,總共一十八件, 為供奉鑄造博士楊忠

                                信、趙吳等人, 新鑄造的法具。
                     

                     肆、惠果阿闍梨咐囑物:

                     一、佛舍利八十顆(含金色舍利一顆)。

                     二、手刻白檀木佛菩薩金剛天等像一龕。 

                     三、白大曼荼羅四百四十七尊。

                     四、白金剛界曼荼羅一百二十尊。

                     五、五寶三昧耶金剛一口。

                     六、金銅缽子一具一口。

                     七、牙床子一口。

                     八、白螺貝一口。 

                         
                      (以上八種,是金剛智阿闍梨從南天竺國帶來,傳付給大廣智

               阿闍梨,大廣智阿闍梨又傳付給青龍寺惠果阿闍梨,惠果阿闍梨

               又傳賜給空海大師,此乃是付法之印信也。) 

                     九、健陀穀子袈裟一領(件)。 

                     十、碧璃供養鋺二口。

                     十一、虎珀供養鋺一口。

                     十二、白璃供養鋺一口。

                     十三、紺璃著(筷子)一具。 


                      惠果阿闍梨於十二月十五日,以蘭湯沐浴,結毗盧遮那法印

               ,右脅而臥,示現圓寂享壽六十,僧臘四十。 當天晚上,空海大

               師非常傷心,在道場修持念誦憶念和尚,於禪定中,惠果阿闍梨

               現身對大師說:「我和你有很深的宿世因緣,從久遠劫以來,就

               發願弘揚密法,彼此互為師徒,已不是一、二次了,不要在大唐

               國停留太久,我先你而去了。」隔年,元和元年正月十六日,葬

               於孟村龍原大師塔側,大師奉敕作碑文一篇。


                      惠果阿闍梨的葬禮結束後,日本的遣唐使高階遠成也在元月

               份來到大唐國,於是大師上表請求和遣唐使一同歸國,皇帝奉准

               。大師於四月時,到達越州,向節度使上表,請求抄寫其它佛教

               經典,獲准,抄寫完畢後,於八月份回日本。(本來預定留學二十

               年,卻只留學二年,密藏大法已盡得奧蘊,這是三地菩薩為度眾

               生的化現。)空海大師歸國後,唐末會昌法難,密法儀軌喪失殆盡

               ,自此密宗血脈東移日本,難怪乎,惠果阿闍梨如此急著付法給

               空海大師,並叫他不要在大唐國久留,真是聖人的真見啊!


                      空海大師於八月份回日本,當船正在解纜,準備啟航的時候

               ,大師手拿一支三股杵祈禱說:「若我所學的真言大法,在日本

               有流布相應的地方,就讓這支三股杵落在那裡吧!」突然東方出

               現一朵紫雲,大師便以三股杵往紫雲的方向投去,只見三股杵飛

               入空中,就不見蹤跡了。(後來三股杵落在紀州伊都郡高野山,此

               山外形如八葉蓮花,大師在此立為根本道場,真言密宗便於日本

               發揚光大。)


                      大同元年十月二十二日,船終於抵達日本,大師將其在大唐

               國請回來的儀軌,經典,做成一份「御請來目錄」,託遣唐使太

               宰太監-高階遠成呈給天皇過目。平城天皇非常高興,並於大同

               二年下詔請大師暫時住在筑前國觀世音寺,等候宣詔入京。


                      有一天,大師到一座曾在那裡修持過的山,向一直在旁護持

               他的賀春明神祈禱說:「您為了護持佛法,隨貧僧跋涉萬里的風

               浪,如今能夠達成心願,平安的回來,內心的高興與感激,真是

               無法言喻,為了報答您,貧僧想讓這座尖石高疊、草木不生的禿

               山,長出樹木來,不知意下如何?「話一說完,明神馬上現身感

               謝大師, 於是大師就以真言加持香水,將這座山巖灑淨,經過一

               段日子,山上竟然長出草木,至今仍非常蒼鬱茂盛。


                      同年夏末秋初,天皇下詔,准敕大師入京,並將大法流布於

               天下。十一月八日,大師在久米塔中,第一次對弟子講解大日經

               疏,一萬多名的護法天神,當場現形,聽聞大師的講經。


                      大同四年七月十六日,天皇下詔 ,請大師由楨尾山寺住進京

               師的高雄山寺。八月二十四日,天台密宗始祖- 傳教大師最澄,

               命弟子經珍向空海大師借經典儀軌等共十二部,空海大師沒有任

               何私心的借給他。( 按:最澄大師本來是弘揚天台宗(法華宗)的,

               三十一歲時,已成為朝庭內供奉十禪師,他到大唐國,就好比是

               以教授的身份來考察、參學天台宗,他在返回日本前,經過越州

               的時候,曾皈依興龍寺的順曉阿闍梨,學習真言密法可是學了一

               陣子,就回國了。回國後,將天台宗與密宗加以融合,在比叡山

               創立天台密宗,成為台密的第一代祖師。順曉阿闍梨是不空三藏

               的弟子,而惠果阿闍梨是不空三藏的付法弟子,空海大師又是惠

               果阿闍梨的付法弟子,就血脈與儀軌來說,仍以東密較為殊勝與

               完整。)


                      大同五年改為弘仁元年,十月二十七日,大師上表,請求在

               高雄山寺為國家修仁王護國大法,奉准,總共建壇修法五十座。

               之後,又為實惠師 (日本第二位阿闍梨)授灌頂職位,這是改元後

               的第一次傳法灌頂。同年年底,東大寺時常有長約五、六寸的大

               蜂出現,螫殺寺中的常住(僧人),已經六個僧人喪生,寺眾們,

               都認為這是大魔的化現而不敢住在寺內,天皇大驚,便任命大師

               為東大寺的別當(住持),大師一住進該寺,大蜂從此就沒有出現

               ,寺中大眾,都非常高興的讚嘆說:「大唐和尚的威德, 真是

               不可思議啊!」


                      弘元二年二月一日,嵯峨天皇皈依大師,接受神道灌頂。二

               月十四日,最澄大師寄書信給弘法大師,請求傳授密法。十一月

               九日,大師奉敕,任山城國乙訓寺別當。


                      弘仁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最澄大 師到奈良去,在返回比叡山

               途中,專程到乙訓寺拜會空海大師,並且住了一夜。空海大師告

               訴最澄大師說:「 要想了解密宗的真諦,只是研究經典是沒有用

               的,必須直接躍入密宗的世界,具體的方法就是接受灌頂,真正

               的修持真言密法。」最澄大師坦誠接受了比自己年少七歲的空海

               大師之建議。於是十一月十五日,空海大師在高雄山寺為最澄大

               師等四人,舉行金剛界灌頂。十二月十四日又舉行胎藏界灌頂,

               接受灌頂的人數,含最澄大師在內,共計壹佰玖拾多人,這件事

               轟動了朝庭上下與整個佛教界。十二 月十八日,傳教大師以短札

                (書信) 向大師借虛空藏經疏四卷……等,共六部經典,和金剛

               薩埵五秘密念誦儀軌。十二月二十三日又以短札向大師借法華儀

               軌。隔沒多久,最澄大師向空海大師請求接受「傳法大阿闍梨灌

               頂」,大師告訴他說:「你還需要三年的修持,才能接受大阿闍

               梨灌頂。」最澄大師嘆了一口氣後,就說:「如果幾個月還可以

               ,若需要三年,我可能因處理本門的事務,而沒有時間,不如把

               我的門徒交給您教導,讓您傳授他們密宗的奧義吧!」大師當時

               既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或許,心理正為最澄大師不能躍入密

               宗世界,而覺得惋惜。

    
                      弘仁四年三月六日,大師在高雄山寺為最澄大師的弟子十七

               人,舉行金剛界灌頂,其中包括泰範師。(此人為泰範事件的主角

               ,此事件使得兩位大師關係決裂,而不相往來。)十一月二十三日

               ,傳教大師又派弟子貞聰前往大師處,請借「新撰文殊讚法身體

               方圓圖并注義」與「釋理趣經」各一卷,大師知道最澄大師仍企

               圖想從經典上瞭解密宗奧義,非常失望,為了讓他覺醒,便拒絕

               將經典借他,並且馬上寫了一封信給他,內容大概是:「……你

               要向我借「釋理趣經」,所謂「理趣」就是「道理」,你要向我

               借什麼樣的「道理」呢?…這表示你心中已具備一切心、佛、眾

               生的理趣,為什麼你還是不瞭解呢?理趣並不是閱讀文獻,就可

               以得到的‥‥‥。」


                      可是最澄大師似乎無法認同空海大師的看法與苦心。以後就

               常常寫信要泰範師快回比叡山,而泰範師早已對真言密法生起絕

               對的信心,因此並沒有回比叡山。


                      弘仁七年四月,大師似乎知道真言密法成立根本道場的因緣

               快成熟了,於是走出城外,經過大和國宇知郡 ,遇到一位獵人,

               身體是赤色的,身長八尺左右,穿著一件青色短袖的衣服,全身

               骨骼肌肉突起,身上帶著弓和箭,有一隻黑狗和一隻白狗跟隨在

               他的身旁。大師知道他是山神的示現,便問他說:「請問您是否

               看到一支三股杵落在什麼地方嗎?」他回答說 :「我這兩隻犬,

               可以幫助您找到目標的。」話說完,兩隻犬好像也很有靈性,便

               往前走了,大師就跟在後面,一直走到紀州州界的大河邊,準備

               在那裡過夜,突然又有一位山神現身對大師說:「紀州伊都郡正

               南方的高野山,白天山上常聳聚奇雲,夜裡常發出靈光,大概就

               是您要找的地方吧 !」說完人就不見了。隔天一早,大師就往高

               野山出發,此時,昨夜那位山神,也現身跟隨在大師身旁,大師

               一到高野山,見高野山外形如八葉蓮臺,深具靈秀之氣,確實是

               可以建立根本道場,山神便告訴大師說:「我是主管此山的山神

               ,能將此山獻給菩薩您,是我的福德啊!希望您回去後,上表給

               朝庭,請求賜地以建伽藍。」於是大師就將長在建伽藍預定地上

               的一棵松樹砍了下來,竟然在樹枝夾縫裡,看到以前在大唐國所

               投的那支三股杵,心中非常高興,這真是天意的安排啊!(這二

               位山神,原來都是高野明神所示現的。)


                      五月一日,傳教大師寫信給泰範師,責問他為何不回比叡山

               並說明真言乘與法華一乘是沒有優劣之分的,希望他能回去繼承

               住持的位置。可是泰範師仍然不回去,大師為了讓他能安心修持

               ,便於五月九日代泰範師回信給最澄大師,辨明顯密的優劣,並

               表明泰範師修持真言乘的決心,自此以後,最澄大師便不再與空

               海大師來往了,這就是很有名的「泰範事件」。


                      六月十九日,大師上表給朝庭,請求賜紀州伊都郡高野山,

               為他入定的地方。七月八日,奉敕恩許表請的山地。隔了幾天,

               大師在高雄山寺為許多有名的高僧舉行二部灌頂,並授三昧耶戒

               ,包含曾為大師剃度和授沙彌戒的勤操僧正。十月十四日,大師

               獻上修持十天所加持的神水一瓶,為天皇治病。


                      弘仁八年秋天,高野山開始興建伽藍,大師先修內外結界,

               然後才開始興建,在挖土時,從土內掘出五尺寶劍一口及經軸一

               卷,更證明此為諸佛授記鎮護之地也。


                      弘仁九年春天,疫癘猖獗,人民死亡很多,嵯峨天皇心中哀

               傷不已,便在筆端染上黃金粉末,恭敬書寫金字心經一篇,並詔

               請大師在宮中講解心經奧義,後來把講經內容集結起來,便成為

               「心經秘鍵」一書。


                      弘仁十年五月三日,為建立金剛峰寺,修法祈請高野明神及

               護法鎮守伽藍,護持行者。六月二十八日,在寺後建立一層十六

               丈的塔婆,因此正式定名為金剛峰寺。隔了一些日子,大師前往

               豆州古跡巡禮,並在桂谷走湯山修禪寺舉行金剛界灌頂,參加灌

               頂的出家眾和在家居士,人數非常多。大師便在山頂建壇念誦,

               一直到了第三個晚上,突然出現二個人,以孩子的聲音對大師說

               :「我們兩個是走湯山靈氣化現的王子,受大師的悲心感召而來

               ,此時,邪徒日增,且都懷有高傲禍亂之心想破壞正法的住世,

               若將神鏡、寶珠、寶劍奉入神崛內, 則可令佛法昌盛,順緣增加

               ,這件事只有和尚您才辦得到啊!」大師問:「神崛在那裡?安

               奉的儀式又如何呢?」神童回答說:「神崛有二所,一個在松岳

               的南麓,一個在松岳的東谷,安奉方法是……。」於是大師在神

               童的引導下,以九條赤色的衣服包住神鏡,奉納在南崛,並將這

               二個神童抱起來,迅速跑到東谷,將他們安設在谷內,(原來此山

               是個龍穴,二神崛就是龍眼的穴位,山內共有十五個山谷,有神

               逸之狀亦有怪桀之狀,靈氣所成而化為十五位王子)大師又在兩穴

               各安一部法華經,建立一座寶塔,供養妙法蓮花經和佛舍利,焚

               燒八曼荼羅香,在穴前設置匾額,題名根本堂,又在穴內埋下寶

               珠、寶劍(這是為了降伏邪徒,令人法繁昌),一切設置妥善後,

               大師就在四週結界,召請善神守護,並在穴前講解「心經秘鍵」

               ,崛中突然發出閃電而雷聲大起,這真是不可思議的事啊!


                      弘仁十一年十月二十日,大師四十七歲,天皇御書賜傳燈大

               法師位, 記任內供奉十禪師。


                      弘仁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大師被任命為讚歧國萬濃池的修

               築別當, 萬濃池是在弘仁九年決潰的,附近一 帶都化為沼澤,

               朝庭於弘仁十一年開始進行修築工程,可是工程一直沒有什麼進

               展,於是讚岐國的國師就上表朝庭,請求大師前來負責監工,結

               果大師不到三個月,就把困難的工程完成,百姓因此對大師更加

               敬愛與佩服了。

                   
                      弘仁十三年,最澄大師在此年圓寂,享壽五十六歲。


                      弘仁十四年正月十九日,天皇將位於京都的東寺賜給大師,

               永遠做為真言宗的道場,這是第一座屬於真言宗的道場,其它宗

               派的僧侶是禁止住在裡面的,而「東密」的得名也是由此而來的

               ,而東寺的行事與威儀,大部份皆延襲大唐國青龍寺的作法。此

               年,大師在冷泉院為嵯峨天皇、皇后、文武百官授金剛界灌頂。

               四月二十四日,淳和天皇即位,大師在這年為淳和天皇授胎藏界

               灌頂。


                      天長元年春天,天下旱魃,草木因為氣溫過高而燒起來,池

               水也乾涸了,從天皇以下至平民百姓,每個人都憂容滿面。京裡

               有位修圓僧都對大師並不怎麼信服,便自告奮勇修請雨法,故意

               讓雨下在京城及附近的一個城市內,其它地方並沒有下雨,然後

               上奏朝庭,請空海大師祈雨,大師就在宮中的神泉苑池邊建壇祈

               雨,經過了十天,仍然沒有下雨,大師就入定察看,原來天下的

               龍族,都被修圓僧都以咒力禁在水瓶內了,大師就上奏朝庭,請

               求延後兩天,大師繼續修請雨法,後來在池中突然現出一條八寸

               多長的金龍,立在一條約九尺長的黑龍頂上。(原來大師以三密定

               力前往阿耨達池,奉請該池的龍王-善女龍王來此)金龍對大師說

               :「善哉!善哉!大菩薩,我因為你的悲願,才來到這裡,從今

               以後,將長住在此,守護真言密法,直到彌勒菩薩示現娑婆世間

               。」(此龍王為八地以上之菩薩所示現,所以才沒有被修圓僧都之

               咒力所禁)當時在場的,弟子實惠、真濟、真雅、等諸大德皆看

               見了,惟智眼未開之弟子尚無法得見,結願時,大雨連下三天,

               旱象因此得以解除。後來修圓僧都圓寂了,大師因此修了七天的

               懺悔法,到了第七天時,大威德明王突然從護摩爐的火焰中現身

               ,並對大師說:「我化身為修圓僧都,示現成你的怨敵,乃是為

               了讓密法更加顯揚罷了!」說完,就不見了。由此可知,真言密

               法的宏揚,實乃諸佛菩薩的悲心,十方護法的願力啊!


                      天長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大師在京城創立了第一所庶民學校

               -綜藝種智院,完全以公費提供百姓學藝的機會,傳授的學藝包

               括陰陽道、法律、醫學、音樂……等,這是大師將教育的理想付

               諸於行動,當時為國家造就了很多的人才。


                      天長九年,大師想回高野山清修 ,便上表朝庭,請辭官位,

               奉准。十一月十二日,大師對弟子說:「我現在已深深厭倦人間

               的穀味了,只喜歡坐禪,入本尊三昧定中,如此做,是為了讓密

               法久住娑婆世間,為了末法的後世弟子,都能有緣修持真言密法

               啊!」有弟子勸說:「身體是要靠飲食滋養,不然是無法獲得健

               康的。」大師回答說:「報命皆有一定的歲數 ,是不可強留的,

               你們這些弟子仔細的聽著,我住世的歲月已不久了,你們要謹慎

               的遵守我的教法啊!」說完,就將東寺交付給實惠僧都,神護寺

               交付給真濟僧正,真言院交付給真雅僧正,大師便移住高野山金

               剛峰寺,時年五十九歲。


                      仁明天皇承和元年正月:大師奉敕,在宮內為國家連修七日

               密法,大師便上奏朝庭,在宮內建內道場-真言院,設定額僧二

               十一員,奉准。自此,每年正月八日~十四日,真言院都要為國

               家御修密法十天,而真言院的結構、佛像擺設、年中行事和僧眾

               的威儀,都是採取大唐國青龍寺的作法。九月一日,大師為自己

               指定入葬的地方。九月十三日,大師在東寺為實惠、真雅二位大

               德傳授兩部不二秘印,並且殷勤告誡,囑咐二位大師要興盛真言

               密法,要作眾生的福田……‥‥‥等。


                     十一月十五日,大師在高野山召集所有的弟子,告誡眾人說

               :「你們仔細的聽著,我將在明年的三月二十一日寅時圓寂,大

               家不要因此而悲傷哭泣,金胎兩部的諸佛菩薩,自然會代替為師

               來照顧加持你們……我入定後,將往生兜率天內院,親侍彌勒菩

               薩的身邊,五十六億萬年後,將和慈尊一同下生娑婆世間,到時

               候,仍然可以看見高野山的舊跡……你們對於以後如何守護高野

               山,可以各抒己見    ……。」後來,大師將高野山付囑給真然大

               德,並請實惠僧都從旁加以輔助。十二月十三日,大師在御影堂

               傳授「即身成佛」秘文給真然大德。


                      承和二年三月十五日,大師在高野山親手寫了二十五個條文

               ,做為後世弟子行事的規範,稱為「高野御遺告」。三月二十一

               日寅時,大師趺跏而坐,結大日定印,閉目不語,從此入定於高

               野山奧院。享年六十二歲,僧臘四十一年。弟子們為大師做完七

               七御忌後,見大師聖體的顏色並沒有改變,而且鬚髮都長了出來

               ,便加以剃除,整理衣裳,然後才恭敬請入石壇,一直到現在,

               雖然經過了一千多年,高野山的高僧,仍然要定期的入奧院,為

               大師剃除鬚髮,整理衣棠呢!


                      綜觀大師一生,事業彪炳浩大,不但真言密法盡在腹笥,對

               於世間的技藝,如彫刻、繪畫、詩辭、歌詠、書法,都非常精通

               ,可以說俱入神境了,並且對百姓的疾苦非常照顧,所以獲得日

               本全國上下的尊崇,千古如一日,後世仰為真言宗之高祖,尊稱

               為--弘法大師,若將大師視為東土的金剛薩埵,實在是最恰當

               不過了!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