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空三藏

             東密付法第六祖不空三藏(七O五-七七四),是北天竺國的婆羅

           門族,其母親康氏未懷孕時,遇到一位相命先生對她說:「妳將生

           下一個菩提薩埵」說完人便不見了。她覺得非常奇怪,遂沐浴更衣

           ,禁語而不打一妄念,到了第三天,坐著坐著便睡著了,夢見佛陀

           微笑而雙眼放光,從她的梵穴流入身體。突然夢醒,全身流汗,從

           此便覺得有了身孕。在晚上將油燈熄滅後,屋子卻像白天一樣光亮

           ,經過了十二個月,才生下了不空三藏。其父母很早便過世了,由

           舅家扶養,因此便姓了母姓。


                 十三歲在闍婆國,拜金剛智三藏為師。金剛智三藏起初只是教

           他悉曇章和聲明論,他於十日內竟能讀通了,金剛智三藏很驚奇,

           又教以其他的經論,也是以很短時間便學通的。十五歲剃度,二十

           歲受具足戒,善一切有部律,通曉很多國的語言。他向金剛智三藏

           請求灌頂瑜伽五部密法,求了三年,但金剛智三藏都沒有教他,為

           了求法,他便要返回北天竺。這一晚,金剛智三藏夢見京城所有佛

           寺的菩薩像,都向著東方行走。他醒了以後,才將不空三藏召回來

          ,對他說:「我的法脈,將全部傳給你。」隔日早晨,便為他灌頂

           五部秘法,又把毗盧遮那經,蘇悉地儀軌等法,盡行傳授。後來他

           又跟隨金剛智三藏,到洛陽去,直至金剛智三藏圓寂,皇帝追封以

           後,奉師父的遺囑於開元二十九年,再往天竺及錫蘭等國。途中經

           過廣州的南海,南海有個採訪使劉巨鄰,向他請求灌頂,就在廣州

           的法性寺,度人百千萬。他向所修密法的本尊,祈禱十日,感得文

           殊菩薩現身。將近離開南海的時候,採訪使劉巨鄰,告誡番禺的大

           首領伊習賓說:「現在不空三藏要往錫蘭,你們須要約束船上的人

           ,好好地把他們送到錫蘭去!」


                   在開元二十九年十二月,他搭乘崑崙船,離開南海,到達訶陵

           國界,遇著大颱風,船上的商人,用盡方法,不能停止颱風的襲擊

           ,於是各商人以及弟子們,都向不空三藏膜拜,不空三藏說:「我

           有方法,你們不要憂慮,於是右手執五股杵,左手持般若佛母經夾

           ,作法誦念大隨求一遍,即時風平浪靜。過了不久,又有一條大鯨

           魚,伸出水面,噴起波浪,好像一 座大山,這條鯨魚比之颱風還要

           厲害,商人只有把自己的性命,寄託在不空大師身上,不空三藏照

           樣作法,使弟子們,誦念娑竭龍王經,那條鯨魚便掉尾而去。崑崙

           船到了錫蘭,錫蘭王派人迎接,有許多衛隊,在路旁保護。國王看

           見不空三藏,行個頭面接足禮,請在宮中供養七日,把黃金斛盛著

           香水,國王親自替他洗浴,又輪到太子和后妃,也照著國王的禮節

           去做。

 
                   不空金剛後來得見普賢阿闍梨( 四祖龍智菩薩),向阿闍梨奉上

           金寶錦繡,請求開十八會金剛頂瑜伽法門,以及毗盧遮那大悲胎藏

           ,建立壇場,并且准許他的弟子,同受五部灌頂。不空三藏從此以

           後,學無常師,求得經論五百多部,所有密印、儀形、色像、壇法

           、標幟、文義、性相,無不盡得其底蘊。有一天,國王舉行調象戲

           ,個個只有登高遠望,沒有人敢走近大象的身旁,只有不空金剛,

           口誦佛眼真言,手結大印住於慈悲三昧中,當路站著,那些狂象數

           頭,走了幾步便自行跌倒,舉國人民,莫不認為奇異。


                   他到了印度,屢次有祥瑞出現,到了天寶五年,才回京師,帶

           有錫蘭王的表文,以及金寶纓絡,梵夾雜珠,白氈等物,皇帝十分

           歡喜,請他住鴻臚寺,入宮設置壇場,為玄宗舉行五部灌頂。這個

           年底,久旱無雨,他奏請朝廷,設置孔雀王壇,未到三天,雨就下

           足了。玄宗親自手持寶箱,賜予紫袈裟一襲,為他披上,并賜絹二

           百匹。有一天忽起大風,皇帝請他止風,他以銀瓶作法加持,不久

           ,風便停止。那時有一隻池鵝,誤把銀瓶撞倒,大風又吹起來,皇

           帝叫他再次止風,隨止隨效,玄宗更加敬重他,賜名為智藏大師。


                   玄宗皇帝曾召集道士羅公遠,跟不空三藏比賽,不空三藏時時

           反手搔背,這是沒有人能做得到的。


                   殿上有華表石,不空舉起如意,把石頭打碎,羅公遠要借如意

           一看,可是再三去取,取不到手,玄宗也想要取,不空三藏說:

          「三郎!不要起來,這個不過是如意的影子而已,於是把手上的如

           意遞給他看,真的如意果然仍在手上。

                   
                  北邙山有一條大蛇,砍柴的人時時都會看見,蛇的頭好像山陵

           一樣大,夜間出來吸收露氣,不空三藏走去找牠,牠作人語說:

          「弟子因為惡報,受得蛇身,時時想把河水,浸洛陽城,以求一快

           ,求和尚度度我吧!」不空為牠授三皈五戒,兼說因果,後來有人

           看見那條蛇,死於澗下,臭氣達數里遠。


                   天寶年間,西蕃五個國家,聯合出兵侵犯西安城,唐軍無法抵

           禦,玄宗詔請不空三藏入宮,不空捧著香爐,誦念仁王護國陀羅尼

           咒,只念十四遍,忽見神將五百員,手執兵器,到殿前來,玄宗驚

           問不空三藏,不空三藏說:「這是毗沙門天的王子。」這時毗沙門

           天王子說:「我是北方天王第二子獨健,領兵往救西安去!」於

           是不空三藏請皇上急速設備食品,食了便去。到了四月二十日,西

           安有奏摺送來,奏摺說:「二月十一日,西安城的東北三十多里處

           ,雲霧之間,有很高大的神兵,鼓角喧嗚,山崩地震,西蕃五國的

           軍隊,看見了大驚,他們的主將嘆著說:「中國有聖人,我們攻不

           進去的!」同時西蕃營中,有金色鼠,把弓弦盡行咬斷。又城北門

           樓,有光明天王,怒目看著西蕃的主將,於是蕃兵自行潰退。玄宗

           看了奏文,向不空三藏道謝,并且下令各處城樓,都要設立天王像

           ,各處州郡,都要建設一座天王殿,天王殿就是由那個時候才有的

           。

                   大師於天寶八年,獲恩准得以歸國,乘驛馬五匹,到達南海郡

           。天寶十二年又轉往河隴,是節度使哥舒翰所請求的。第二年又到

           達武威,住在開元寺,節度使以及所有官員,都願受他的灌頂,還

           有數千百姓參加,他的弟子含光受五部灌頂,當時的開府李元琮,

           也受密法,傳給他金剛界大曼荼羅,在這一天,道場地震,不空三

           藏說:「這是你的誠心力所致。」


                   天寶十五年夏天,奉詔回京,住於大興善寺,那時肅宗皇帝常

           派人代求密法。在肅宗乾元年間:請入宮中,建立道場,為皇帝授

           以轉輪王位,以七寶灌頂。在上元末年,肅宗有病,為他誦念大隨

           求真言,只念七遍,病就好了,從此待他敬禮有加。


                   有一次不空三藏奉詔入終南山智矩寺祈福,修持到黃昏時,大

           樂金剛薩埵法相,全身皆發出耀眼光芒,此為悉地之驗相也。永泰

           元年十一月一日,制授大師特進試鴻臚卿,號大廣智三藏。永泰三

           年,於興善寺建立壇場,道俗之流,受灌頂者五千多人。永泰四年

           冬天,大師上奏請求在天下所有寺廟之食堂裡,安置文殊師利菩薩

           為上首。皇帝恩許,並降旨頒之於天下。


                   永泰九年六月十一日,封為肅國公,食邑三千戶,大師履次上

           表辭讓,代宗皇帝都沒答應,弟子們皆來向大師恭賀,可是不空三

           藏卻告誡弟子說:「這不是修行人應有的心態,白月月圓時,將是

           我涅槃的時候,想不到我臨終時,還要披上世俗的名位啊!」

 
                   在十二月的某一天深夜堙A大師叫弟子趙遷拿筆硯來,說:

          「我要寫 一本涅槃荼毗的儀軌,讓你們後代的弟子,依此儀軌為圓

           寂者送終。」趙遷知道話中有玄機,一再的禮拜請求能久住世間,

           慈悲渡眾,大師只是笑一笑,卻沒有答應他。


                   自此,從春天到夏天,大師便停止用食及睡眠,終日宣揚妙法

           ,並教誨弟子:「你們對於法,應生起無上稀有的信心,比身體、

           生命還要重視它,這聽起來,似乎是不容易做到。想我往日,為求

           大法,冒著生命的危險,歷盡千辛萬苦,跋涉十餘萬里,你們應當

           瞭解其中的深意,加緊精進修行,千萬不要『為利以辱身,為名而

           喪道』,這是我臨終前,要忠告你們的,切記!切記啊!」 


                   在大師臨終的前幾天,已有諸相顯示,很多弟子夢到,千仞高

           的寶幢,無緣無故卻摧破倒壞;文殊菩薩的新閣樓,忽然崩壞、倒

           蹋,聲音振響雲宵;五股金剛杵飛到天空中,而不見蹤影;大興善

           寺後面的池水都乾涸了,庭園的花朵都變色了,這些都是聖人要離

           去的前兆。

                   大師於永泰九年六月十五日午時,沐浴香水,更換新衣,面向

           北方,頭朝東方,右脅而臥,住於大印身定中便圓寂了,享年七十

           僧臘五十。圓寂後,肉身容貌依舊,色澤明亮,此法力之加被也。

           僧弟子惠朗,繼承灌頂之法位。代宗皇帝看到大師遺容,哀傷不已

           ,輟朝三日。

                  
                   七月六日,在塔前,實施荼毗大禮,瞻拜的人,超過億萬,而

           無法計數。荼毗火滅後,得舍利子數百顆,頂骨火燒不壞,於其中

           有一粒舍利,半隱半現。當日,皇帝下詔,謚大辨正廣智不空三藏

           和尚,以尊其德。  
                  

                              

                                   回目錄